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七月二十一日是黄道吉日,十津川在这天结婚了。举行婚礼的时候,十津川感到很害羞。因为他已经四十岁,又是第一次结婚,尽管他是搜查一课的能干警部,对于结婚的场面,还是紧张得冷汗直流。

若跟十津川比起来,三十五岁的新娘直子就显得大方多了,因为这是她第二次结婚。

他俩是相亲结婚的,主持婚礼的上司本多搜查一课长是介绍人。

“我想这位新娘子,大家都很熟悉了;可是,新郎十津川省三直到四十岁才结婚,是因为他在三十五岁时,卷入了杀人事件漩涡里面,导致未婚妻死亡,对她的死感到有责任的十津川,也就一直过着单身汉的生活,直到治愈内心创伤的今天,才找到像直子小姐这么优秀的伴侣,完成终身大事。直子小姐是追求美丽的室内设计师,不但性情温和,脑筋又聪明,我想会成为十津川非常理想的另一半。”

由于本多是介绍人,所以才讲这么好听的祝贺辞,同期进入警界的同事的祝贺辞,可就没有这么好听了。

“由此可以证明:十津川不是怪胎。”

“以后去他家,不用担心会吃到难以下咽的荞麦面和咖哩饭。”

“在度蜜月时,可不要把你老人家的腰给扭伤了。”

虽然朋友们这么跟他开玩笑,可是,他还是感到很高兴。

直到结婚的前一天,十津川都还忙着追査事件,所以新婚旅行的事情完全交由直子来筹划,他只知道要去北海道做四天三夜的旅行。

婚礼一结束,他俩钻进出租车,十津川才松了一口气。虽然礼堂冷气大开,可是,由于紧张的关系,他还是汗流浃背,如今一坐上出租车,才感觉到冷气很凉爽。

“羽田机场。”直子向司机这么说罢,按着帽子继续说道:“我们要去北海道新婚旅行。”

“去送行吗?”

“不是,是我们要去新婚旅行。”十津川揷嘴说道。中年司机一脸狐疑的表情看着后视镜中的十津川。

可能是十津川和直子这对中年夫妇,怎么看都不像是新婚吧!

十津川感到很无趣,于是闭口不再说话。

“不管年龄多大,只要是举行婚礼后出去旅行,应该都是新婚旅行,你说是不是?”直子向司机说道。

“啊!是的。恭喜、恭喜。”

司机闻言,连忙向他俩道贺,十津川只是苦笑着,直子却是一脸满足的表情向司机说:“谢谢。”然后从手提袋里面拿出两张机票交给十津川。

“全日航夏季飞往北海道的末班飞机取名为‘月光’,有打折,由于这班飞机又称为蜜月飞行,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所以才决定搭乘这班机。”

的确是从羽田飞往千岁的末班飞机的机票。

“我喜欢夜间飞行。”直子继续说道。身材高姚、四方脸的直子很适合用外国香水。

“这么说来,你使用的香水的名字是夜间飞行。”

“你还记得呀!”

“是的,我记得很淸楚。”

十津川微笑着,因为夜间飞行去蜜月旅行,才让他想起直子爱用的香水的名字,如果是在平时,纵使听了好几次夜间飞行,他也想不起来。

出租车穿过地下隧道,进入羽田机场。

十津川喜欢机场。忙碌的脚步声、掺杂各国语言的讲话声、不绝于耳的广播声,以及震耳欲聋的喷射引擎声,构成机场特有的气氛,这种气氛跟闹区和铁路车站的气氛截然不同。特别是夜晚的机场,其氛围更是一级棒。

或许是声音被笼罩在机场内,使得机场特有的气氛更为浓缩吧。

令人感到高兴的是,今晚天气非常晴朗,羽田机场的上空,繁星点点,在明亮的标识灯照射下,班机一架一架起飞,消失在夜空中。

这种情趣在白天的机场是无法欣赏到。

一面闪烁着红、绿灯,一面在跑道滑行,然后消失于夜空中的夜行喷射客机,看起来宛然像要飞往童话世界。全日航末班班机为了吸引新婚旅行的客人,将之昵称为“月光”,也因此,有很多新婚的夫妇搭乘这班机。

在大厅等候登机的时候,十津川再度感到很不好意思,因为在等候登机的将近三百名乘客中,没有像十津川这样的中年新婚夫妇。

通常在这种场合,女人比较大方,所以直子好像很高兴地环视着新婚夫妇,一副自己也是其中一员的神情。

十津川只是吸着香烟。

开始登机时,十津川才松了一口气。他俩从椅子上站起来,向登机门走过去时,直子挽着他的手臂,虽然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可是,因为害羞的缘故,使他无法像前面的年轻夫妇那样自在。

乘客被接送巴士送到机身涂成青、白两色的洛克希德L一〇一一(三星)的旁边。虽然三星跟道格拉斯DC-一〇同样是大型的空中巴士,不过,机型却比道格拉斯优雅多了。

十津川认为在夜间飞行时,这种优雅的机型很适合夜晚的世界。

由于三星客机有两个登机门,所以三百余名的乘客很快就进入硕大的机舱里面。

十津川和直子的座位就在主机翼根的正后面。十津川要让直子坐在靠窗的位子,可是,直子说她要坐在靠通道的座位。

“你有惧高症吗?”

