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十津川笑着挂掉电话后,抬眼注视摊在桌面上的北海道地图,笑容顿时消失掉,因为他发现北海道的确很辽阔。

他在七十五万分之一的北海道地图,用红笔在三个地方画上圆圏圈。

是留萌、小樽、登别附近,那三对新婚夫妇失踪的地方。

“你想这种圆圏圏会再增加吗?”龟井刑警问道。“或是到此打住了呢?”

“不知道。如果犯人认为不合算,大概会停止吧!如果真如你所说,是自动失踪事件,或许还会继续发生也说不定。”

“这三个地方都是属于北海地道区,你想这有没有什么意义?”

“你是作何想法?”

“如果是自动失踪,就没有特别意义,因为在哪里自动失踪都一样。”

“的确如此。因为新婚旅行中,并没有被人追赶,所以在北海道的任何地方自动失踪都可以。如果是杀人事件呢?”

“或许有意义也说不定,那就是犯人的行动范围。”

“你是假定犯人是东京人,搭乘全日航前往北海道吧?”

“是的。那种情形,犯人在北海道的根据地是千岁,最远的留萌是一百五十公里,犯人如果是开车的话,一天应该没有问题。”

“如果强行开车的话,一天可以来回吗?”

“是的。登别是大约七十公里,可以很轻易一天往返,小樽也一样,因为距离也是大约七十公里。”

“开车一天可以往返的地方吗?”

“像网走,单程就长达三百五、六十公里,就算超速疾驰,也无法一天往返。”

“如果真如你所说的,犯人只能在北海道待一天——”十津川想了一下后,继续说道。“虽然矢代夫妇是在抵达北海道的第二天前往小樽,可是,佐藤夫妇是在札幌待了两天,第三天才到登别,留萌的田口夫妇也一样,如果犯人是跟那三对新婚夫妇一起搭乘月光班机前往北海道的话,由于后两对夫妇多待了一天,犯人只能在北海道待一天的假设,不就无法成立了吗?”

“犯人或许利用别的班机前往北海道也说不定。”龟井刑警说。“这种情形要有共犯才行,一个犯人,例如在晴海遇害的青田了介在月光班机施展巧妙的骗术,把新婚夫妇骗到海岸,另一个犯人就搭乘第二天,或是第三天的班机前往北海道——”

“换句话说,青田找到目标之后,主犯才随后赶往北海道,跟青田一起袭击新婚夫妇吗?”

“是的。”

“由于青田了介在发生第三个事件前已被杀害,所以登别的事件,是别人顶替青田了介找寻目标吗?”

“是的。”

就在龟井刑警点头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龟井刑警拿起话筒听了一下后,说:“是筑地警署的木下刑警打来的。”然后把话筒交给十津川。

“我是木下。”

从电话听筒传出有点熟的讲话声。

“关于青田了介的被杀事件,特地向你报吿搜查的结果。”

“谢谢。查出什么吗?”

“已彻底调查过青田的交友情形,特别是他误入歧途时所交往的人,总共三十六人。”

“这里面有形迹可疑的人吗?”

“很遗憾,全部都有不在场证明。”

“是吗?都有不在场证明吗?”

“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不用向我道歉。”

“已稍微知道在七月二十五日被杀那天的行踪。”

“说来听听。”

“这天下午三点,青田打烊。”

“脚踏车店不是很晚才打烊吗?”

“听说平时是在七点才打烊。住在商店街的电气行老板向打烊的青田打招呼,青田好像很高兴的笑着说:‘我现在就要去跟女人约会。’”

“去跟女人约会?”

“电气行老板说很喜欢洗土其浴,心想青田又要去洗土耳其浴吧?”

“土其浴凌晨两点才打烊,晚上七点打烊再去也不迟呀!”

“如此一来,杀害青田了介的犯人是女人了?”

“哦!是吗?,青田了介的身体不是很强壮吗?”

“身高一七三公分,体重六十七公斤,二十岁时虽曾误入歧途,不过,曾练过拳击。”

“女人能够杀害他?”

“可以,因为最近女人也变得很强壮。”

“那就是了。”

十津川笑着说。在他的脑海中想起,直子也是个很强壮的女人。

十津川挂掉电话后,在旁边侧耳倾听的龟井刑警问:“跟女人有关吗?”

“好像是。”

“在飞机上,一提到女人,首先想到的是空中小姐,可是——”

“我也是那么想,在日本,空中小姐是女人最羡慕的职业,因为不但高尙,薪水也很高。”

“是的。大学毕业的上班族,刚开始的薪水是十一、二万圆,空中小姐则高达二十万圆。”

“待遇这么好的空中小姐会因看中新婚夫妇身上的钱而犯罪吗?当然啦,如果有把柄落在别人的手上,而被人威胁、恐吓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十津川说道。

翌日,在家里醒过来的十津川,打开直子带来的早报,脸色不禁大变。

因为社会版出现如下的标题——空中小姐从六楼的公寓坠楼死亡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