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死亡

一星期死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游戏开发商现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游戏开发商现身

晚上的时候,洪晴给刘宇打了一个道歉的电话,随后驾车去了男友郑成的住所。

郑成兴高采烈地抱着洪晴嘘寒问暖。然而洪晴却没有任何心情和郑成谈情说爱,她走进郑成的书房打开电脑,等待午夜来临。

她不是傻子,几次遇到诡异地事情,不可能都以想太多一带而过,梦中的少女,现实中看到的少女,还有那天电脑上出现的少女,都是同一个人!

强烈的直觉告诉她,这都和那款超越天才游戏有关。

这个游戏开发商是人,还是鬼?

他开发这款游戏的目的是什么?他是用什么方法骗走了游戏玩家?骗走玩家又是为了什么?失踪的玩家去了哪里?为什么被选中的玩家要带上自己的情侣?

所有的疑问一起涌上脑海。

她快疯了!

郑成从来没有看到洪晴的表情如此凝重,于是他走到电脑前,唤道:“晴儿?”

洪晴头也不抬,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脑上的时间:22点35分。

过了一会,洪晴低声问道:“郑成,超越天才这款游戏的资料你是从哪里查来的?”

郑成茫声道:“我在网上悬赏提问得来的,我也尝试登陆游戏,可惜未能成为玩家,怎么了?”

“悬赏提问还在吗?”

郑成点头道:“还在!”

“打开给我看看!”洪晴站了起来让位给郑成。

“好。”

郑成打开网页搜索上次的悬赏提问。

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原本只有十几个人回答,现在下面已经有了几百条留言,随便扫视不难发现这里成了“战场”,战火很激烈,下面的回答者先是各抒己见,最后成为两个帮派相互讽刺相互攻击,细细一看,两个帮派是为了两个观点争斗。

争论的导火线是“我是玩家”的回答:这款游戏是在05年1月推出,是在线游戏,无需下载,游戏分为很多种:心理测试,智力测试,数学习题,脑筋急转弯,找茬,开心小游戏,心跳时分,侦破推理。午夜十二点登陆游戏,超过一分钟就无法登陆,只有等第二天了。

据目前为止,这款游戏的玩家有好几十万。

第一个反对的人很礼貌,只是说:楼主,你真逗,谁说这款游戏只能在午夜十二点才能登陆?只要在午夜十二点到凌晨三点期间都可以登陆,你这样回答悬赏提问者不是误人子弟吗?

“我是玩家”回复:这位仁兄,不知道你是超越天才的玩家,还是道听途说的智障,这款游戏明明只能在午夜十二点登陆,超过一分钟就无法进入,只能等待第二天午夜。

反对者回答:也许我是智障,也许我不是。但是我是超越天才游戏的玩家,这款游戏我从05年就开始玩起,什么时候能登陆,我还是知道的。至于道听途说这四个字,我认为很不恰当,道听途说的我,怎么可能来这里献丑?但是,某人却来献丑了!没办法,小丑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我是玩家”回复:谁是小丑,谁是看客,还说不定呢!你要是能在午夜以后登录游戏,那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阁下先说自己也许是智障,也许不是,最后又说自己是超越天才游戏的玩家,言外之意就是自己通过了智力测验,是高智商人群!咦?我怎么感觉是炫耀?难道无能的人真的只能这样抬高自己了么?

郑成和洪晴仔细地浏览着双方的争论。

郑成一边拖动鼠标一边嘀咕道:“奇怪了,为什么有两种说法,到底谁是对的?”

“接着看下去!”洪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这中间肯定有问题,双方回答的口吻都不似在说谎。

下面的回答都是围绕着“我是玩家”和反对者讨论。

有支持“我是玩家”的说法:午夜十二点登陆,超过时间无法登陆。

也有支持反对者:只要在午夜十二点到凌晨三点期间都可以登录。

洪晴狐疑道:“难道这款游戏分为两种吗?一种只能在午夜十二点登陆,一种在午夜十二点到凌晨三点期间都可以登录?网址既然都一样,为什么登陆的时间不一致?难道是游戏开发商设置的?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的人物质生活无忧了,便开始追究精神上的愉悦,有人喜欢旅游,有人喜欢购物,有人喜欢探险,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游戏开发商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电脑前的郑成随口答道。

洪晴一惊,忙道:“为什么这么肯定?”

