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十津川把村田交给龟井刑警继续审问后,连忙前去跟本多搜查一课长见面。

本多听完十津川所说的话,想了一下后,说:“那个男子所说的话可以相信吗?我是指那三对新婚夫妇还活着这件事情。”

“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

“如此一来,如果我们继续搜查,他们就会杀害那三对夫妇了?”

“是的。”

“可是,警察可以妥协吗?”

“不行。”

“是吧。”

“可是,如果那三对夫妇死去的话,警察一定会被责难。”

“村田到底知道什么呢?”

“他一定知道以矢代夫妇、田口夫妇、佐藤夫妇名义,申请护照,目前已出国的那些人是冒牌货。”

“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呢?”

“目前完全不知道。”

“是到国外游览呢,或是在国外干坏事呢?例如跟金钱、弹药走私有关系——”

“我也是那么想,可是,村田副教授看起来好像跟犯罪没有关系。”

“最近大学副教授为了金钱,好像任何龌龊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那是事实,可是——”

“你不同意吗?”

“走私通常都跟暴力集团有关,可是,这次的事件,好像没有那种可能,何况目的是在走私,我想不会以那样麻烦的方法弄到户籍,然后使用户籍申请护照,因为如果他们是暴力集团,应该有人从事走私、知道走私的方法。”

“那么,你想弄到户籍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其目的又是什么?为了申请护照,纵使需要户籍,可是,也有一些日本人没有户籍,那些人都是在战争混乱的时候,失去户籍,可是,这些人只要提出申请,就可以获得户籍,而且这种人至少有四、五十岁,弄到二十来岁的户籍,不是会被识破吗?”

“是的。也因此,让我想起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在日本某地方,有一个专门贩卖户籍的组织,以失踪的方式,绑架新婚夫妇,并加以监禁,等事件事过境迁以后,出售那对夫妇的户籍。”

“那个组织的头头是村田吗?”

“我曾试着那么想,可是,不管怎么看,那个男子都不像是不良组织的头头。”

“可是,他不是在胁迫我们吗?”

“他只说拜托我们——”

“那也一样。被认为跟绑架三对夫妇有关的人——”

“村田夫妇、摄影员坪井夫妇以及岩井夫妇等六人,我在想这六个人会不会是犯人?”

“你问过村田吗?”

“问过了,可是,他说不认识其余四个人。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是共犯。”

“如此一来,应该有什么共同点才对。”

“如果没有,那就太不自然了。目前的共同点也只有他们都是中年人。”

“好,立刻调查这六个人的身分,纵使目前分散各地,可是,或许过去曾在哪里同事过,有什么关系也说不定。”

“马上去调查看看。”

“村田说那三对新婚夫妇还活着吗?”

“是的。”

“我亲自去问他这件事情。”本多说。

十津川把村田带到课长室后,本多单刀直入的问:“你有证据可以证明那三对新婚夫妇还活着吗?”

“关于这点,你们只好相信我。”村田很镇定的说。

“没有证据,还要我们相信你,不是太没有道理吗?”

“可是,如果警察继续追查下去的话,他们的生命就无法保证了。”

“你是说你的共犯会杀害他们?”

“你要怎么想,都没有关系。”

“你的共犯是谁?是坪井夫妇和岩井夫妇吗?还有其他的人吗?他们的头头是谁?是你吗?”

“——”

“听说你希望我等待一年,有没有这回事?”

“没错。”

“如此一来,被绑架的那三对新婚夫妇,无法在一年内回去吗?”

“不知道。”

“不知道?”

“是的。”

“你那么说,不是很不负责任吗?”

“就算是不负责任,那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你是为了守住冒牌货的秘密,才不得不那么做吗?”

“是的。”

“很好,如果被监禁的六个人被杀害的话,你们将会以绑架、杀人问罪,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村田以平静的表情说。

“你知道最好。”本多皱着眉头说。

那晚,办理村田的拘留手续。

“你认为那三对夫妇真的会被杀害吗?”本多抱着胳膊,好像有点生气地向十津川问。

“至少村田是在玩真的。”

“如此一来,我们不是绑手绑脚、无法行动了吗?”

“北海道警目前正在努力寻找那三对夫妇被监禁的地方,如果能找到的话,村田的威胁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你想可以找到吗?”

“我们只有等待了,因为北海道幅员非常辽阔。”

十津川想起跟直子驱车行驶的北海道原野。

从千岁到札幌,可以说是北海道的心脏地带,在中心地带都有渺无人烟的辽阔原野,如果到乡下去,大概还有更荒凉的原野吧!

“村田等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本多问。

“最初我想到的是钱,会不会是弄到别人的户籍后,以高价卖给需要户籍的人呢?可是,由冒牌货全都立刻申请护照,然后离开日本,来看,我想弄到别人的户籍,只是为了申请护照而已。”

“是为了让凶恶的犯人以别人的名义逃往国外,不是为了金钱吗?”

“就如刚才所说的,村田副教授跟凶恶的犯人有关联,是很不自然的事情。”

“你想会不会因为被威胁,才不得不那么做呢?”

