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下午五点正。

在强烈夕阳照射下的福冈机场,十津川所搭乘的三星客机发出轰隆声地着陆。

十津川把名片交给竹井留美,说有什么事请跟他联络,然后下机。

他在机场大厅打电话给在东京的直子,因为他想起这次来这里,事前并没有吿诉她,有联络的对象,虽然让他感到很高兴,可是也觉得有点麻烦。

十津川总觉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板着脸孔钻进出租车后,向司机说:“福冈东区。”

车内虽然开着冷气,可是,强烈的夕阳照着脸,所以脸部仍感到很热。

进入福冈市内。去年福冈缺水非常严重,今年由于雨水很多,所以看不到“因缺水暂时歇业”的贴纸,不过,炎热依旧。

他在记事本上所记载的住所附近下车。

立刻就找到村田拓二的家,这一带可能是世家,不但门街非常雄伟,四周也有低矮的木栅栏。

十津川在拜访村田家前,先在对街的香烟铺购买七星香烟,然后向看铺子的中年女人打听村田家的事情。

“村田先生是怎样的夫妇?”

“是非常杰出的夫妇,因为先生是F大有名的教授。”

“是大学教授吗?”

“太太也是很优秀的人。”

说话的口气不像是在奉承。

如果是大学教授,现在正好在放暑假。

果然如他所料,夫妇在家。

十津川被带到客厅。

村田年约四十五、六岁,是少壮副教授,在大学教国际政治。

“东京警视厅的人何以特地前来福冈呢?”

村田一面请十津川喝太太送来的冰茶,一面以柔和的口气问。

“因为听说佐藤夫妇在这里受你们的照顾。”

“啊!是那对夫妇吗?由于别室刚好空着,所以就借给他俩住,是感情很要好的新婚夫妇,那对夫妇怎么啦?”

“他俩是哪时候搬来的?”

“不是七月三十日就是三十一日,总之,是在上个月底。”

“是谁介绍他俩向你租房子的?”

“那对夫妇是不是犯了什么罪?”村田皱着眉头问。

“不,不是,不过,我们认为他俩是某个事件的受害者,所以想跟他俩见面,问一些问题。”

“听你那么说,我就放心了。那对夫妇是亲戚的女儿带来的,说是为了某些原因,才私奔到这里,年轻的姑娘很同情他俩,拜托我们一定要把空着的别室借给他俩住。”

“那位小姐现在在哪里?”

“由于学校放暑假,说想趁这个时候到国外看看,于是出国旅行去了。旅费是打工赚来的,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很能干。”

“我想跟佐藤夫妇见面,可以把他俩叫来吗?”

“你来得很不巧,他俩已在昨天外出,大概有些事情非处理不可吧!”

“为了慎重起见,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在这里受你们照顾的佐藤夫妇,是不是这两个人?”

十津川把从东京带来的他俩的照片拿给村田看。

是举行婚礼时拍摄的照片。

村田看了一眼后,说:“不错,是这对夫妇。”

“没有错吗?”

“是的,没有错。为什么你会那么问?”

“事实上,有人谣传住在这里的这对夫妇是别人假冒的,为了慎重起见,我才这么问你。”

“这实在很有趣。”村田笑着说。“可是,住在我这里的,的确是照片中的这两个人呀!喂,你来一下。”村田把妻子美子叫过来问道:“我们跟佐藤夫妇合照的相片洗出来了吗?”

“昨天已洗出来,我已经拿回来了。”

“去把它拿来。”

村田这么说罢,美子进入里面。

“是用剩余的底片跟住在别室的那两个人一起合照的。”村田向十津川说道。

美子拿来两张照片。

是村田夫妇跟佐藤夫妇并排在车子前面拍摄的彩色照片。

照片中的人的确是横滨的佐藤夫妇。村田夫妇站两旁,年轻的佐藤夫妇站中央,脸上堆着笑容,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背后停了一辆大型的灰色国产车,第二张是佐藤夫妇靠在车上拍摄的照片。

“这辆车是?”

“是我的车子,你回东京时,我开那辆车子送你到机场。”

“可以让我看一下别室吗?”

十津川这么一说,村田和妻子美子互相对看一眼后,说道:“有这个必要吗?”

“是的,有必要。村田先生,有你在场,难道还不能让我看一下吗?”

“可以,不过,有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

“我听佐藤夫妇说,他俩是为了某种事情才躱起来,暂时不能让他俩的父母亲知道,因此,你能否不把他俩住在这里的事情泄漏出去?因为一旦让他俩的父母亲知道,他俩一定又会躱到别的地方去。”

“你所说的暂时,是一年之间吧?”

“是的。他俩说只要一年,什么事情都会过去。”

“好吧,我会瞒着他俩的父母亲。”十津川一面这么说,一面重新思索着龟井刑警在仙台所听到的一年间这句话,那边是说一年内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这边也一样,说一年内什么事情都会过去,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村田一面带着十津川往别室走过去,一面说:“由于我们言明家具不得搬来我家,我才把别室借给他俩。”

通往别室的是一道长廊,别室是一间八坪大的房间,里面有厨房,好像是新盖的。

就如村田所说的,没有似是新婚的新家具,摆在房间正中央的桌子也是旧的,桌子摆了一张夫妇的照片。

是佐藤夫妇的照片,新婚妻子阿绿靠在丈夫的身上,佐藤用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仔细看,两人的背后,可以看到“登别温泉”的文字,大概是去北海道度蜜月时拍摄的吧!

除了那张照片外,桌上并无其他的东西。

房间一角有旧的茶盘,茶盘上摆了几只茶碗,他不能说因为要采指纹,想把茶碗带回去,何况那些茶碗有被洗过的话,就采不到指纹。

从七月底开始使用这个房间的人,真的是佐藤夫妇本人吗?抑或是冒牌货呢?

十津川抬眼看着站在房间入口往这边注视的村田。

他不认为大学副教授全都是圣人君子,也不认为会为毫无价値的事情说谎。

“可以把刚才的照片借给我吗?”十津川问。

“刚才的?啊!可以,底片也要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连底片一道借回去。”

十津川这么说罢,趁着村扭回去拿照片时,再度环视着八坪大的房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