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十津川和直子跟君岛一起从那个地方前往札幌。在跟市内的北海道厅紧邻的道警本部内,本部长浅井以冰咖啡招待十津川和直子。

“打扰你们新婚旅行,实在很抱歉,因为我们非得藉助你先生的力量不可。”

浅井一面摇晃着肥胖的身体,一面向直子点头说道。

“没有关系,为了我,从现在开始,我要习惯先生的工作——”

“你那么说,我们就有救了。”

在浅井跟直子谈话时,君岛拿出几张照片放在十津川的面前。

“请你看这些照片。”君岛说道。

十津川拿起其中一张来看,直子也在旁边注视着。

是两行脚印从白色车子停车的地方向海边延伸过去的照片,那两行脚印在海边消失掉。

“这是刚才拍摄的照片吗?”十津川这么问,君岛说,“请你仔细看。”

“车子不一样呀!”直子突然大声说道。“这是铃木117Coupe,刚才的车子是日产Skyline。”

“尊夫人对车子很熟哩!”

“如此一来,这是在留萌失踪的那对夫妇的车子了?”

十津川以强烈的眼神注视着君岛。

“是的。七月十八日,那对新婚夫妇在留萠的海边消失,这是那时拍摄的现场照片。”

“不是完全相同吗?”

“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气氛是非常相同,其他状况也是。”

“如此一来,这里有成立共同搜查本部吧?”

“有。可是,我并不是因为现场照片相同,才把你带来这里、要求你协助。”

“还有其他原因吗?”

“在留萌失踪的那对夫妇名叫田口政彦和浩子,是东京人。正确的说法是先生田口政彦是千叶人,在东京的超级市场工作,太太是名古屋人,他俩是在旅行途中认识而结婚的,由于他俩度完蜜月回来后,将会住在世田谷的公寓,所以可以算是东京人吧?”

“这很重要吗?”

“不,目前还不知道,目前认为最重要的是别的事情。”

“你不要卖关子,有话直讲好了。”

“不是我故意卖关子,我是想把全部的事情讲给你听。七月十六日,那对夫妇在上野的N会馆举行婚礼,然后搭乘当天的飞机前来北海道。你想他俩是搭乘什么班机?”

“会是那班飞机吗?”十津川眼睛亮出光彩说道。

“是飞往千岁的全日航最后一班飞机。”直子大声说道。

君岛笑着说:“是的,是全日航二十时三十分(下午八时三十分)从羽田飞往千岁的末班五三七班机,这班飞机被称为月光,只有新婚旅客才能享受八折的优待,这次在小樽失踪的年轻夫妇和你们也是搭乘这班飞机,是七月二十一日的五三七班机。”

“或许是偶然的巧合也说不定。”十津川以慎重的口气说道。“因为我们搭乘的五三七班机有很多新婚夫妇,七月十六日的这班飞机,应该也有很多新婚夫妇才对,偶然巧合是十分有可能,因此,你提全日航末班飞机不是一点意义也没有吗?”

“我不那么认为。”直子说。

十津川以惊讶的眼神看着直子,问道:“为什么呢?”

“是我去购买机票的吧。那时售票员向我说全日航末班五三七班机只有在夏季被称为月光班机,对新婚夫妇打八折优待,劝我搭乘这班飞机。由于打八折优待,我想新婚夫妇应该都会搭乘这班五三七班机,其实不是,新婚夫妇最喜欢搭乘的是下午三时到五时的班机,下午八点以后是很不方便,因此,这种巧合不是很重要吗?对不起,我太多话了。”

“尊夫人分析得很有道理。”君岛说。

“是满有道理。”十津川苦笑着说道。他很喜欢脑筋聪明的女人,可是,太聪明的太太也让做丈夫的感到很没面子,这大概是男性自私的一面吧!

年轻刑警拿来一张便条纸交给君岛。

“在小樽失踪的这两个人也是东京人。”君岛一面看着便条纸,一面向十津川说道。“男的是有名商社的职员。”

“我有他的名片,所以我知道他是有名商社的职员。可能是第一次把公司的标志印在名片上,所以显得很兴奋,再加上娶到可爱的新娘子,他应该感到很幸福才对。像这种人应该没有自动消失的道理。”

“你也感觉到这次的事件有犯罪的味道吗?”

“你不会认为这两对新婚夫妇的失踪,是被UFO掳走吧?”十津川笑着说。“首先我们要找出这两对夫妇的共同点。”

“这件事可以委托你去办吗?”

“我——”

“是的。那两对夫妇都是东京人,虽然我们道警也想调查这四个人在东京的生活情形,可是,那不是我们的辖区,所以只好委托你了。”

“我们——”

“我知道。你是不是想说你们正在度蜜月?”

“是的。”

“我希望你提早一天返回东京调查这两对夫妇,只有拜托你,我才感到安心,何况这种奇妙的事件,只有仰赖你返回东京调查。”

“的确是很有趣的事件,可是,搜查一课长会不会说话?”

“你放心好了,我已打电话征求这里的本部长同意了。”

“这简直像是在强迫人嘛。”

“因为我们相信你的能力。”

“真是阿弥陀佛。”虽然十津川嘴上这么说着,可是,脸上却堆着笑容。

因为他也对这次事件感到很有兴趣,何况事件的起源不在北海道,而是在东京。十津川这么认为。

“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十津川小声说道。

“什么事?”

“你来这里一下。”十津川把君岛带到房间的角落里。

“我想暂时把她留在北海道。”十津川说道。

“为什么呢?”

“她对这次事件也很感兴趣,这都要怪你胡乱夸奖她。如果我跟她说现在回东京,她一定也会跟我回东京,她的理由是就算在东京,我也需要帮手。虽然目前只是下落不明,可是,不知道哪时候会变成危险事件,我不希望她遭到危险。”

“我懂了。我会以参考人为由,暂时把她留在这里。”

“我拜托你的事情,你要严加保密。”

“我会的。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呢?立刻返回东京吗?如果是的话,我开车送你到千岁,租来的车子以后再还好了。”

“回去以前,我想再去看看北国的海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