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一来到外面,十津川把签名簿交给龟井刑警,说道:“你去向矢代冻冴子的朋友打听她的事情,尽管矢代没有去那个海岸的理由,冻冴子或许有也说不定。”

“是的。”

“我去调查另一对夫妇。”

十津川把车子交给龟井刑警,自己搭乘出租车。

田口政彦工作的地点,是在杉木区和泉二丁目的“日之丸超级市场”。

“日之丸超级市场”位于京王线代田桥站附近,有二层楼卖场,一楼卖食品,二楼卖衣服,是典型的超级市场。

十津川跟店长富永见面。

是三十来岁的年轻店长,身穿衬衫、打领带,外加一件有商店标志的夹克,很有店长的派头。

店长室的墙壁上贴了一大张每月销售的统计图。

“大家都很担心田口君,因为他已失踪一个礼拜。没有任何消息吗?不会是被UFO掳走吧?”富永大声说道。

“他是怎样的青年?”

“是很开朗的青年。本超市有组棒球队,田口君是王牌投手,所以每次比赛都赢,可是,自从他不在,每次比赛都输得很惨,希望他能尽快回来,不然的话,绝无打赢的机会。”富永笑着说道。

虽然十津川知道他是以这种方法表示他对田口的担心,可是,也未免太冷淡了。

“听说新娘浩子是在旅行途中认识的,这是真的吗?”

“好像是。能在旅行途中认识那样可爱的小姐,可说是前世修来的福,也是一趟愉快之旅。”

“他喜欢旅行吗?”

“是的。好像一有假,就出去旅行,真教人羡慕呀!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到海外旅行很容易,不像我二十岁的时候,那样难以到海外旅行,不是吗?”

“田口君有到海外旅行的经验吗?”

“好像在二、三年前,他曾跟年轻同事去菲律宾。”

“你有参加他的婚礼吗?”

“我当然有参加。”

“你是介绍人吗?”

“不是,本超市的员工结婚,都是由社长担任介绍人,所以田口的婚礼,也是社长夫妇担任介绍人。”

“去北海道新婚旅行,是田口君计划的吗?”

“关于这件事情,我想他的同事更为淸楚。”

富永说罢,把名叫淸水的青年叫过来。

由于在店长室不易谈话,所以十津川把淸水带到附近的咖啡馆,店内摆着目前最流行的入侵者电玩,有两个大学生玩得很起劲。他们在电子音乐声中交谈。

“是他自己决定的。”清水向十津川这么说道。

“为什么他决定去北海道呢?最近度蜜月的地点都是关岛和夏威夷呀!”

“会不会因为北海道是他俩怀念的地方?”

“这话怎么说?”

“田口除了打棒球,滑雪技术也很高竿,一到冬天,他经常去北海道的二世子(Niseko)一带。虽然是在名古屋认识她,可是,第一次约会是去北海道滑雪,因此,度蜜月才会去令他俩怀念的北海道,何况他说这次想去看海。”

“他曾把旅行计划拿给你看吗?”

“是的,他曾拿给我看。”

“旅行计划有提到留萌吗?”

“有。第一、二天是札幌,第三天是留萌,第四天是稚内。由于留萌是在前往稚内的途中,一个人开车的话,通常都是一路开到稚内,可是,因为跟太太在一起,才会在留萌住一宵。”

“他有没有说打算在留萌参观什么?”

“有,他说如果有时间的话,将会去暑寒别道立自然公园,因为旅游手册上说目前是这里的高山植物最漂亮的时刻,田口说旅游指南这一类的书籍都说这里的高山植物値得参观,是一片花海。”

“是暑寒别道立自然公园吗?”

十津川又拿出北海道的地图,把咖啡杯挪到一边,然后将地图摊开放在桌子上。

暑寒道立自然公园位于留萌市南边大约二十公里处。

从留萌经由国道南下,大约17.1公里处是增毛町,从这里有登山道通往标高一四九一公尺的暑寒别山,地图上说这座山是高山植物的宝库,从山顶眺望的景色也非常漂亮。

可是,田口夫妇失踪的海岸却是在留萌北边五、六公里处。

从留萌向北行驶约四十公里,可以看到位于左边的日本海、以海鸟繁殖地闻名的天卖岛,以及君影草丛生的烧尻岛。可是从田口夫妇失纵的地方看不到这两座岛,只是一片辽阔的日本海。

(为什么他俩把车停在这种地方,然后往海边走过去呢?)

