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翌日,接到北海道警君岛打来的电话。

“你那边的搜查进行得怎么样?”君岛问道。

十津川把直到目前的调查结果向君岛报吿了一遍。

“只是这样吗?”

君岛的话声很淸楚地露出失望之情,大概他很期待东京这边能查出那两对夫妇在北海道失踪的原因吧!

“你的结论是那两对夫妇都没有自己躱藏起来的理由?”君鸟为了慎重起见,又问道。

“是的。因为不管怎么调查,都查不出那两对夫妇非躱藏起来不可的理由。”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俩是否有家人和朋友不知道的伤心事?而且在家人和朋友的期待下,无法取消婚礼,只好勉强结婚,然后在蜜月旅行途中消失掉。我想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不用说,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伤心事,可是,矢代夫妇在举行婚礼时有录像,是矢代昌也的朋友拍摄的,我看过那卷录像带,不认为他俩有什么伤心事,我会把那卷录像带送过去,你看了就知道。你那边调查得怎么样?有没有查出什么事情?”

“从在海岸找到的出租汽车内查到的指纹,都是那两对夫妇的指纹,因此,第三者搭乘的可能性非常小。又,在小樽和留萌的旅馆,并没有人来拜访他们,也没有迹象显示出旅馆的从业员推荐他们去那个海岸。”

“沙滩上的脚印,确定是那两对夫妇的吗?”

“我们曾向那两对夫妇的家人问过他们夫妇所穿的鞋子的尺寸,在留萌失踪的田口政彦和浩子的尺寸是二七、二四,很大吧!在小樽失踪的矢代昌也和冻冴子是二五、二二,很标准吧,跟沙滩上的脚印非常吻合,只是不知道他们穿什么鞋底的鞋子,所以无法确定是不是同一双鞋,不过,我想八九不离十是他们的脚印。”

“没有找到在现场看见他们的目击者吗?”

“目前还在调查,尙未找到,由于那两个现场都是渺无人烟的地方,所以我很担心找不到目击者,如果找不到目击者,搜查可就要触礁了。”

“你想船只如何?”

“船?”

“由脚印在海边消失来看,不是有可能在那里搭乘船只吗?不对吗?”

“我们也曾这么想过,可是,除非他们有计划在抵达北海道后坐船,不然的话,他们在那里坐船要去哪里呢?”

“他们的确没有那种计划,如此一来,他们何以要去那个海岸呢?”

“目前我还不知道这个事件是否能够解决,或是如何解决,不过,我想请教你,那两对新婚夫妇何以要开车前往那种海岸呢?”

“老实说,我也完全不知道。因为其他的新婚夫妇在抵达北海道后,都是照着蜜月旅行的路线在走。”

“听尊夫人说,你们抵达后,曾去祝津海岸。”

“是的,除了我们,还有几对新婚夫妇也去祝津海岸游玩,可是,为什么只有矢代夫妇没有去祝津海岸、小田萌海岸,而去那种渺无人烟的小海岸呢?根据他们的朋友说,他们抵达小樽后,打算去祝津、小田萌等海岸和天狗山,他们的朋友还说,在送他俩去羽田机场途中,并没有听他俩提到要在小樽改变行程。”

“在小樽旅馆,并没有人推荐他俩去那种海岸,在留萌也是一样。”

“剩下来的,就只有在飞机上了。”

“是的。”

“何以见得?”

“在飞机上呀!由于没有迹象显示在东京和北海道有人推荐他们去那个海岸,那剩下来的,不是只有在飞机上吗?从羽田飞往岁,喷射机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可以抵达,一定有人在这段时间内,游说他们去那个海岸参观。”

“等一下,”十津川连忙说道。“全日航应该不会叫人去参观那种渺无人烟的海岸,我也跟矢代夫妇一起搭乘同一班月光班机,空中小姐并没有向我推荐什么呀!”

“应该不是全日航的人推荐的。”

“那么,你认为是飞机上的乘客推荐的了?”

“是的,我是那么认为。是专门在飞机上向新婚夫妇下手的犯人,多半是男人,或许是一个集团也说不定,因为新婚夫妇身上带着很多钱,一生才只有一次度蜜月,身上多带点钱也不为过,他们的目标就是新婚夫妇身上的钱。犯人在飞机上,跟坐在旁边的矢代夫妇聊天,得知他们俩第二天抵达小樽,于是推荐他们去那个海岸,而推荐他们去渺无人烟的海岸,目的就是要抢夺他们身上的钱。”

“原来如此。”

“如此一来,不就可以解释这个事件了吗?”

“也许吧!”

“你不同意吗?”

“我正在回忆月光班机上的情形。”

“可是,三星客机可以容纳三百多名乘客吧,何况你不是一直看着窗外吗?如此一来,我想你应该不会注意到犯人在机上游说矢代夫妇。”

“的确如你所说的。”

十津川苦笑着说,他的确在飞行途中,一直欣赏窗外的美丽夜空。

“可是,你的推理有几个疑点。”过了一会儿后,十津川这么说道。

“哪个地方有疑点?”

君岛好像在抗议的声音从听筒传来,虽然他是个好人,可是也是个主观很强的人。

“第一,”十津川很冷静的说道。“矢代夫妇是先拟好蜜月旅行行程才出发,会在飞机上被陌生人游说之下,轻易改变行程吗?第二,你认为犯人是看中新婚夫妇的荷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只要将对方打倒,把钱抢走就可以,没有必要连人也带走,如今连人都不见,犯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有必要这么做吗?”

“关于这两个问题,我的答复如下。”君岛不服输的说。“第一个的答案是会不会犯人的口才非常好?老实说,是有这种人。第二,如你所说的,犯人是想把对方打倒后抢钱,可是,会不会因为对方顽强抵抗,才不得不杀死对方,把尸体运走呢?这两对新婚夫妇失踪,或许有点奇怪也说不定,不过,我想有没有新婚夫妇只被犯人抢走金钱呢?我打算从明天开始调查是否有这种夫妇。”

“如果能找到,那就太好了。我这边认为会不会是失恋的男子因嫉妒新婚夫妇,才将之杀害呢?”

“动机是嫉妒?”君岛喃喃自语后,好像突然想到般说道:“对了,尊夫人要我转吿你,她说要搭乘明天,也就是二十六日的全日航回家,如果你有空的话,希望你能去机场接她。班机十二点正抵达机场,纵使你很忙,不过,她是你的妻子,希望你能去接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