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翌日,十津川醒过来时,已经化好妆的直子,正俯视着十津川的脸。

“老公,你醒过来了吗?”直子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嗯!”十津川似觉得有点刺眼的细瞇着眼睛笑着说:“现在几点了?”

“已经是十点十七分。”

“已经这么晚了吗?”

十津川揉着眼睛。原来已日上三竿,难怪明亮的夏日阳光会从厚窗帘照射进来。

“你要先吃早餐,或是先看报纸?”

“我想先洗把脸,然后淋浴。”

十津川从床上爬起来后,向浴室冲过去。

十津川打开冷水,哗啦哗啦的洗脸,接着是淋浴。

“报纸上有什么新闻?”十津川脱光衣服,一面淋浴,一面向直子问道。

“东京又发生两件银行强盗案。”直子大声说道。

“龟老等人可有得忙了。”

“龟老是谁?”

“是来参加我们婚礼的那个龟井刑警呀!”

“啊!是那个一脸和蔼的老刑警呀!”

“尽管他很和蔼,可是,生气起来是非常可怕喔!其他还有什么新闻?”

“啊!来北海道度蜜月的夫妇,四天前下落不明。”

“是失踪吗?”

“好像是。我想这两人名义是度蜜月,其实是私奔,所以才会消失踪影。”

“原来如此。”

“如果我们失踪,将会怎样?”

“你的父母亲会很担心呀!”

“而且对警视厅,也是一大损失哦!”

“啊!”十津川突然喝了一口水,急忙张口喷了出来。

“你怎么啦?”

“呛到水了,因为你说了奇怪的话。”

“没事吧?”

“是的,没事。”

“气象局预报说,今年的秋天可能会来得很早。”

“但愿如此,因为东京的夏天实在让人受不了。”

十津川停止淋浴,用毛巾缠着腰干走出浴室。

“这样子吃早餐可以吗?”

“可以。”直子笑着说道。“因为我已不是看到裸体男人,就会晕倒的年龄了。”

“能娶到你,实在是我的福气。”

“你这是夸奖,还是讽刺?”

“当然是夸奖了。”

早餐是吐司面包、洋葱汤和荷包蛋。

要十津川喝汤不发出声音,实在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他是在餐厅跟直子相亲,如果那时十津川喝汤发出声音,这门亲事恐怕就要泡汤了。

幸好那时他不慌不忙搅动汤匙,然后轻松地端到嘴边,一声不响地喝着。

“昨天遇见的那对年轻夫妇叫什么名字?”十津川一面伸手拿吐司面包,一面问道。

“请你等一下。”直子说罢,从手提袋内拿出名片。“是矢代夫妇。”

“是商事公司的新进职员,他把印有公司标志的名片交给我时,可是一脸高兴的表情哦。他们应该已经前往小樽了吧?”

“那就很难说了,因为女的是爱睡公主。”

“结账的时间是不是十一点?”

“是的。你放心好了,在你睡觉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柜台,说我们十二点出发。”

“像我这样爱睡觉的男人,实在是一点也不可爱。”

吃完早餐、休息一下后,两人结账离开全日航旅馆。今天也是晴朗的好天气。虽然艳阳高悬,可是,跟东京比起来,这里气温比较低,空气也较舒爽。

可是,车内非常闷热,于是打开冷气,开着Laurel二千向小樽行驶。今天由直子开车,由于她有十年的驾车经验,所以一面吹着口哨,一面开车。

十津川不会吹口哨,小时候,他很羡慕会吹口哨的朋友,虽然他曾努力练过,还是不会。即使现在,一看到会吹口哨的人,不但感到很羡慕,也很钦佩。

除了不会吹口哨外,还有一些做不来的事情,使得十津川自认是个很笨的人。例如他不会吐烟圈,而且有惧高症,不敢在屋顶上走,也不会玩九连环。

通过市区,进入前往小樽的札幌公路,到小樽的费用是四百圆。

七月的北海道,可能是度蜜月的季节,所以到处都可以看到搭载新婚夫妇的车子。

下午一点多钟抵达小樽。

古时候,小樽有许多批发商,北海道的消费物资,有一大半从这里销往各地。关于小樽的过去历史,十津川什么也不知道。

悲伤的小樽之町呀,人们的歌声非常凄凉!十津川只知道这首(石川)啄木的诗歌。

他所看到的小樽很宁静,以前小樽给他的印象是商业港,如今好像已变成观光都市。

由于八月一日是港祭,所以重要的街道都已装饰得很漂亮。

十津川夫妇两人一抵达,先把行李放在预订的日本旅馆,然后根据观光地图,驱车前往位于小樽北边的祝津海岸。

十津川所以前来这个地方,是因为这个地方除了有海水浴场和水族馆外,还有游艇专用码头。

他在念大学的时候,曾加入游艇社团,虽然在大学对抗赛里,这个社团不曾赢过,不过,海洋的美丽已让他感到心旷神怡了。

十津川想起这段陈年往事。

“我想让你搭乘游艇。”十津川向直子说。

“不可怕吗?”

