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的确是一家很小的脚踏车店。

店内百叶窗深垂,拉开百叶窗一看,七、八坪的店内摆满脚踏车和摩托车,招牌写着贩卖、修理,店内有中古的脚踏车和摩托车,大概是委托修理的吧!

里面有三坪和六坪的房间。

很像是单身汉的房间,非常凌乱。

十津川向青田了介的哥哥嫂嫂征求同意后,跟同行的木下刑警一起调查那两间房间。

“平时令弟的房间都这样凌乱吗?”

十津川这么一问,哥哥有点不解地说:“了介虽然是个男人,不过,他很喜欢整洁。”

“可是,你看,不但报纸和杂志散满一地,棉被也没有收到柜子里面。”

“了介的房间这样凌乱,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

“这么说,是有人翻过这个房间了。”

“哦?”

“死者的遗物中,没有这家店的钥匙,是不是?”

十津川回头一问,刑警回答道:“没有。我们原以为尸体被丢进海里时,钥匙也跟着掉进海里,如今看来,多半是被凶手带来搜查这家店。”

“凶手到底在找什么呢?”哥哥一面环视着房间里面,一面问道。

“我也想知道呀!”十津川说。

如果青田了介是犯罪集团的一份子,一定是在找寻可以成为证据的东西,可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会是犯罪集团交付的信件吗?

或是拍摄某个犯人的照片呢?

也有可能是犯罪记录吧?

“真叫人感到惊讶呀!”正在搜查桌子抽屉的木下刑警突然大叫起来。

“怎么啦?”

“他在这里经营脚踏车店应该有五年了吧,可是,这里连一封信也没有。”

“令弟不常写信吗?”十津川看着青田夫妇问道。

“是不常写信,可是,连一封信也没有,那就有点奇怪了,因为我每年都会寄贺年片给他,至少应该有贺年片才对,今年我也有寄。”

“也没有贺年片吗?”

十津川这么一问,木下刑警点着头说:“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哥哥向十津川问道。

“有人把信件全部带走,连你写给他的贺年片也一起带走。”

“为什么要带走所有的信件呢?”

“大概里面有杀害令弟的凶手寄给他的信吧。”

十津川这么回答后,转向木下刑警问道:“照片呢?”

“照片非常多,有一些贴在相片簿内,他是不是很喜欢玩照相机?”

“他把浴室改成暗房。”

哥哥说罢,十津川打开浴室的门一看,果真被改成暗房。

显像液的味道很冲鼻,里面有放大机和红色灯泡。

桌子的抽屉内有三本相片簿,零散的照片放在袋子里。

十津川和木下刑警首先翻阅相片簿。

都是风景照片,有九州岛和东北的风景照片,也有冲绳的风景照片。

不过,相片簿里面有很多空白页,残留着照片被剥掉的痕迹。

(或许被剥掉的是凶手的照片也说不定。)十津川这么想。

最后是倒出袋中的照片。

大约有五十张,全都是北海道的照片。

底片也在里面。

千岁机场的夜景照片。

札幌的市街照片。

小樽的风景照片。

“你不是说令弟没有去小樽吗?”十津川看着照片,向青田的哥哥问。

“是的,了介说他去札幌和登别。”

“可是,这里有小樽的照片呀!登别的照片连一张也没有。”

“如此一来,是了介在说谎了?”

“是的。小樽的照片大约有二十张,其中有拍摄码头周边拱路的照片,由于我也在七月二十二日去小樽,看过这种拱路,所以这些照片一定是二十一日去北海道时拍摄的。”

“为什么了介要扯谎说他去登别,没有去小樽呢?了介的被杀,跟此事有关联吗?”

“多半有关联。”

小樽的照片有二十张,全都是拍摄市区,矢代夫妇失踪的海岸照片连一张也没有。

会是了介没有拍摄吗?或是有拍摄,只是被凶手拿走了?目前十津川也不知道。

“我到附近打听一下。”

木下刑警说罢,离开青田的脚踏车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