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成立于北海道警内的“新婚夫妇失踪事件搜查本部”,收到从东京电传过来的六张青田了介的照片。

君岛挑选出正面和侧面的两张照片大量影印。

影印好时,已是翌日七月二十八日,两个刑警带着影印的照片前往留萌。

由于东京的十津川跟他联络,说青田了介好像跟发生在小樽的矢代夫妇失踪事件有关,所以君岛心想如果青田是犯罪集团的一份子,当然跟发生在留萌的田口夫妇失踪事件也有关联。

送走两名部下后,君岛也带着小早川刑警前往小樽。

小早川出生于小樽,二十岁的时候,是喜爱石川啄木的文学青年。

不知道是不是这层缘故,纵使到了三十岁的今天,他还是拥有一股警察少有的文学气质,好像曾参加短歌硏究会,但不曾发表过作品,君岛也从未干涉过他的私生活。

他俩开车进入小樽市内,小樽有数十家旅馆和旅社,不知道青田了介投宿哪一家。

如果他跟矢代夫妇的事件有关系的话,矢代夫妇失踪的那一天,也就是七月二十二日,他一定来过小樽。

君岛等人请求小樽市警署加以协助。

一进入小樽警署,跟署长见面,说明了来意。署长动员所有的警察,带着君岛等人所带来的影印照片,前往市内的旅馆和旅舍调查。

由于影印的照片很淸楚地印出青田的正面和侧脸,以及身体的特征,再加上才过几天,所以拿给柜台或客房组的人看,一定会想起来。君岛这么确信着。

为了慎重起见,市内的汽车旅馆和情人旅馆也加以调查,虽然情人旅馆原则上不看顾客的脸,可是,通常装有闭路电视监视客人,因此,在情人旅馆,影印照片也有效吧!

直到那天傍晚,市内所有的旅馆、旅舍、汽车旅馆和情人旅馆全都调査完毕。

可是,没有得到君岛所期待的答案。

没有一家旅馆对青田了介有印象。

“如果他是犯人的一份子,会不会为了小心起见,特地避开小樽市内,前往朝里川温泉一带投宿呢?”小早川刑警说道。

君鸟也有同感。如果不是市内的旅馆或旅社,那就只好到市外去调查了。

特别是朝里川温泉,因为那里、距离矢代夫妇失踪的海岸很近。

朝里川的温泉旅馆不但为数不多,而且都集中在一个地方。

君岛带着小早川刑警在太阳西沈的道路上,朝着朝里川温泉驱车行驶着。

一进入号称最大的N旅馆,马上把其他旅馆的服务人员聚集过来。

接着,将青田了介的影印照片分发给每一个人。

“七月二十二日,这个人很有可能投宿在你们的旅馆,由于我们认为他跟新婚夫妇失踪事件有关,所以请你们仔细看淸楚。”君岛向聚集在一起的人说。

聚集在客厅的十几人很仔细地看着影印照片。一抬起头,像讲好般,一起摇着头。

“请你们仔细看淸楚。”君岛说道。“七月二十二日,这个男人有没有投宿贵旅馆?”

“是个陌生人。”

“这个客人不曾投宿本旅馆。”

“我那里也是。”

否定的答案纷纷传进君岛的耳内。

君岛同时感到失望和焦躁。

“可是,这个男子有来小樽呀!”以好像讲给自己听的口气说道。“他的同伴也是。”

“会不会他担心旅馆和旅社会被调查,才在车中度过一宵呢?”小早川说。

“是有这种可能性。车子多半是在机场的汽车出租店租的,此事宫地君等人已去调查了,另一个可能是他在札幌投宿两晚,从札幌到那个海岸,开车只要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他是如何拍摄小樽市内的照片呢?”

“或许在处理矢代夫妇后,照相迷的青田驱车前往小樽,拍摄市内的照片也说不定,因为对喜好拍照的人来说,小樽是最好的拍照地点。”

君岛借用旅馆的电话跟札幌的搜查本部联络。

接听电话的是捜查一课长本桥。

“去千岁机场的宫地刑警刚刚来电话。”本桥说道。“他说青田了介好像没有在机场租车子。”

“是吗?”

君岛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并没有感到非常失望,因为青田有共犯,共犯租车子的可能性很大。

“大致知道七月二十一日青田了介的行动。”本桥说。

“知道他投宿札幌的哪家旅馆吗?”

“已经查出来了。”

“真的吗?”

札幌的旅馆和旅社总共有一百五十家以上,青年招待所也有五家。

“能找到,实在太好了。”君岛这么说。

木桥说:“是今井刑警找到的,目前他在这里,就由他跟你谈好了。”

“我是今井。”

电话听筒传出年轻人的讲话声。

“青田了介投宿札幌哪家旅馆?”

“是中央旅馆,对我来说,那是一家非常大的旅馆,跟格兰特旅馆、老爷旅馆一样大。我进入中央旅馆,把青田了介的影印照片拿给柜台人员看,问是否认识这个人?柜台人员说认得,因为青田不但以本名预订房间,而且还在住宿卡上填写本名。”

“本名?”

“是的。我已把住宿卡借回来,住所也是填写东京都品川区小山,姓名是青田了介,年龄三十岁,比实际年龄小五岁。”

“房间是单人房吗?”

“是的,是单人房。”

“七月二十一日投宿,没有错吗?”

“绝对错不了。”

“哪一天退房?”

“翌日的二十二日。”

“柜台人员有没有跟青田了介交谈?”

“根据柜台人员说,青田是在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时退房,退房时青田曾向柜台人员说,他要去市内拍照,然后前往登别温泉好好休息。”

“登别温泉?”

“我想多半是为了隐瞒他要去小樽,才故意向柜台人员说反方向的登别温泉的名字,他这么做,一定是为了加深柜台人员的印象。”

“是吧!”

“听说那时青田很高兴的样子。啊!请等一下。”

“怎么啦?”

“是我。”

这次变成本桥搜查一课长的紧张讲话声。

“刚刚接到联络电话,又出事了。”

“又出事了,这是真的吗——”

“这次是在登别,有一对新婚夫妇在登别的海岸失踪。”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