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死亡

一星期死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惊魂迷梦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惊魂迷梦

刘宇走后,洪晴开着车子到了一座老居民楼。

她将车子停在附近的停车场,然后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最后走进居民楼爬楼梯,这座居民楼是b市最老的居民楼,一共8层,而她家住在5层,由于建筑古老,所以没有电梯,她只好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上去。

爬上5层,已是气喘吁吁。

“爸妈,我回来了!”洪晴扣指敲门。

里面传来“咚咚”地跑步声,紧着门打开了。

“晴儿,回来了!”开门的是爸爸洪秘。

洪晴脱掉高跟靴子,换上拖鞋,“爸,有洪韵的消息了!”

厨房里碗筷声轰鸣,围着大褂的妈妈赵艳跑了出来,问:“晴儿,是真的吗?”

“嗯。”

“洪韵在哪儿?”赵艳握住洪晴冰冷的手,反复地揉搓着。

“可能在c市!”

“终于……”赵艳抹了一把眼泪,“这孩子……”

“妈……”洪晴踌躇着该不该说下去。

要告诉他们秦廉死了么?如果说了,他们一定会担心洪韵吧?毕竟洪韵走的时候是和秦廉在一起,秦廉死了,洪韵的处境肯定很危险,就算她活得好好的,也是犯罪嫌疑人。

算了吧!不能让他们知道。洪晴暗自告诫自己。

“妈,不用担心,洪韵很好,我准备过几天去c市接她回来!”

“回来就好!”妈妈眼里噙满泪水。

一家人吃了晚饭后,梳洗睡觉。

洪晴进了洪韵的房间,打开灯。

房间很小,只有一张放满玩具的床和一张书桌,房门旁放着小型的书柜,柜子上摆放的全是参考资料和习题试卷。

依旧是她走的时候的样子,什么东西都放在原处。

洪晴坐在床上,盯着窗户。

晚风“呜呜”地刮着,玻璃窗喀嚓作响。

过了一会,洪晴觉得头昏脑胀,眼前模糊不清。

困了么?洪晴摇了摇头,眼皮微微跳动着。

她熄了灯,睡下。

明明就是很困,可是当她躺下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且头脑异常清醒。

辗转反侧几个小时后,她爬了起来开灯后打开电脑。

看电视吧!她想。

她打开视频网站,点击新出来的电视剧,无聊地看着。

屏幕上男主与女主抱在一起激烈地接吻,完全忽略掉了身边川流不息的人群。

这时……

屏幕突然蓝屏,洪晴查看电脑半天也没见异样,主机嗡鸣的声音变成少女的嬉笑,这笑声森冷鬼魅,听得洪晴毛骨悚然!

又过了一会,屏幕突然闪闪跳动,紧接着视频弹出,洪晴定睛一看,视频里一男一女并肩走在一起,女生的手里抱着红色的气球,过了一会儿,女生将手里的气球扔到一边,从背后抱住男生,紧张地蜷缩着身子,跟着他向前走去。

是洪韵!

洪晴猛然一怔!女生是洪韵!

这个身形,她不会看错的!

那么,男生就是她的男友——秦廉?

洪晴几乎是趴在电脑前看着视频,下面还有年月日,她不觉倒抽一口凉气:2006年1月16日21点12分。

还有时间?是谁拍摄的?

06年1月16日,是洪韵离家出走的第七天。

洪晴没再多想,而是聚精会神地盯着视频。

“是这里吗,阿廉?”洪韵拉着秦廉的手怯生生地问道。

秦廉握住她的手,深吸一口气,滚圆的喉结在脖子上突突直跳。

两人同时看向前方,脸色一阵惨白。

一栋荒废居民楼单单地立在阴寒的月光下,居民楼四周是黑色的棘林,偶尔有老鼠和黑色的甲壳虫出没,楼身结上厚厚的一层青苔。楼的正下方便是朱红色的大门,门上挂满了蜘蛛网,门的一旁有一座灰色的人形石雕,看不清模样却显得诡异而妖魅。

“……走。”秦廉下意识地捏紧洪韵的手。

“不要去了,不要……我好害怕!”洪韵扑在秦廉的怀里放声痛哭。

秦廉爱怜地拍了拍她的肩:“洪韵,这是最后的机会……”

