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新闻的内容如下:

一日晚上十点三十分左右,东京都港区高轮三丁目皇宫高轮公寓的管理员铃木利夫先生(四十二岁)发现身穿睡衣裤的女人陈尸在公寓的中庭里。

这个女人是住在这栋公寓六〇九号房的全日航空中小姐菅原君子小姐,由于六〇九号房的窗子大开,所以被认为是从阳台掉下来摔死。

龟井刑警一看到这则新闻,立刻打电话过来。

“你看到了?”龟井刑警对着话筒冷不防这么问。

“啊!看到了,引起我注意的是,这位空中小姐是在东京和札幌之间的国内航线上执勤。”

“是的,我已打电话到全日航总社,得知菅原君子空中小姐是在国内线执勤。”

“是羽田至千岁间的班机吗?”

“详细的情形总社说不知道,要我到羽田全日航事务所去问。”

“若是那样,我去羽田好了,你就去高轮公寓打听她坠楼摔死的事情。”

十津川这么说罢,挂掉电话,立即离开家门。

上午十时,抵达羽田机场。

大厅依然挤满出门旅行的年轻人。

十津川上楼,在二楼的全日航事务所长室跟所长田中见面。

田中一脸困惑的表情。

“由于事情还不十分淸楚,所以目前还在努力搜集情报。”田中向十津川这么说。

“菅原小姐没有当班吗?”

“是的。空中小姐的勤务,原则上是执勤三天、休息两天,她应该从昨天开始休息。我不认为她是自杀的。”

“我希望你能把她的事情吿诉我。”

“她是不是做出给警察添麻烦的事情?”

田中把身体探过来问,脸色大变。

“目前还不知道。”

“可是,警察前来调查——”

“由于想知道她跟某个事件有没有关系,所以才来调查。”

“什么事件?杀人事件吗?”

“目前我不便奉吿,因为有可能完全没有关系也说不定。”

十津川拿出记事簿,确认发生在北海道的那三件失踪事件的日期后,问道:“菅原君子小姐是在国内线的哪一条航线执勤?”

“主要是羽田至千岁间。”

“那么,她有没有在七月十六日、二十一日、二十六日飞往千岁,昵称‘月光’的末班五三七班机上执勤?请你帮我调查一下好吗?”

“请你稍待一会儿。”

田中这么说罢,翻阅厚厚的勤务表。

“七月十六日和二十六日,她有在五三七班机上执勤。”

“二十一日呢?”

“这天她休假。”

“二十一日没有当班吗?”十津川喃喃自语着。“那么,她可以以私人的身分搭乘二十一日的班机吗?”

“可以,因为那是她的自由。”

“有没有办法确认菅原君子小姐是否搭乘二十一日的月光班机?”

“这个嘛——”田中想了一下后,说:“可以问在二十一日的月光班机上执勤的空中小姐,如果菅原君子以便服搭乘这班飞机,由于都是同事,我想应该会记得。”

田中把从千岁回来的两名空中小姐叫过来。

一个已换上便服,另一个还有一班勤务,所以还穿着全日航的制服。

小池京子、竹井留美,田中介绍了那两人的姓名后,向她俩介绍十津川。“这位是警察,是为菅原君子的事情而来。”

已换上便服的竹井留美睁大了眼睛注视着十津川,说道:“对不起,我记得刑警先生的脸,你跟太太一起搭乘七月二十一日的月光班机,由于是中年的新婚夫妇,所以才记得很淸楚。”

“是吗?”

十津川很不好意思的摸着脸。那时分发君影草花的空中小姐,会是她吗?

“你的记性真好。”

十津川很佩服的这么说。竹井留美微笑的说:“因为记住客人的脸非常重要。”

“你们有在七月二十一日的月光班机上执勤吗?”十津川像在确认般问。

“有。”她俩点着头说。

“我想知道菅原君子小姐有没有搭这班飞机?”

十津川这么问罢,田中补充说明:“由于那天她没有当班,所以刑警在问她有没有以私人的身分搭乘飞往千岁的月光班机?”