“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不会有事的。”十津川以二十来岁年轻人的口气说道。

不到二十分钟就抵达祝津海岸。十津川租了一艘游艇,载着直子前往石狩湾。

为了追查事件,最近几年不曾玩过游艇,不过,大学四年所练就的技术并没有忘掉,何况海面平静,风速也只有七公尺,不用担心会翻船。小型游艇在十津川的操纵下,很顺畅的行驶着。

海面有将近三十艘游艇在行驶着。

摩托快艇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游艇间穿梭,让十津川感到有点不悦,任何海面都有这种胡搞瞎搞的人。

十津川和直子玩完游艇后,去参观号称收集全北洋鱼类的水族馆,然后返回旅馆。此时十津川已非常疲倦。

大约三小时的行驶游艇,十津川的脸已被晒红,直子虽然戴着宽边帽,可是,可能阳光非常强烈,在反射的阳光照射下,她的脸也变红了。

由于非常疲倦,他俩吃完晚餐后,很早就上床睡觉。

明天经由俱知安,前往室兰,投宿一宵后,次日经过登别、苫小牧前往千岁,搭机返回羽田。

可能前一晚很早睡的关系,第三天早上七点,十津川就醒了。从札幌到小樽只有三十公里远,从小樽到室兰则长达一百二、三十公里。

吃完早餐后,九点出发。十津川在驾驶席坐下来后,在旅馆从业员的欢送下出发。

除了十津川夫妇外,还有三对夫妇离开这家旅馆,他们都是从函馆前来的,有的要去稚内,也有的夫妇要去札幌。

十津川在小樽市内行驶大约八百公尺时,突然把车子停下来。

“车子出了毛病吗?”直子问道。

“你看那边。”十津川指着道路对面的五层楼旅馆说道。

“那边怎么啦?”

“有一辆巡逻车停在旅馆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件。”

“老公。”

“什么事?”

“我们不是讲好,新婚旅行期间不过问刑案吗?”

“我并没有忘记,只是那家旅馆是新小樽旅馆,我们在路上碰到的那对新婚夫妇,不是投宿在那家旅馆吗?”

“不错,是那家旅馆。”

“我去看一下,看样子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津川一下车,直子也跟着下来。

“巡逻车前来,是不是意谓着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子眼睛炯炯有神的问道。

“好像是。”

“是杀人事件吗?”

“不是。如果是杀人事件,应该会来更多的巡逻车才对。”

他俩越过马路,进入旅馆的大厅。

大厅里有十二、三个旅客,有点骚乱。

十津川向柜台人员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不起,你是什么人?”柜台人员从眼镜的镜片后面,看着十津川反问道。

十津川把手伸进口袋里面,想拿警察证时,才想起他是来度蜜月的。

就在那一瞬间,感到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有朋友投宿在这家旅馆,那位朋友名叫矢代,是新婚夫妇。”

“你是矢代先生的朋友吗?”三十来岁的柜台人员突然眼睛发出光亮问道。

十津川顿时感到不安起来。

“那两个人出事了吗?”十津川问道。

“请你稍待一会儿。”

柜台人员丢下这句话后,离开柜台,穿过大厅,消失踪影。

“好奇怪呀!”十津川和直子互相注视着。

“好像去叫人。”直子这么说罢,那个柜台人员带着年轻警察回来了。

那名警察抓着十津川大声问道:“自称是矢代夫妇朋友的人是你吗?”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请你先吿诉我。你跟矢代夫妇是什么关系?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年轻警察以高亢的声音问道。

十津川把名片交给对方。

“警视厅搜查一课?”一看到名片上的头衔,年轻警察顿时感到很狼狈。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警视厅的人。”

“你不用向我道歉。”十津川笑着说。“何况我们是来度蜜月的,因为我才刚结婚。矢代君跟我搭乘同一班机前来这里,他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两个人在新婚旅行途中失踪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