两人含泪对望了几秒后,携手推开门。

“咚!”一声沉闷的声响,一股呛鼻的浓烟扑面而来。

洪韵忐忑地抱着秦廉的后背,紧张地看着两边。

秦廉从怀里掏出电灯,按下开关,一束昏黄的灯光凄冷地照在漆黑的屋内,然而这束光除了增加一丝诡异的气氛外,没有像太阳一样给人向前的勇气和温暖。

22点00分。

月光愈发的清冷起来,房子四周灌进透彻骨髓的风。

秦廉与洪韵同时打了一个寒战。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狭窄的楼道里,隐约传来森森的歌声。

秦廉举着电灯,额头和手心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和洪韵对望了一眼,随后同时瞥向楼道。踌躇半晌,两人彼此握住对方的手,默契地朝着楼道走去。

“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歌声愈来愈进,两人的手加大了力道,彼此相握的手因害怕而微微颤栗。

寂静的房子,歌声断断续续。

隐约能听到嬉笑声。

22点39分。

走了将近四十分钟,也没有走到楼梯的尽头,秦廉和洪韵额头均是冷汗涔涔。

耳畔和脸颊不时地被吹过来的冷风亲吻,汗水顺着脸颊砸落在楼梯上的声音清脆锐耳!

他们只顾走路,头也不敢抬,甚至连呼吸也是憋了好久才吸气吐气。

23点00分。

还是没有尽头!

两人爬得都有些累了。

“阿廉……”洪韵大哭起来,“我们……根本就查不到线索……难道……难道……我好害怕!”

秦廉安慰道:“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

接着他紧握洪韵的手,两人继续前行。

23点16分。

终于到达了尽头!

映在眼前的是一扇破旧不堪的木门,门的中央贴着一张破旧的门神油画。

秦廉一手举着点灯,另一只手颤巍巍地推开门。

“吱呀”一声,木门打开。

秦廉猛地吸了一口气,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绿色的卡片。

“阿韵,我们进去吧!”秦廉收起纸条,对身边的洪韵说道。

然而没有听到洪韵的回答,他下意识地转身一看,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袍,低着头的奇怪少女。她的头发很长,长到接近膝盖。

少女僵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廉全身毛发直立,一股寒意从脚底涌上头顶!

愣了几秒后,他惯性地大叫一声,拔腿就往屋子里跑。

“阿廉,等等我!”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放手,放手……”秦廉发疯地推搡。

“阿廉,你怎么了?”洪韵的哭声传到耳里。

听到是洪韵的声音,秦廉这才冷静下来,他咽了几下口水后,缓缓转身。

站在身旁的的确是洪韵!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23点25分。

两人借着微弱的灯光,仔仔细细地看着房间。

房间并不大,但是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左边的拐角是床,床对角是衣柜,衣柜的旁边有一座石雕,房子中间有一张书桌,桌子上摆满了一些零散的书籍,桌子中央是一面红色的镜子,书桌斜对面便是窗子。

秦廉几乎是扑到桌子前,翻找着陈旧的书,然而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找到,紧接着他打开衣柜,里面除了几件女式衣服也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他一边找,一边抹着额头上的冷汗。

好一会儿,他又看向桌子,这次他看到了桌子上那面红色的镜子,圆圆的镜子上映出他刚毅的脸,他愣愣地看着,这张脸就像没有血肉的干尸一般,两眼无神,这个人是他吗?秦廉眨了眨眼,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面色苍白,鬼使神差的,他向前走了一步,脚底一片冰凉。镜面闪出一个黑影,秦廉睁大眼睛,看着此时镜子上显现出来的脸,那是一张女人的脸,正朝他幽幽地笑。

秦廉全身的汗毛倒立,他机械地扭头向身后看去。

什么也没有!

23点53分。

一无所获!

秦廉抬手捂住脸!

看着秦廉几近绝望的姿态,洪韵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放声痛哭!