“如果说六个共犯都被胁迫,那也有点不自然,何况六个凶恶的犯人同时申请护照,逃往国外,而且全部都是年轻男女,也是有点奇怪呀!冒牌货取得护照,是从七月底到八月初,如果一申请到护照,立刻逃离日本的话,应该可以逃到天涯海角,如此一来,就算释放那三对夫妇也没有关系,可是,村田为什么要我们静待一年呢?”

“你想他说一年,到底有什么涵义呢?”

“我不知道。由于目前已有三对六个人以矢代夫妇等人的名义取得护照逃往海外,所以有可能是想让那六个人能自由使用别人的护照一年吧!”

“可是,那些人使用别人的护照想干什么呢?”

“如果能知道他们使用别人的护照想干什么的话,他们的来历也可以想象出来。”

“你有线索吗?”

“很遗憾,目前没有任何线索。”

“被绑架的新婚夫妇全都是搭乘全日航月光班机的乘客,你想这有什么涵义?”

“我想多半是犯人在月光班机内挑选适合下手的新婚夫妇吧!”

“挑选?”

“因为新婚夫妇里,也有像我这种中年人。”十津川笑着说。“我想犯人是在挑选跟冒牌货相同年龄的新婚夫妇,然后把相中的新婚夫妇引诱到北海道渺无人烟的海岸。”

“是在机上吗?”

“是的,因为大家都认为青田了介和菅原君子在飞机上看到什么,才会被杀害。我想青田拿他所看到的事情去要挟对方,才会被诱到晴海加以杀害。”

“你也认为菅原君子要挟对方,才遭到杀身之祸吗?”

“不,她大概没有要挟对方,而是留意对方吧?她这么做,也是出于善意。”

“为什么你认为是善意的呢?”

“因为在举行吿别式时,被认为是犯人的人以无名氏致赠十万圆的奠仪,如果她有威胁对方的话,我想对方应该不会在杀害她后,致赠十万圆的奠仪。”

“如果空中小姐菅原君子在机内看到什么,而留意对方的话,那对方的身分可以限定,因为对方如果是乘客,她大可报警,不必留意对方。如此一来,对方不是她的同事空中小姐,就是机长、副驾驶员、航空机关士等机员。”

“我想对方不是男的,而是空中小姐。”

“为什么你认为是空中小姐呢?因为你认为她不是在驾驶舱,而是在客舱看到的吗?如果是的话,客舱不是也有男事务员吗?”

“因为青田了介被杀那天,他很早就打烊,很高兴地说他要去跟女人见面,如此一来,被青田要挟的对方是女人。”

“原来如此。如此一来,犯人除了那六个人外,还有一个全日航的空中小姐了?”

“是的。”

“你有那位空中小姐的线索吗?”

“那三对新婚夫妇搭乘的全日航月光班机是七月十六日、二十一日和二十六日三班,因此,一定是在这三班飞机上执勤的空中小姐,目前正在调查这三班班机上的空中小姐。”

就在十津川这么说时,龟井刑警很兴奋的冲进课长室。对老练的龟井刑警来说,是难得有这样兴奋的神情。

“怎么啦?龟老。”

十津川这么一问,龟井刑警把抓在手上的晚报摆在他俩的面前,指着社会版说:“请你看这则新闻。”

香港的越南难民这则大标题跃入眼底。

“越南难民怎么啦?”本多不解地问。

“你看完这则新闻就知道了。”龟井刑警大声说。

“宛然像被龟老叱责一样。”

本多一面苦笑着,一面看着那则新闻,看到一半时,脸色大变。

伊达特派员香港电

搭载四二六名越南难民的美国货船“欧尔德·利巴地”号(两千吨)于去年五月二十六日进港请求香港政府接受越南难民,可是,由于香港政府拒绝,使得“欧尔德·利巴地”号一直停泊在海面,时至今日,已长达两个多月,虽然越南难民的粮食不虞匮乏,可是,健康状况不是很好,已有一个老人死在船上。

最近,有一对日本的年轻夫妇关心这些越南难民,除了向香港政府交涉外,还自费购买粮食、医药送往停泊在海面上的“欧尔德·利巴地”号,深受好评。

根据记者调查的结果,这对夫妇是住在福冈市东区的佐藤俊作先生(二十五岁)和妻子阿绿小姐(二十二岁),这两人一个月前才结婚——

“是香港吗?”

“越南难民呀!”

十津川和本多这么喃喃自语着。

“这么说来,村田是想经由香港前往新加坡时被逮捕的吧?”本多好像在确认般说。

“是的。”

“出现在香港的这两个日本人,大概是假冒在北海道失踪的佐藤夫妇的冒牌货。”

“住所、姓名、年龄都非常吻合,请让我去香港,如果能跟这两个人见面,我想可以知道一些事情。”

“好,你立刻去香港。”本多也点头同意。

十津川和龟井刑警一起离开课长室,回到自己的座位,从抽屉拿出护照。

“龟老,六个共犯的共同点或许是——”

“是越南吗?”

“是的。不管什么意义都行,我希望你去调査他们的现在和过去,跟越南有没有关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