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十津川立刻以电话把全日航的空中小姐菅原君子死亡的消息通知北海道的君岛。

“我们这边的报纸没有报导这则新闻。”

电话那头,君岛一面哗啦哗啦翻着报纸,一面很不满的说道。

“大概是因为被认为自杀之故吧?何况你那边的报纸也不可能一一报导发生在东京的自杀事件。如果不是北海道的事件,我也不会注意这个事件。”

“也许吧!”

“就因为跟北海道的事件有关,才会加以注意。你和我都因跟这次事件有关联,才会满脑子都是失踪的那三对新婚夫妇,可是,一般人,特别是东京人,不关心这次事件,完全不知道的人也有很多。”

“纵使是在当地的北海道,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就连发生事件的小樽、留萌、登别,虽然市民知道事件,可是,并不怎么关心。我本以为这次事件会使来北海道度蜜月的新婚夫妇稍微减少,其实不然,因为八月以后,搭乘月光班机来北海道度蜜月的新婚夫妇还是很多,我有朋友任职电视台,昨天他在千岁机场访问搭月光班机前来的新婚夫妇。”

“询问失踪事件吗?”

“是的。一共访问二十对新婚夫妇,只有一对知道失踪事件。又,这二十对夫妇在谈论事件时,不但没有夫妇感到不安,而且还有夫妇笑着说能那样失踪也不坏。”

“原来如此。”

“这不是很让我们感到焦虑吗?我们为追查这次事件,忙得昏头转向,一般市民却一点也不关心,除非是非常凶恶的事件。当犯人被逮到时,人们早已把事件忘得一乾二净,只有自己遇到危险,市民才会想到向警方求救,此外就不会,这大概是我们的宿命吧!”

“是的,”十津川说。“幸好我已习惯。不过,这次事件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三椿失踪事件,都是发生在北海道,而失踪者是距离北海道有八百公里远的东京和横滨人。”

“那是理所当然吧!因为他们都是搭乘全日航从羽田飞往千岁的月昨班机上的乘客。”

“的确如你所说的。可是想一想,不是有点不可思议吗?虽然失踪者是东京和横滨人,可是,东京和横滨人几乎不知道事件,也毫不关心。”

“羽田至千岁间的正确距离是九百零六公里吔!”君岛说道。“全日航所出版的地图这么记载着。如果只是这种距离,在北海道所发生的事件,东京人或是横滨人都不关心,是有点奇怪。”

这正是十津川感到不满的地方,他是希望君岛能了解他内心的疑惑有多深。

“可是,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呀!”十津川以强烈的语气说。

“可怕?”

“是的。我在想或许犯人会利用那种疏离感也说不定。”

“到底你想说什么呀?”从电话听筒传来君岛迷惑的讲话声。

“老实说,我也不淸楚。目前不淸楚犯人是怎样的人;是单独一个人,或是一个集团?也不知道陈尸晴海的青田了介和在公寓坠楼死亡的菅原君子是否因为跟事件有关才被杀害?如果是因为有关才被杀害,作为事件主要舞台的北海道却连一具尸体也没有发现。我是认为他们已被杀害,尸体被犯人带到某个地方隐藏起来,可是,在东京,却轻易的让人家发现尸体,难道犯人早就算准不会出事?”

“这就是你所说的利用疏离感吗?”

“啊!是的。”

“可是,那会不会是偶然的巧合呢?由于北海道幅员辽阔,适合掩埋尸体的地方非常多,可是,像东京这种密集的城市就没有,犯人本来也想在东京掩埋尸体,可是,由于找不到适当的场所,才把尸体丢进东京湾,和伪装成自杀的模样。理由大概只是这样子吧!”

“或许的确如你所说,只是一时的巧合也说不定,可是,也满让我担心的。我是这么想,如果能在北海道发现尸体,连续新婚夫妇杀人事件的可能性就变得很强,新闻也会朝着这条线索加以报导,如此一来,东京的报纸大概也会报导吧!”

“可是,东京的传播媒体不报导,以致不成为话题,这对犯人有什么好处呢?”君岛说道。“三对夫妇失踪,北海道的警察展开调查行动,东京的事件,东京的警察也加以调査,何况还有你从旁协助,单是东京的报纸没有报导,东京的市民不关心,会给犯人带来什么好处呢?追查事件、逮捕犯人,是我们警察的职责,不是传播媒体和市民的责任,何况传播媒体有时会干扰到搜查行动。”

君岛的话也有点道理。十津川也这么想。

传播媒体对搜查是两刃剑,要确认尸体的身分时,报纸和电视可以发挥很大的力量,也因凭借电视的力量,才能逮捕犯人,可是,偶尔也会走漏风声,让犯人逃走。

关于这次事件,传播媒体目前并没有造成正、负影响,就如君岛所说,不管传播媒体有没有报导事件,警察还是要尽力去解决事件。

(可是——)

可是,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为什么在北海道找不到尸体,在东京就那么轻易发现尸体呢?

尽管君岛已挂断电话,十津川还是继续想着这个问题。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