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雨在天亮前停止。十津川等人前往矢代昌也上班的中央商事拜访时,夏日的强烈阳光照射着柏油道路。

“还是东京炎热。”

十津川一面爬着进入商事的阶梯,一面向龟井刑警说道。

一推开玻璃门,空调冷气立即笼罩住十津川等人。

虽然面临石油危机,呼吁大家要节省用电,可是,冷气还是开得很强,看来呼吁归呼吁,还是很难做到。

夏天好像在鼓励穿敞领的衬衫,可是,中央商事的员工全都打着领带。

十津川首先跟矢代的上司第三营业课长宫本见面。

他们在墙壁上贴着大张世界地图的第一会客室见面。

宫本课长年约三十七、八岁,很有礼貌的向十津川等人敬烟后,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目前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矢代夫妇在海边消失掉。”

“虽然此事报纸有报导,可是,这是真的吗?”

“你不相信新闻报导吗?”

“不是不相信,而是事情发生得太离奇了。”

“先生,你有参加他的婚礼吗?”

“我和内人是他俩的介绍人。”

“你知道还有谁参加他俩的婚礼吗?”

“同是第三课的井本君是司仪。他应该有记载,要不要把他叫来?”

“等一下再叫他好了。”十津川说。“矢代君是怎样的青年?”

“由于他在今年的四月才进入本公司,所以不完全知道他是怎样的青年,不过,大致上说来,他是个开朗、予人好感的青年。”

“这不会是外交辞令吧?”

“他给我的印象是好奇心很强的青年,商事公司很适合这种青年。”

“贵公司在录用员工时,应该有作身家调查吧?”

“当然有,他的身家调查报吿书我也看过。”

“矢代君的身家调查报吿书是怎么写的?”

“没有学运的记录,曾是足球队的经理,父母亲健在,当然没有前科。”

“你跟矢代君的太太、冻冴子小姐很熟吗?”

“矢代君曾带她到我家三次,是个很大方、很不错的小姐。”

“他们去北海道新婚旅行,是他俩决定的呢,或是你给他俩的建议?”

“不是我向他俩建议的。虽然最近的年轻人都前往海外度蜜月,可是,矢代君说他想更加了解日本的优点,也不想浪费金钱,因为在本公司工作,随时都有奉派到海外的机会,于是他俩决定去北海道蜜月旅行,我当然是举双手赞成。”

“在举行婚礼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値得注意的事情?”

“是什么事情?”

“例如矢代有没有被什么事困扰着?新婚妻子冻冴子的脸色有没有显得很怪异?”

“完全没有,是很热闹的婚礼,也没有人说奇怪的祝辞——”

从宫本的谈话中,没有发现有可疑之处。

十津川把担任婚礼司仪的矢代的同事叫来。

那个同事名叫井本,跟矢代一起进入这家公司,他一进入会客室,看着十津川和龟井刑警问道:“你们是不是知道他发生什么事情?”

可能学生时代曾参加运动社团,所以身体非常强壮。

十津川没有回答对方的询问,而是反问他:“听说矢代君结婚时,你担任司仪,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因为我跟矢代是同一所大学毕业,是他拜托我的。”井本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

“去北海道度蜜月,是矢代君本人决定的吗?”

“也跟我商量过。”

“哦!跟你商量什么事情?”

“由于他一进入公司就马上结婚,不但薪水少,又没有储蓄,所以他说想在国内旅行,我就推荐他去北海道旅行,因为北海道夏天很舒爽,全日航对新婚夫妇有打折优待。”

“这么说来,矢代君的蜜月旅行路线是你推荐的了?”

“应该说三人商量决定的才正确。”井本订正道。“而且也要得到她的同意才行。由于我出生于札幌,对北海道非常熟,所以给他们俩提供许多意见。”

“那么,他俩决定的路线是什么呢?”

“请你稍等一下。”

井本一站起来,匆忙离开会客室,不久,拿来一张影印的便条纸。

上面写着北海道之旅日程表,第二天的确是小樽。

七月二十二日(第二天)

小樽 新小樽旅馆

祝律海岸 海水浴场 游艇 二神庙

小田萌海岸 断崖步道

手宫自然公园 古代文字 铁路纪念馆

名产——青鱼子糖 熊笹煎饼 咸鲑鱼子糖 烤羊肉

“这是你写给他俩的吗?”

“应该说商量后决定的才正确,由于我对北海道非常熟,所以他俩听我的意见作此计划。”

“可是,矢代夫妇好像没有照计划进行,因为他俩没有去祝津海岸、小田萌海岸,和手宫自然公园,而是去没有人烟的海岸。”

十津川从口袋里拿出北海道的地图,摊开放在桌子上。那两对夫妇失踪的地方都用红笔做了记号。

“矢代夫妇开车到这里就下落不明。”

十津川这么一说,井本很不解的说道:“这一带不是什么也没有吗?”

“的确如你所说的,这一带只有渺无人烟的小沙滩和北海,可是,矢代夫妇一抵达小樽,立刻开车来这里。你知不知道他俩何以要来这里?”

“我完全不知道。他俩今年尙未游泳,在,小樽,祝津海岸是很适合游泳的地方,打X的地方是不是也很适合游泳?”

“不,这里的水非常深,岩礁又很多,很不适合游泳,此外,风景也不是很优美。”

“如此一来,我就不知道他们何以会去那种地方了。”

“有用八厘米摄影机拍摄婚礼的情形吗?”

“有一个同事有帮他们俩录像,打算等矢代度蜜月回来后送给他俩做纪念。”

“可以借给我看吗?”

“可以。”

“婚礼结束后,是你送他俩去羽田机场的吗?”

“有五、六个人送他们俩去羽田机场,直到他们坐上飞机后,才回家。回家时,由于已深夜,我曾跟其中两人去新桥喝酒。”

“在你送他俩去羽田机场途中,他有没有跟你提过抵达小樽后,要去这个海岸?”

“没有,如果有,我一定会记得。”

“矢代君和新娘子是第一次去北海道吗?”

“是的,看他不像在说谎的样子,应该是第一次。”

“矢代君会说谎吗?”

“他是会开玩笑,但不会说谎,他说是第一次去北海道,我想是真的,何况也没有理由为这件事情说谎。”

“念大学时,你跟他在一起吗?”

“是的。我是足球队员,他是领队,本校足球队以吃败仗闻名。”

“矢代君的性格呢?”

“虽然有点迷糊,不过,是个好青年,由于对手都很强,所以曾有过三十比〇的大败仗,不过,他一点也不生气,因此,他结婚时,当时的足球队员全都参加。”

“你对冻冴子小姐了解多少?”

“足球队员中,有一个名叫木谷的男子,冻冴子小姐是木谷的妹妹的朋友。”

“矢代君好像叫她爱睡公主,怎会这么称呼她呢?”

“因为她是个漫不经心的女人,矢代君好像是看中她这一点,才会跟她结婚。”

听井本的谈话,矢代夫妇并没有非躱藏起来不可的理由。

十津川向井本借了婚礼的录像带,以及参加婚礼者签名簿的复印件后,便跟龟井刑警一起离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