秦廉抱着她,“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00点00分。午夜十二点。

洪韵的痛哭声渐渐变小,随后变成抽泣,最后变成了嘤嘤的笑,那种笑声,就像刚出生的孩子,但是却透出一股森森寒意。

秦廉心下一惊,举起电灯,对着怀里的洪韵照去。

洪韵缓缓仰起脸,披散的头发散开。

一张陌生女人的脸,双眼狠厉,嘴角挂着一抹诡异的笑意。

“啊……”秦廉猛地推开怀里的女人,连同手里的手电筒也一起丢了出去。

“阿韵,阿韵!”秦廉一边跑一边喊。

他径直地冲向门口,然而门却在一瞬间关闭,任由秦廉怎么拉怎么砸也打不开。

慌乱之下,秦廉顺手抄起离门不远的凳子,使出全身的力气去砸门!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身后传来幽幽的歌声。

秦廉一边砸门一边向后看,那个少女正立在他身后,对着他笑。

就在他还没来得及跑的时候,却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少女拉着他的腿一直拖向了窗户。拖至书桌时,秦廉死死地抓住书桌的桌脚不肯放。

桌子颤颤地跟着他的身体向后移动,桌面上的书哗啦啦地砸下!

抗拒了几分钟后,秦廉直觉脚下一松。

放手了!他闭上眼睛舒了一口气。

忽的,他感觉脸颊刮来阵阵阴风,他的心脏陡然抽紧……

虽然不想甚至是不敢抬头去看,但是他还在一咬牙,抬头一看。

一张惨白的脸上两只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女人伸出手,掐上他的脖子……

洪韵直觉怀里一空,没有了温度。

她睁开眼一看,秦廉不见了!

她扭头四顾,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外,而她脚下就是无边无际的楼梯。

阵阵阴寒的风和着幽幽地歌声,灌入她的耳内,渗入她的血液!

不寒而栗!

“阿廉,阿廉……”洪韵惊慌失措。

她跑到门前一遍又一遍地捶打着,直到手掌血流不止。

鲜血顺着木门滑下,溅起一阵涟漪。

木门变得透明起来,可以将屋里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皎皎月光洒进屋内,书桌一角,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掐住秦廉的脖子,秦廉拼命地挣扎,脸颊充血,双眼瞪到最大。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秦廉的脖子松松地瘪下。

他睁大的眼睛直直地看洪韵,嘴角的鲜血汩汩而下!

“嘻嘻……”忽然,他沾满鲜血的脸,诡异地朝她一笑。

“阿廉……阿廉……”洪韵捂住嘴。

良久,她缓缓地跪下来,啼哭着。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身后又传来歌声。

她蜷缩在门口,一直哭。

不抬头,也不逃跑!

几分钟后,洪晴眼睁睁地看着洪韵的身体就像被人踢落的足球一样,顺着楼梯一路而下……

“阿韵!”电脑前的洪晴惊叫一声。

就在此时,视频框突然黑屏。洪晴站了起来拼命地点击鼠标准备重新开始看,洪韵去的地方太诡异了,那是什么地方?他们在找什么?那个长发少女是人还是鬼?

然而,无论她怎么点击,视频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反应。

突然——

四周的空间扭曲着,旋转着。

洪晴的身体跟着一起扭曲,旋转……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我知道一切都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断断续续,零零散散的歌声,鬼魅而妖异。

洪晴站在漆黑的空间,周围氤氲着薄薄的雾气。寒冷的风刮在她的身上,刀割般地疼痛。

前方,一灯如豆,尔后一点一点地扩大,一缕昏黄的亮光斜斜地照来。

洪晴下意识地眯着眼睛。

灯光下,一个身穿白色衣衫,披着长发的少女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她半低着头,乌黑的头发湿漉漉地粘在脸上,只露出一双殷红的眸子。洪晴连连后退,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腾到头顶,全身的毛孔竖立,冷汗涔涔。

少女走到半中央便右转,光亮跟着她右转。

右边是一座高山,山底有一个山洞,洞口不大,仅容一人进入,山洞旁长着一棵香樟树,一棵水杉树,一株玫瑰花。

那少女走进洞内。半天,她拖着一具女尸走了出来。洪晴看得头皮发麻,全身鸡皮疙瘩突突地窜起。

少女似乎注意到了有人,她缓缓地仰起脸,乌黑地头发散开,那污秽不堪的脸上,鲜血顺着脸颊滴落在地。

滴答——

滴答——

滴答——

仿佛是山涧的石岩上的清水,滴落在山谷,清脆而飘荡。

“嘻嘻……”少女咧开嘴朝她一笑,“地狱!”