郑成垂眸,修长的睫毛掩去了眼里复杂的眼神,他缓声道:“女人事业有成,就会想到打扮自己永葆青春,而男人则会追求更高更有难度的事情,证明自己的存在和活着的价值。很明显这款游戏不是为了挣钱,否则不会由游戏开发商选择玩家。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挑选智力超高的人群。你知道,那些智力测试未必就很准确,因为有些题目大家都看过,知道答案也不稀奇,所以智力测试含水量很高,他可能是想通过里面的各种游戏,挑选出智力和他相当的玩家约出来进行现实中的斗智斗勇,以达到他的精神愉悦!”

“那以你的判断,真实游戏是什么?”

郑成颔首。

迟疑了一会,郑成说:“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猜测真实游戏很有可能是有关智力方面。”

“根据小宇的调查,玩这款游戏的十名玩家,除了王玫确认死亡外,其他九名玩家全部失踪!”

郑成一惊,“失踪了?”

洪晴点头。

郑成陷入了沉思。

半晌,他抬头问道:“为什么你对这款游戏这么感兴趣?而且你最近好像经常和刘宇联系。”

“因为洪韵也是超越天才的玩家,她很有可能就是被游戏开发商选中的真实玩家,也是幸存者。秦廉和王玫的死,虽然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洪韵,可是我总觉得这中间有些蹊跷!”

郑成拍了拍洪晴的肩膀,柔声道:“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照顾洪韵,查案是警方的责任,你不要介入!”他又瞥了一眼电脑,英俊的脸上浮起丝丝担忧,“这款游戏很诡异,晴儿,不要玩了!我很不安!”

洪晴不依,她硬是等到了午夜十二点,登陆了游戏,进入智力测试,很快她就通过了智力测试,注册“木棉菲菲”玩家号,进入了开心小游戏,和里面的玩家一起玩心理测试。

游戏大厅里,玩家各抒己见,气氛融洽。

玩到凌晨三点,洪晴才关掉电脑去睡觉。

一连几天,洪晴都住在郑成的住所,玩“超越天才”游戏。

由于她平常就喜欢玩小游戏,又喜欢看脑经急转弯,还常常把恐怖片当喜剧看,因此在这款超越天才游戏里,玩得游刃有余,不到两个星期她成为了超越天才游戏里受追捧和尊重的高级玩家,无数玩家加她为好友探讨游戏。

洪晴激动起来,她隐约感觉到自己要和游戏开发商见面了。

只要这个神秘的开发商出来,很多谜团便会迎刃而解。

那天晚上电脑里出现的少女,每晚梦中的女鬼,还有偶尔出现的惊悚场面……

玩家的失踪,神志不清的洪韵,王玫的死……

也许,都会得到答案。

洪晴坐在电脑前玩找茬游戏,左右眼皮都在抗议着要闭眼。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困,她进入“心跳游戏”页面玩刺激的游戏提神,可刚进入页面,就看到了以洪韵和秦廉为主角的古楼探险主题,屏幕下方有时间,整个视频跟她上次在电脑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个视频放在了这款游戏里,那么里面一切的诡异现象都可以解释——拍摄需要。原来,洪韵和秦廉不是遇到了什么离奇事件,只是为了给这款游戏拍摄剧情。但这也意味着,他们不仅仅是玩家,很有可能跟这款游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或者,他们和游戏开发的团队有所接触?

另一个问题就是,当时她看到这个视频是自己在网站看的电视剧,它就像是病毒一样弹出来,看到最后她受到惊吓,然后画面跳转变成了其他的幻境。原本以为自己看的视频也是梦,但再看这个素材主题,想必当时的弹窗应该是病毒,可是谁在那个时候将这种病毒植入的呢?而让她看这些,是想提示她洪韵和秦廉跟这款游戏有关,还是暗示其他的信息?

