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一小时三十分后,全日航三星客机抵达札幌千岁机场上空。就如机长所说的,这里晴空万里。

在明亮的月光中,飞机降低高度,下面的灯火急速接近,十津川有股从童话世界返回现实世界的感觉。

可能远离,所以看不到街灯,取代的是,在明亮的月光下,黑鸦鸦的辽阔原野、杂树林和发出白光的高速公路进入视界。

如同离开地面一样,三星客机以斜角度下降,机身开始轻微摇晃,紧接的那一瞬间,传来强烈的冲撃,轮胎已接触到跑道。

多半是防风林的一丈高针叶树林从窗外流逝过去,令人感觉已经来到北海道。

飞机甫一停下来,请系安全带的灯号一熄掉,性急的乘客立即站起来,经由窄小的通道向出口走过去。

“慢点下去。”十津川向直子说。

“好。”直子也这么说。

可能已是中年人,所以尽管已抵达北海道,并不急于去闻北海道的气息。

他俩经由通道进入机场的大厅,前往札幌的巴士已在出口处等候。

虽然前往札幌的票价一人才五百圆,可是,新婚夫妇为了尽快进入两人的世界,有很多租车子。

机场的一端有几家汽车出租店,十津川和直子也决定租车。

尽管离开有空调设备的机场,可是,东京七月的炎热,这里一点也感觉不到。虽然此地的气温有二十五、六度,但由于空气干燥,让人感到很舒爽。

他俩租了一辆日产的大型AT(自动变速器,Automatic Transmission缩写)车,由于三天的旅行都需要以车代步,所以车子不但要大型,也要有自动装置。

他俩租借二千CC Laurel AT,四十八小时、三百公里、二万五千五百圆,之后一天一万圆。

他俩把行李放到后座后,首先由十津川开车,前往札幌。行车时,并没有打开冷气,而是打开车窗。

“风的味道好棒呀!”直子说道。风一吹入车内,拿在她手上的君影草的花瓣就飞扬起来。

花瓣一贴在脸上,直子就像少女般,发出响亮的笑声。

从千岁通往札幌的高速公路,成直线延伸着。道路的两旁是一望无尽的原野。

“来到北海道,才知道日本还有空地。”十津川一面开车,一面说道。

“不知道这边一坪要卖多少钱?”

“你想买吗?”

“如果便宜的话,就买个一万坪来开牧场。”

“开牧场吗?”十津川微笑着说。

“这有什么奇怪吗?”

“对你来说,开牧场是不可能的事情。”

“为什么呢?我很喜欢牛和马,它们很可爱呀!”

“光是可爱没有用的,早上你要一大早就起来打扫马厩,一匹一匹刷洗牛、马,夏天气味非常恶臭,冬天积雪达几公尺,温度也在零下十几二十度,你根本无法照顾牛、马。”

“说的也是。”直子这么说罢,突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虽然我无法开牧场,不过,能当你的太太,也是一大乐事。”

“是的,是一大乐事。”

“啊!”

“什么事?”

“有车子发生故障。”直子指着前面说道。

在车前灯的照射下,看到一辆车子停在左边,车子的后面,放了一块发光的三角形故障标示板。

身穿西装的年轻男子打开车头盖,借着手电筒的灯光注视着,由他胸前别了一朶小花来看,大概是新婚。新娘子好像很疲倦的坐在助手席上睡觉。

十津川一面对年轻新娘子天真无邪的睡容微笑着,一面向男的问道:“怎么啦?”

男的抬起头来,一看到十津川和直子,一脸放心的表情说:“我在千岁租的车子突然引擎发生故障,由于我对引擎的构造不是很了解,所以不知道毛病出在哪里。”

“让我看看。”

“你行吗?”

“我不行,不过,内人可内行得很。”十津川看着直子说。

直子把帽子交给十津川,从青年的手中接过手电筒,注视着引擎。

“你们也是搭乘全日航的月光班机前来的吗?”青年问道。

“是的。你们也是吗?”

“是啊。”

“新娘子好像很疲倦的样子。”

“她是爱睡公主,很喜欢睡觉。”青年笑着说。

“试着发动引擎看看。”直子大声说道。

青年在驾驶座坐下来后,发动引擎,踩下加速器,熄火的引擎又发动起来。

“你看,内人对车子是有一套吧!”十津川向青年说道。

新娘子被引擎声吵醒过来,问道:“故障修好了吗?”

“是这两个人帮我们修好的。”

青年这么一说,新娘子又以爱困的眼神,点着头说:“实在太麻烦你们了。”

这对夫妇好像相同年纪,大概是二十三、四岁吧!

“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指教。”

青年说罢,从口袋内拿出崭新的两张名片交给十津川和直子。

中央商事第一营业部第三营业课——矢代昌也

名片上印有公司的标志。中央商事是一家很有名的商事公司。

“我是在今年大学毕业,进入了这家公司。”

“那太恭喜你了。”

“这位是冻冴子小姐。”

矢代昌也有点不好意思的介绍新娘子,以小姐称呼太太有点可爱。

“我是矢代冻冴子,请多多指教。”新娘子很大方笑着说道。

“我是十津川省三!……”

“十津川先生,你们为何前来北海道呢?”

“跟你们一样,我们是新婚。”

“是来度蜜月的!”直子也这么说道。

矢代一脸惊讶的说道:“中年度蜜月,也非常棒呀!我们打算今晚投宿札幌,明天去小樽。”

“我们也一样。”

“那么,或许我们又会在小樽见面也说不定,小樽有一家名叫新小樽的旅馆,我们将投宿那家旅馆,你们到了小樽后,欢迎来那家旅馆找我们。”矢代小姐很热忱的说。

“谢谢。”十津川说。

“我们就此道别吧,因为我们是来新婚旅行,不是来聊天。”

“说得甚是,那么,再见了。”

矢代说罢,把故障标示板收起来,放进车内后,率先离去。

十津川和直子也返回自己的车子,直子在助手席坐下来后,噗哧地笑了出来。

十津川发动车子后,问道:“什么事让你觉得那么好笑?”

“是刚才那位新娘。如果换成别人的话,她一定会在度蜜月途中被休掉,因为先生拚命的修车,她却在车上睡觉。”

“会不会是很疲倦呢?何况新郎也说她是爱睡公主。或许新郎的体谅,反而让他们感情非常要好也说不定。”

“最近的新娘子太幸福了,尤是刚才那位,因为她的先生不但性情温和,而且很会体谅太太。”

“我可没有那年轻人的那种耐性,因为年代不一样。”

“如果我像那个新娘子一样,成为爱睡公主,你会怎样?”

“为了叫醒你,我会打你的屁股。”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