随后,她站了起来,向洪晴一步一步地走来。

洪晴倒吸凉气,喉间生痛。

她惊惶地后退,脑子里浑浑噩噩。

少女走得愈来愈快,最后像一阵风似的刮来,惨白的手迅速伸长,不偏不倚地掐住洪晴的脖子,指甲瞬间变长,锋利如刀,她朝着洪晴邪魅的一笑,眼角溢出玫瑰色的鲜血,诡异而恐怖,看得洪晴毛骨悚然。

“啊!”

洪晴惊坐起来。

缓过神来,她茫然地扭头一看,这是洪韵的房间!

天已经大亮,窗帘被灌进来凉风吹得猎猎作响。

洪晴抹去额头上的冷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原来是梦!

又是一个噩梦!

她掀开被子披着外套走下床,拉开窗帘才发现窗户没有关严实。

洪晴趴在窗棂上,任由冷风扑面。

最近怎么总是做噩梦?而且梦中都是女鬼呢?

昨晚的梦是关于洪韵和她的男朋友,虽然她只是一个看客,但是那种真实的画面,以及两人置身的世界,仿佛她也参与其中,彻底地体会到了那种恐惧。

秦廉拿着的绿色卡片和洪韵寄给王玫的卡片很相像,那张卡片到底是什么?秦廉和洪韵在找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说没有时间了?那个山洞是什么地方?那座废弃的居民楼,又在哪?洪韵在c市,难道……

难道他们去了c市?山洞和居民楼都在c市?

她又犯傻了,只是一个梦而已!怎么又和梦较真了。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身后响起幽幽的歌声。

洪晴搭在窗户上的手指抽紧,指甲泛白。

这个歌声……

她猛地回身一看,紧张的心情陡然放松。

书桌上,洪晴的手机铃声响起。

差点忘了,她设置的手机铃声是梁静茹的《勇气》。

洪晴翻盖一看,是刘宇打过来的。

“喂,姐姐么?”那边传来刘宇的声音。

“嗯。”

“姐姐,我现在在王玫的家里,她父母说,王玫在昨天早上离家出走了,说是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走的还有她的男友,张客!”

“什么?”洪晴一惊!

“可能是私奔了!”

私奔了?又是私奔了?

王玫和男朋友一起走了,还留下了纸条?这和当初的洪韵及秦廉的出走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那天晚上,她梦见了王玫和男友在qq上聊天,男友说如果她不放心的话,就陪她去那个地方看看,当时她就好奇他们说的“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

难道,是这个原因?旋即洪晴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推理,毕竟是梦,怎么能当作依据呢。

“他们去哪儿了?”洪晴赶紧问道。

“不知道。”

“小宇,我能不能去你所在的警察局?”

那边沉默良久。

“我想看看秦廉的遗物!”洪晴干脆地说出自己的目的。

“好的。”

“你所在的警察局在哪儿?”

“百花井春日警察局。”

“好的,待会儿见!”洪晴干脆地挂掉电话,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她洗漱了一番后,对做好早餐的赵艳说道:“妈,我不在家里吃早餐了,店里有些事!”

“那今晚回来吗?”

“不确定!”洪晴穿上高跟靴子,以最快的速度下了楼。

她开着车子直接去了警察局。到达后,洪晴将车子停在一边。迎接她的是刘宇,他带着她进了警察局,将秦廉的遗物取了出来。

那是一个密封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张学生证和一张绿色卡片。

“我可以看看卡片吗?”洪晴请求道。

刘宇点点头,随后递给洪晴一双塑料手套。洪晴戴上手套,用镊子夹出绿色卡片,仔细地看着。卡片边缘沾着红色血迹,中间印有水迹,这张卡片和洪韵寄给王玫的一模一样!