十津川这么一问,直子笑着摇了一下头后,附在十津川的耳边说:“因为我坐在这里,可以替你服务。”

她大概是指空中小姐送来毛巾、饮料时的事情。这种时候,似乎女人比男人细心点,尤其直子是再婚,更为熟练和细心。

不习惯这种谈话的十津川,默然注视着窗外。闪烁着红、绿灯在跑道上滑行的JAL波音七四七,发出轰隆声地离开陆地。

巨大的巨无霸飞机,在推力19.8吨四个引擎的巨大推力下,一下子就离开地面,朝着上空急遽爬升。

白天看巨无霸飞机,可能是巨大的关系,好像显得很笨重,可是,在夜间跑道滑行的波音七四七,机体不但像个翦影,在闪烁的标识灯下,翦影的滑行显得很优雅。

JAL机消失在夜空后,十津川等人所搭乘的三星客机,也趁着跑道没有飞机的空档,发动引擎滑行着。

飞机舷窗外的景物慢慢移动着。

“谢谢各位搭乘本日的全日航飞往札幌的五三七班机。”空中小姐使用麦克风广播。“本日的机长是山本先生,副驾驶是河西,机关士是近藤,事务长是德永,空服员是小池、竹井、市田、一条、中岛五人。由于现在要升空,请各位安坐在座位上,并且系上安全带,在禁烟灯号尙未熄掉前,请勿吸烟。”

三星客机在跑道的一端突然停下来,然后像短跑选手在起跑前猛吸一口气般,开始提高引擎的推力。

像三星客机这种空中巴士,虽然有防止噪音设备,可是,三个引擎齐鸣,还是让人感到震耳欲聋。

机身不断地摇晃着,三星客机猛然向前滑行。

窗外的景色向后飞掠过去,轮胎一接触到水泥地面的接缝,机身就摇晃起来。直子紧紧握住十川的手。

虽然十津川没有说用铁制造的飞机能在天空飞行很不可思议,可是,他却担心搭载着三百名乘客,像客船一样硕大的机体,果真能够飘浮在空中吗?

窗外的夜景倾斜下来,不知不觉间,三星客机已离开地面。

跑道两旁的诱导灯急速变小。像要把人的背部压在座位椅背上的急速上升,不但使得窗下的羽田机场变小,视界也变大,可以看到灯光世界的大都会夜景。

三星客机爬升到二万九千英呎(八八四〇公尺)的高度后,改成水平飞行。

由于是在云层的上面,所以看不到地上的景色。

窗外所能见到的,只是夜空而已。所谓夜空,并不是漆黑一片,实际是蔚蓝的世界。

“星星好漂亮呀!”坐在旁边的直子这么欢呼着。

禁烟灯号熄掉。接着,请系安全带的灯号一熄掉,机内立刻嘈杂起来。

有二、三个人离开座位,前往洗手间。宽广的机体有如停在空中般,显得很平稳。

“机长向各位问好。”传来机长的广播声。

“本班机目前是使用喷射路线10,朝着札幌千岁机场飞行着。根据塔台的报吿,千岁机场上空晴朗,气温二十五度,预定在晚上十时抵达千岁,请各位享受舒适、偷快的空中之旅。”

在机长广播的时候,十津川听到坐在后面的男女乘客的谈话。

“飞机一旦坠落,大概来不及使用救生用具吧?”男的小声向女的这么说道。

“是的。”女的这么说罢,突然笑起来。后面这对情侣好像是新婚夫妇,在飞机离地前,很用心地听空中小姐讲解救生用具的使用法,看来他俩很珍惜这次的新婚之旅。

“这班五三七班机名叫‘月光’,因新婚的旅客很多而闻名,全日航为了向搭本班机去度蜜月的乘客,表示祝贺之意,赠送一点小礼物,敬请笑纳。”

广播一结束,五个空中小姐开始,向乘客分发北海道之花君影草。十津川想又要加以解释,心里一烦,忍不住耸了一下肩膀。

果然如他所料,把君影草分发给年经夫妇的空中小姐,来到十津川和直子面前,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对不起……”年轻圆脸的空中小姐一脸困惑地,轮番看着十津川和直子。

十津川一面心想:果然如他所料,一面说道:“我们也是新婚呀!只是年纪大了点儿。”

空中小姐一脸羞红地说道:“对不起。”然后把一小束君影草交给了直子。

直子把君影草花拿到面前,闻了一下花香后,扭头说道:“我们看起来不像是新婚吗?”

“你不但年轻又美丽,看起来是十足的新婚。”十津川笑着说,“可是,我就不像了,因为我是典型的中年人。”

“由于你还年轻,我才会答应你的求婚,我要向刚才那位空中小姐,提出严重的抗议。”直子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堆着笑容。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很会拿揑事情。

美丽的夜空一直持续着,星星非常漂亮。

由于没有乱气流,所以三星客机很平稳的飞行着。从圆窗向外凝视蔚蓝的夜空,喷射引擎声突然消失掉,瞬间让他误以为自己在夜空中游泳。

白天的喷射机之旅,完全是现实世界,可是,夜间飞行,几近童话世界。

机内开始播放北海道的观光旅游影片。只要戴上耳机,转动座位的标度盘,就可以听影片的解说,转到其他频道,可以听音乐或歌曲。

直子戴上耳机听影片的解说,十津川则凝视着窗外的夜空,那是在地面上绝对看不到的美丽的夜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