两名空中小姐互看了一眼后,竹井留美向十津川说:“她没有搭乘。”

“你确定她没有搭乘?”

“是的。如果有搭乘,我会立刻知道。”竹井留美断然的说。

“你也一样吗?”

十津川抬眼注视着小池京子。

“是的。她没有搭乘,由于我们是很要好的同事,如果有搭乘,会立刻知道。”

“你说你跟她是很要好的同事?”

“是的。因为我们都是来自长野县,很合得来。”

“她是怎样的性格?”

“是位个性开朗、脑筋转得很快的人,这种人会自杀,实在很出人意外。”

“目前还没有断定她是自杀的。”

“那么,她是被人杀害的吗?”

“请不要胡乱猜。”十津川苦笑着说道。“目前还无法断定是自杀或他杀。她有情人吗?”

“她长得很漂亮,个性又开朗,所以有好几个男朋友,不过,情人应该只有一个。”

“你知道那个情人叫什么名字吗?”

“知道。”

“是谁?”

“目前在电视剧里非常走红的北野浩。”

“这个名字好像听过。”

“他在刑事剧‘向太阳赌命’里有精湛的演技,很受年轻女孩子的欢迎。”

“北野浩跟菅原君子是在飞机上认识的吗?”

“是的。大约三月,北野先生一行人搭乘飞机前往北海道出外景,菅原小姐刚好在那班飞机上执勤,那时北野强行要到她的电话号码,然后跟她约会好几次,据说前不久,跟她见面时,向她求婚。”

“那时她很高兴吗?”

“是的,她非常高兴。”

“她是以很乐意跟北野浩结婚的口气说的吗?”

“是的。”

“最近她有没有被什么事情困扰着?”

“没有,完全没有。”

“她没有为钱伤脑筋吗?”

十津川这么一问,小池京子大大摇着头,说:“没有那回事,第一,她家在长野经营大旅馆,我也曾去投宿过一次,是十一层楼的雄伟旅馆,由于她家只有她一个女孩子,是菅原家的掌上明珠,所以我不认为她会为钱伤脑筋。”

“原来如此。”

虽然十津川这么说,可是,对于这种跟期待不一样的答案,心里还是感到有点纳闷。对于北海道的三椿失踪事件,他感觉到有隐情,也有杀人事件的味道。

如果空中小姐菅原君子的死跟北海道的事件有关,那她一定有不可吿人的秘密。十津川这么想。

可是,根据同事的谈话,完全感觉不出有什么隐情。她的同事说她不但漂亮、脑筋转得快,又是资产家的女儿,演员北野浩向她求婚,让她感到很高兴。这番话只给他留下她是幸福姑娘的印象。

十津川心念一转,从口袋里拿出在晴海淹死的青田了介的照片给那两名小姐看。

“这个男子应该也有搭乘七月二十一日的月光班机,你们还记得吗?”

十津川一问,她俩注视着那张照片,突然笑起来。

“如果是这个客人,我记得很淸楚。”

“为什么呢?”

“因为他说要在札幌请我吃饭,要我把宿舍的电话号码吿诉他,为此跟我啰嗦了老半天。”

“你吿诉他了吗?”

“没有。”竹井留美笑着说。“他还给我名片,名字好像是叫做青田什么的。”

“是的,名叫青田了介。”

“他说经营脚踏车公司。”

这么一说,这次换十津川笑了出来。

“只是一家小脚踏车店而已。”

“原来如此。”

“我也对这个人有印象。”小池京子说。

“他也要请你吃饭吗?”

“不是,是因为这个人在千岁下机时,跟五个空中小姐一一握手。”

“这个人怎么啦?”竹井留美问道。

“已经死了,是被丢进晴海淹死的。”

“啊!”

“事实上,据说他被杀的那一天,他很高兴地说要去跟女人约会,他所说的女人会不会是你们?”

“没有那回事!”那两个空中小姐大声说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