难道……秦廉的死,真的和洪韵有关?

一年前,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姐姐,怎么了?”刘宇小声问道。

“小宇……”洪晴将卡片放回密封袋子里,她的眼里噙满泪水,“也许,真的与洪韵有关。”

刘宇嘴唇翕张:“姐姐……”

洪晴顿了顿,道:“3号那天,洪韵寄给了王玫一张绿色卡片,和这张一样,上面写着:我今天回来,你来车站接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天堂和地狱,我愿意和你一起去!然后,然后……”

“难道王玫和张客的消失,就是为了接洪韵?而不是私奔?”刘宇猜测道。

洪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请求道:“小宇,答应我,如果秦廉的死和洪韵有关,不要惊动我的家人,我怕爸妈受不了!”

刘宇先是一愣,随后点点头,道:“现在只要找到洪韵,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怎么找洪韵?”洪晴问道,“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的具体位置。”

“可以找王玫。”

“你不是说王玫只是留下纸条说自己走了,但是没有说去哪儿?”

“我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走访王玫的好朋友。”

“这有用吗?她的父母都不知道,好朋友怎么会知道呢?”

“不对,很多时候,尤其是初中生和高中生都有自己的朋友圈子,他们只把心里话告诉同龄人,而不是父母!”

刘宇的一番话说得洪晴无言以对。

“我现在去王玫的学校,问一下她的同学,她平时和谁关系最好。”

“不用问了,是她的大学同学安晓和何茵,她们三个和洪韵是最好的朋友,而且三人经常来我店里。”

“那我现在就去她的学校。”

“我也去!”

刘宇点点头。

两人出了警察局。

然而,洪晴刚坐上轿车,手机铃声便响起了。

打开一看,是家里的电话。

“喂。”

“洪晴,洪韵到底怎么了?”电话那边的妈妈哭得有些哽咽。

“妈?”洪晴捏紧手机,心里涌现不安。

妈妈为什么会这么问?她哭了!为什么要哭?难道警察局找到了家里,爸妈知道秦廉死了,而他的死和洪韵有关?

“秦廉……真的死了吗?”赵艳哭着问道。

洪晴沉默。

到底还是知道了,不知道爸妈该怎么面对这样的现实。

寻找了洪韵一年,得到的结果就是,自己的女儿是杀人嫌疑犯,换作任何父母,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妈……洪韵……未必就是洪韵……”洪晴嗫嚅道。

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秦廉的死是洪韵所为,但是她绝对知道真相。

“那秦廉真的是死了?”听到洪晴的回答,妈妈哭得更加凄然。

那边的洪秘从妻子手里拿过电话,问道:“晴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秦廉死了?”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洪晴如实说道,“爸,你要多多开导妈妈,这件事还没有确定,不要想太多!”

“我知道。”洪秘轻声叹息。

电话那端间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尖叫声、辱骂声、啼哭声,还有重物砸落在地上的声音,洪秘的声音也显得疲惫不堪。

“爸,家里怎么那么吵?”洪晴忍不住问道。

“他的父母找到家里又是打又是砸,家里的东西都快被砸完了!”洪秘一声叹息。

“秦廉的父母来家里闹事了?”洪晴马上明白了,爸爸口里的“他”应该指的是秦廉。

“是啊!我们劝阻,但是他们不听,还说他们的儿子死了,洪韵是凶手!”洪秘哑声道,“凶手……唉……”

“爸,不要这么武断!现在谁也没见到洪韵,谁也没有证据,一切只是一个猜测而已!”洪晴安慰道。

“晴儿,爸不是小孩子!”洪秘的声音沧桑无奈,“秦廉死亡日期是一年前吧,如果不是洪韵,他死了,洪韵为什么不回来?这分明就是在逃避!”

“爸……”洪晴心中一阵酸楚。

此时的爸爸,一定很痛心吧!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劝慰。

半晌,她道:“爸,你和妈妈先稳住秦廉的父母,我去一趟洪韵的学校,待会儿我来接你们到我这儿住,你们现在是不能待在家里了,他们很激动,随时都可能做出过激的事情!”洪晴赶紧说道,“不管秦廉的死是不是和洪韵有关,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嗯。”

“爸,再见!”