这时,她的好友信息提醒加友通知。

点击一看,洪晴全身血液逆流,刚才的困倦消失得无影无踪。

加她的玩家注册名是“我是开发商”。

洪晴查看对方的信息,ip显示是法国巴黎,注册时间是05年7月,性别男,图像是《咒怨》里面满脸是血的女鬼。

刘宇曾说过,这款游戏的ip设在国外,而且是攻击别人的服务器才存在的在线游戏,根据网上搜索地信息,游戏运营时间是05年,郑成也说过,游戏开发商很有可能是事业有成的男人,开发游戏只是为了愉悦,而不是挣钱。

洪晴兴奋得几乎快跳了起来。

还没等她发信息联系“我是开发商”,对方便发了一个信息过来:洪晴女士,你好吗?

洪晴全身一怔!

他知道她的名字?注册玩家用户名字时,并没有真实姓名,他是怎么知道的?

紧接着,对方又发过来一条信息:你很聪明,我瞄准你很久了,本来不敢确认你的身份,今天我敢肯定就是你,洪晴!

洪晴的手指僵在了鼠标上,这是什么意思?

来不及多想,洪晴飞快地敲击键盘: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开发商:我说了,我瞄准你很久了。

洪晴:什么时候?

我是开发商:从你注册这个号码的那天起。

洪晴盯着电脑屏幕,心跳加快。

难道,她被游戏开发商瞄上了,可能要成为真实的游戏玩家?

她又敲出一行字:你是不是想和我见面?

我是开发商:是!

洪晴:什么时候?

我是开发商:后天中午十二点,时尚咖啡屋不见不散,也许我们可以相互探讨游戏。

洪晴喜不自禁,对方居然这么直接,她也很想知道真正的游戏开发商的庐山真面目,也很想知道他开发这款游戏的真实目的。

洪晴敲字:你现在在法国巴黎,你确信在后天可以赶到b市?

对方发来一个笑脸,最后添上一句话:我就在你身边!

洪晴登时觉得毛骨悚然!

就在她身边?

她下意识地看向看后,除了书柜和几张椅子外,什么也没有。

突然,洪晴脑子里浮现很多疑问,她飞快地敲字:你是法国人吗?

我是开发商:是!

洪晴:有没有在中国居住?

我是开发商:没有!

洪晴:那你了解中国吗?

我是开发商:一知半解!

洪晴怔了一会,接着打字:那你怎么知道中国有b市,还有b市有一家时尚咖啡屋?

对方发来一朵鲜花:我说过,我就在你身边!很晚了,我要下了,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丢下这句话后,玩家图像显示下线。

洪晴掏出手机给刘宇拨了一个电话,语音提示:“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洪晴挂断后,给刘宇发了一条信息:超越天才游戏的开发商现身了,后天中午十二点我们在时尚咖啡屋见面!

发完信息后,洪晴关上电脑,跑到房间摇醒郑成。

郑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脸上的困意犹在。

“晴儿,怎么了?”他的声音很是疲倦。

洪晴颤声道:“成,游戏开发商出现了!”

郑成打了个激灵,整个人都醒了过来。

他愣声问道:“什么?”

“游戏开发商出现了!”洪晴激动难耐。

“超越天才游戏吗?”

“嗯!”洪晴赶紧点头。

郑成一把捉住洪晴的手臂,颤声问:“难道……难道你被超越天才游戏的开发商选中了?”

洪晴眨了眨眼,说道:“暂时还不清楚,他约我后天中午十二点在时尚咖啡屋见面!”

郑成大眼一睁,厉声喝道:“不许去!”

洪晴愣住!

恋爱至今,郑成从来没有吼过她,为什么这次他一反常态?

就在洪晴惊愕郑成的反常时,耳边传来郑成激动地指责:“这款游戏的开发商选中的玩家不是死亡就是失踪,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为什么要以身试险?你有没有为自己想过?你有没有为我想过?那些都是警察的事情,警察都不管,你逞什么能?你以为你是超人,还是上帝的宠儿,你需要正义地担当大任,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

洪晴彻底地惊呆了!

郑成是在批评她自不量力,多管闲事吗?以前不论她做什么,他都毫无条件地支持鼓励,这次他不赞同也就罢了,反而挖苦责备。

这不是她的郑成,绝对不是!

