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十津川一回到警视厅,龟井刑警也回来。

“我已在公寓的四周打听过了,没有找到看见菅原君子坠楼的目击者。”龟井刑警一面看着记事簿,一面报吿着。

“房门关着吗?”

“不但关起来,而且还上锁,有一把钥匙放在厨房的桌子上。管理员说,钥匙应该有两把,而且钥匙也很容易配。如果犯人有钥匙的话,是可以把她从阳台推下去,锁好门后离去。”

“有没有查出拥有房间钥匙的人是谁?”

“有一个,是电视演员——”

“北野浩吗?”

“是的。你怎会知道呢?”

“我是从她的同事那里听来的。他俩好像是在飞往千岁的飞机上认识的,听说北野最近向她求婚。”

“根据公寓的住户说,经常看到北野浩的跑车在下面等她,然后一起出去,感情好像很要好。”

“看来我们好像有必要跟这个北野浩演员见一次面,因为如果他的求婚是真的,她也为此感到很高兴的话,她就没有理由自杀。”

“听说北野今天下午六点开始,在ABC电视台摄影棚参与‘向太阳赌命’的录像。”

“那么,我们就去ABC电视台跟北野见面吧!”十津川说罢,站起来。

ABC电视台位于赤坂。他俩搭乘地下铁。

“菅原君子的邻居对她的风评如何?”

十津川抓着吊环,一面摇晃着,一面把脸凑近龟井刑警问道。

“没有不好的。”龟井刑警也大声回答道。“每个人都说她是个亮丽的大美人。”

“她的同事说她应该不会为钱伤脑筋。”

“她在附近的银行有两笔存款,是两百万圆的普通存款和五百万圆的定期存款。”

“女人的才能真是叫人佩服。”

十津川耸着肩膀说道,因为他的存款才只不过一百万圆而已。

他俩在地下铁赤坂城门下车,徒步前往ABC电视台。

可能是在等名演员的出现,电视台的入口聚集了几个女学生。

十津川等人从她们旁边经过,进入里面,向传达室说明来意。

等了一会儿后,他们在三楼的咖啡馆跟北野浩见面。年约三十岁的经纪人好像很担心地陪在他的旁边,北野本人却很干脆的畅谈他跟菅原君子的事情。

虽然年龄是二十七岁,可是,外貌却比实际年龄老二、三岁。可能是疲倦的关系,眼睛出现黑眼圏。

“向她求婚是事实。”北野说道。

“她如何回答?”十津川凝视着北野的眼睛问。

“虽然她说让她稍微考虑一下,可是,由于她脸上堆着笑容,所以我想她会答应嫁给我,没想到接到她自杀的消息,可真把我给吓呆了。”北野叹息道。

“你是何时向她求婚的?”

“一个礼拜前。”

“之后你没有跟她见面吗?”

“是的。因为她说让她考虑一下,而我最近也很忙——”

“这段期间,连电话也没有打吗?”

“不,打过一次。”

“何时打的?”

“是在七月二十六日的深夜,由于已过午夜零时,所以应该说是二十七日才正确。”

“二十六日,她应该随着月光班机前往北海道。”

“是的。她是从札幌的全日航旅馆打来的。”

“那时她跟你说什么?”

“先是说你好吗、现在在做什么这类应酬的话,然后再说有点事要跟我商量。”

“然后呢?”

“由于我想大概要跟我谈结婚的事情,所以我跟她说不管什么结果都要老实吿诉我,于是她说等回到东京后再跟我谈好了,说罢就挂断电话。之后,就听到她自杀的消息。”

“她说有事想跟你商量时是怎样的神情?”

“由于是在电话里说的,所以看不见她的脸——”

“你不认为她有在害怕吗?”

“我没有那种感觉,因为她的声音很镇定,如今想想,如果那时能强迫她把想跟我商量的事情讲出来,可能就不会发生不幸。”

北野确信菅原君子想跟他商量的事情是跟他结婚的事。

向对方求婚,正在等对方回答的北野当然会这么想。

“你想她对于你的求婚,有没有什么顾忌?”十津川问道。

“我想没有,不过,由她的死亡来看,或许有也说不定,可是,我不认为会让她感到很苦恼——”

北野好像不解般,连摇了好几次头。

“你有她房间的钥匙吗?”

“有。我跟她约会几次后,她给我的,我也把我的房间钥匙交给她。”

“经你这么一说,确实有一把不是那个房间的钥匙。”龟井刑警揷嘴说。

“是不是跟这把相同?”

北野说罢,从口袋内拿出一个钥匙圏,把其中一把钥匙展示给龟井刑警看。

龟井刑警拿过来看了一下后,说:“不错,是跟这把相同的钥匙,也都是串在心型的镜匙圏上。”

“那个钥匙圈是我送她的礼物,是意大利制品,她把我的房间钥匙串在那个钥匙圏上,很慎重的带在身上。”

“她给你房间的钥匙时,”十津川向北野说道。“有没有跟你说她还有备用的钥匙?”

“没有,她说钥匙只有两把,我看不出她像在说谎的样子。”

“她有没有跟你提过青田了介的事情?”

“他是什么人?是她的男朋友吗?”

“不是,是中年的脚踏车店老板,在晴海被人杀害。这个男子经常搭乘全日航的月光班机去北海道。”

“你的意思是说会不会在飞机上跟她处得很好?”

“是的。因为菅原君子小姐是个很开朗的女人,青田了介很喜欢跟空中小姐搭讪。你没有听她提过这个名字吗?”

“没有,完全没有听她提过。”

“纵使没有提到名字,不过,她有没有跟你说有个乘客老是纠缠她,让她感到很烦?”

“没有。”北野断然否认道。

不像在说谎的表情。十津川看着龟井刑警问:“在她的房间里,有没有青田了介写给她的信?”

“没有找到,就连跟北海道的事件有关的信件也没有发现,只有这位北野先生写给她的情书。”龟井刑警看着北野说道。

“你说北海道的事件,到底是什么事情?”北野皱着眉头问。

十津川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脸问:“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难道是洞爷湖那边又喷火了吗?”

“原来如此。”

十津川苦笑着。十津川是和直子一起去北海道度蜜月时,卷进事件的漩涡里面,又,君岛等人是发生事件的当地警察,因此,会那么急于解开事件之谜,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可是,对北海道以外的人来说,这次事件尙未断定是杀人事件,或许只不过是一年十几万件失踪事件之一。

何况失踪的三对新婚夫妇不是名人,只是平凡的年轻人,新闻也只是稍微报导了一下而已。

因此,就算北野不知道这次的事件,也不特别奇怪。

最后,十津川向北野问:“你认为菅原君子小姐是自杀的吗?”

北野猛摇着头,说:“我不认为她是自杀的。”

如此一来,是他杀了。可是,是谁把菅原君子从六楼的阳台推下去摔死的呢?北野也全无线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