“再见!”

挂掉电话,洪晴抹了一把眼泪,她轿车旁的警车里,刘宇探出头来,“姐姐,走吧!”

“好。”

到了洪韵所在的大学,洪晴和刘宇走下车去。

“叮……”下课铃声响起。

一群学生从教室里冲了出来,或玩游戏,或说话,或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

洪晴看着这群学生热情洋溢的笑脸,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如果洪韵一年前没有走话,现在的她也会在这所学校学习,朝着梦想前进吧!

看着看着,她的视线有些恍惚。

突然——

她的眼角掠过一抹黑影,洪晴倏然转身,想猎取黑影的所在,环顾四周,也没有看见穿黑色衣服的人。

是花了眼吗?

不对!

她忽而一怔!

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那个黑影在身后!

洪晴迅速转身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头戴蓝色帽子的男子匆匆地拐向教学楼。在王玫失踪的那天,他和王玫说过话,也许他知道王玫的行踪。

洪晴拔腿跟了上去。

“姐姐……”刘宇一把拉住洪晴的手,“快要上课了,我们去找安晓和何茵吧!”

洪晴推开刘宇的手,“我有点事,一会就来!”

她拐向了教学楼,走了一大圈,再也没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洪晴懊恼地转身走向刘宇,淡声道:“我们去旅游系三班。”

两人找到旅游系三班,叫出了何茵及安晓。

看到洪晴,两个小女生笑得像花儿一样。

“晴姐姐,找我们有事么?”何茵问道。

“王玫昨天留下纸条离家出走了,你们知道吗?”洪晴问道。

何茵和安晓面面相觑,半晌两人不约而同地摇头。

“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何茵问道。

洪晴局促地说:“就是不知道,所以我才来问你们啊,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么?难道她没有告诉你们?”

安晓道:“她前几天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请一个星期的假,还说什么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关系到天堂和地狱的抉择!”

“嗯。”何茵点头,“还有,王玫说了,她是游戏玩家,输了就要受惩罚!”

“这几天王玫一直奇奇怪怪的!还把游戏下载到手机上,上课的时候都在钻研。”何茵接着说道,“她玩得不亦乐乎,还说什么破案线索!”

“《名侦探柯南》看多了,要么就是福尔摩斯的粉丝。”一旁的安晓接话道,“以前也没见她这么迷小游戏。”

“什么游戏?”刘宇从上衣口袋中掏出记事本和圆珠笔问道。

“最新出来的,叫什么超越天才游戏!”安晓想了一会道。

洪晴和刘宇不约而同地对视。

超越天才游戏?这是什么游戏?

“你们真的不知道王玫的去处吗?”刘宇确认性地问了一次。

安晓和何茵点头。

连她们也不知道王玫的去处,那现在不就是断了线索?

洪晴和刘宇失望地离开了。

下了教学楼的时候,刘宇道:“姐姐,我回警察局查一下超越天才这款游戏。”

“嗯。”

“再见!”

“再见!”

洪晴走到轿车旁掏出钥匙,刚准备车门,一张干树皮般的老手搭在洪晴的手背上,洪晴惊出一身冷汗,她侧身一看,身边不知何时站着个上了年纪的老奶奶。

她低着头,花白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

老人缓缓地仰起头,浑浊的眼角挂着白色泡沫,唇角留着一抹黑痕。

看到她的脸,洪晴想起来了,是昨天拿拐杖打她的老奶奶。

洪晴下意识地护着身体,道:“老人家,你……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不是想找王玫?”她的眼角微微猩红。

“额……嗯……是啊,老人家知道她在哪儿吗?”

老人缓缓地点头。

“你知道?”洪晴激动万分,“她在哪儿?”

“被不干净的东西捉走了!”老人冷声道。

被不干净的东西捉走了?什么意思?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她昨天打她的时候就说“不干净的东西”……

老人怀疑她?

洪晴哑然。

“她没救了!”冷不丁的,老人幽幽地吐出一句话来。

说着,她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老人瘦弱的身体在冷风中,摇摇欲坠。

一阵冷风吹来,洪晴打了个寒战,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