“你是谁?”洪晴的眼睛湿润了,她松开抱住郑成胳膊的手臂,下意识地向后退去,“……你是谁?”

看着满脸疑惑的洪晴,郑成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他向来呵护洪晴,十年来从未跟她红过脸,今天却斥责了她。

不是他反对洪晴玩这款游戏,而是根据洪晴口中所说的失踪玩家,他的心就不安,那种不安很强烈,好几次晚上做梦,他和她站在古老的楼前,她满身是血地望着她,却被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逼到墙角,少女推搡着她想将她推下楼,他想救她,却无能为力!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从高楼坠落砸得血肉模糊!

每晚,他都在这样的噩梦中惊醒!

不是不想支持自己深爱着的女人,而是输不起他们幸福的未来!等待的幸福太久,他不想自己一直希冀地简单相守,也是一种奢望。

郑成闭上眼睛,微微一叹道:“晴儿,对不起,我爱你!原谅我的失态!”

洪晴的情绪稍稍缓和。

这温柔的声音,的确是她深爱着的郑成。

郑成起身走到洪晴身边,他抬手抚摸洪晴的脸颊,清澈的眸子里漾起浓郁的哀愁。

窗外的天空微微泛白,似有阳光要冲破黑暗。

“对不起!”他轻声致歉,随后揽着洪晴入怀。

他紧紧地拥着她,下颚抵在她的肩上,雪白的牙齿啃咬着她的耳垂。

“就让我自私一次,就当是为了我,不要去赴约,好么?”低声的喃喃,哀切的恳求。

洪晴的心登时软了下来,她的泪水轰然砸落。

郑成圈住洪晴的手臂又紧了些,他孩子般地央求:“我不想失去你,不要介入这个案子,好吗?你不是警察,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只希望你平安!”

洪晴的眼睛红了,她点点头,轻声道:“好,什么超越天才游戏,什么失踪的玩家,与我无关!”

郑成开心地笑了。

第二天一大早,洪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翻盖一看是刘宇的电话。

应该是为了今天凌晨发给他的信息吧!

可是几个小时前她答应郑成不介入这款游戏,不管什么失踪的玩家。

郑成从来没有要求过她什么,也从来没有乞求过她不做什么,这是第一次恳求,她没有理由拒绝,往日里不论她向郑成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他眉头也不皱一下,就点头应允。

想到这儿,洪晴默默地关机,随后将手机丢进床柜里。

躺在床上的郑成侧过脸来问道:“店里有事?”

“不是!”洪晴笑了笑,“刘宇的电话。”

郑成眉头隆起,轻声道:“哦,是他啊,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答应过你……”洪晴浅浅地一笑,“我答应过你,什么超越天才游戏,什么失踪的玩家,与我无关!我会做到的。”

郑成微讶地凝视洪晴,眸光灼灼而欣喜,旋即他拥住洪晴,抱歉道:“为难你了,可是我真的不想看着你受伤,你是我唯一的亲人!”

郑成的眼睛忽而酸痛。

她是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发誓会一辈子呵护的亲人。

他出生的那天就是妈妈的忌日,十五岁那年爸爸在车祸中丧生,从此他孤苦无依,一个人颠沛流离,上大学的时候为了赚钱交学费,业余时间他就在酒吧当服务员。

遇到洪晴是他二十岁生日那天,他百无聊赖地站在吧台前看着耀眼的闪光灯,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芒,迷蒙的视线里,一个单纯可人的女孩,睁着水灵灵的眼睛趴在酒吧的柜台上,笑嘻嘻地瞅着他。

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酒吧里的服务员吗?