十津川当然想到这个问题,对于在小樽附近的海岸失踪的矢代夫妇,也是想到同样的问题。

“我也去过这个海岸。”清水一面看着地图,一面向十津川说。

“哪时候去的?”

“七月二十日,也就是他俩失踪的第三天,我带着田口的父母亲和浩子的父母亲前往这个海岸,当地的警察也从留萌赶过来。”

“你对他俩来这种海边有何看法?”

“说真的,我实在想不通他俩何以会来这样荒凉的海边,因为这里不但景色单调,也不适合游泳,顶多可以钓鱼,可是,他俩的车内并没有钓具。”

“跟你一起去的他们的父母亲怎么说?”

“他们跟我一样,想不通何以会来这样荒凉的海岸,浩子的父母亲说,十八日,她抵达留萌时,曾打电话回名古屋,说明天要去稚内,所以以为他们俩会一路前往稚内。”

“你有看过他俩的车子吗?”

“有。由他俩的行李箱还放在留萌车站前面的旅馆来看,他们并不是在前往稚内的途中转往那个海岸,而是来到留萌、住进旅馆后,当天驱车前往那个海岸。”

“你曾看过行李箱里面的东西吗?”

“只有他们的父母亲见过,不过,里面并没有可以解开他俩失踪之谜的东西。”

“有没有问过旅馆的人?”

“是有问过,不过,旅馆的人都说他们只是一声不响的把钥匙寄放柜台外出,全然不知道他们何以会去那种地方,浩子的父母问过旅馆的人,也得到同样的答复。警察先生,你想他们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淸水这么反问着。

“我就是不知道,才加以调查呀!你们曾送他俩去羽田机场吗?”

“是的。棒球队的队员和五、六个浩子的朋友一起送他俩前往羽田机场。”

“在前往机场的途中,或是在机场内,他们有没有说要在留萌跟什么人见面?”

“没有听他俩提过,由于是蜜月旅行,通常都不希望别人来打扰,我也没有听过他们在北海道有熟人。北海道的日本海是不是经常出现UFO?”

“为什么你会那么问?”

“因为新闻报导说除了田口夫妇外,还有一对新婚夫妇在蜜月旅行时下落不明,一再的发生那种奇怪的事件,所以有人怀疑这会不会是UFO干的。”

“虽然是很有趣的意见,可是,我们不能那么想。”

“可是,我认为有人带走那两个人。”清水眼睛炯炯有神的。

“是吗?”

“难道你是认为他俩自己躱藏起来的了?”

“应该也有那种可能呀!不对吗?”

十津川以试探的眼光看着对方。

“我不那么认为。”清水摇着头说。“因为田口很会做事,又跟心爱的她结婚,而且没有人反对他俩结婚,大家都祝福他们,像这样充满幸福的人,怎会自己躱藏起来呢?”

“他们有没有负债累累?”

“你是说向地下钱庄借钱吗?”清水笑着说。“田口跟我不一样,是个脚踏实地的男子,完全没有向人借钱,如果他是向地下钱庄借钱后躱藏起来,地下钱庄的人一定会来他工作场所找他,可是,直到目前,都没有人来找他。”

“他有没有在工作场所跟人吵过架?”

“田口不是那种懦弱的男子。他经常会跟人吵架,可是,绝不会因为害怕对方而躱藏起来。”淸水笑着说。

“如此说来,他并没有理由自己躱藏起来了?”

“是的。”

“那么,是为了勒索赎金,才绑架他俩了。田口家是资产家吗?”

“田口家吗——”

清水又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

“因为刑警先生弄错了。田口的父母亲住在千叶,我曾跟田口去他家玩过,他的父母亲开了一家小酒店。有一个哥哥,在上班,不是高层干部,因此,不管向谁勒索,不是都无法付巨额的赎金吗?如果是为了赎金才绑架田口夫妇,那也未免太笨了。”

“太太娘家的人,你也认识吗?”

“虽然在举行婚礼的时候,我只跟她的家人见过一次面,不过,给我的感觉是跟田口家差不多。如果她家很有钱,为了财产才绑架的话,只要绑架她不就可以吗?因为这样比较容易下手,效果也比较大。”

“你实在是入错行了。”

“哦?”

“我是说如果你是刑警,那就太好了,因为你很有推理的能力。”

“真不好意思。”

淸水很难为情的笑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