第二句话是:你很好看,就像星星一样。

最后一句话:如果你没有女朋友的话,我们可以交往哦。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她最后一句话脱口时,他竟然傻傻地点头。

爱情,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悄然起始,一走就是八年。

洪晴二十岁生日时,刚好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他向她求婚,本以为她会兴高采烈地点头应允,而她茫然地看着他,淡淡地拒绝:我们都还小,而且我们的事业才刚起步。

那时他总是不明白,主动要求交往的她会拒绝他的求婚。

后来在时间里打滚得久了,也就渐渐懂得了她的担忧。

女人患得患失太严重,男人表现得热情她会认为他别有用心或者做了亏心事,男人表现得冷淡她会认为他不爱了或者移情别恋。

不是她刻意地拒绝幸福,而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她没有做好应接的准备。

所以,他耐心地守在她身边,等来了她最终的点头。

那年,她给了他一个微笑,一句“如果你没有女朋友的话,我们可以交往哦”,从此他灰暗的生命里挤进了一缕阳光。

于是,他许诺给她一生!

洪晴钻进郑成的怀里,嘿嘿地一笑:“我是你唯一的亲人,记住一辈子对我好,不许欺负我!”

郑成俯身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眉头故意蹙起,“我经常欺负你吗?”

“我怎么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带着面具假装对我好,娶我后就原形毕露呢?”洪晴笑得没心没肺。

郑成心里略略不快,但他还是认真地说道:“就算我是带了面具,在你面前也早就卸下!”

“哦,是么?”洪晴低喃了一声后,竟有了些许困意。

最后,她抱着郑成,沉沉地睡着了。

郑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生怕惊扰了睡着了的洪晴。他稍稍低头,看着洪晴红润的脸颊,脑子里出现她大学时代的模样。

以前的她任性妄为,整天缠着他提出各种各样的奇怪问题,还拉着他满大街地跑,不玩到深夜绝对不回家。现在的她沉稳干练,做事有条不紊,心细灵活。

“我会守在你身边,一辈子!只要你不丢弃我!”郑成揽紧怀里的洪晴,在她耳边低声呢喃。

睡梦中的洪晴睫毛一颤,似有感应。

这一觉,居然睡到了中午。

起来的时候,洪晴满足地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的郑成叫苦不迭。

要知道,他保持一个睡姿几个小时都没动。

洪晴不解地盯着郑成,问道:“怎么了?”

“痛!”他直起身来。

“为什么痛?”

“因为你抱着我睡着了,我又不敢翻身怕吵醒你,你说说我长时间保持一个睡姿,我能不痛吗?”郑成撒起娇来,希望洪晴能关心他。

不料洪晴眼睛一瞪,嗔道:“我一直抱着你睡,那不就表示我也保持一个睡姿?哎,为什么我没事,你却叫苦呢?”

郑成愣住了!

同样是保持一个睡姿,为什么他全身酸痛,洪晴却安然无恙?

“哼哼,诡计没有得逞!”洪晴贼笑道。

郑成没有辩解下去。

他捶着酸痛的腰身,慢腾腾地穿上衣服。

洗漱完毕后,郑成说道:“晴儿,我们叫上爸妈一起看房子吧!买一个大一点的房子,一家人住在一起,如果洪韵恢复了,接她一起来住,怎样?”

“好啊!”洪晴笑靥如花,“买别墅吗?”

“嗯。”郑成系上领带,整理凌乱的头发,“买那种地点偏僻环境清幽点的别墅!”

洪晴点点头。

住在市中心,天天听汽笛声喧闹声,耳朵都快起茧了,能住郊区呼吸新鲜的空气也不错的。

下午的时候,洪晴、郑成以及洪秘夫妇坐车到了b市郊区。下了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热情地迎了上来。

他激动地捉住郑成的手,颤声道:“你好,我等你很久了!”

“你是?”

“我是这座别墅的主人!”屋主讪笑。

郑成问道:“我买的别墅不是新别墅吗,怎么会有主人呢?”

屋主揉搓着双手,心虚地笑道:“这座别墅我没住多久,因为我要搬走,所以这座别墅准备卖掉。”

郑成暗自恼怒。

房地产开发商介绍的时候说这是新别墅,怎么来的时候就有主人了?

“不好意思,我们有点事,先走了!”郑成闷闷地说着,随后带着洪晴等人准备上车。

屋主赶紧追了上去,扯住洪晴的衣袖道:“这位女士,想必你是郑先生的爱人吧,这座别墅我们真的没有住多久,而且这座别墅很漂亮环境也幽静,如果你们诚心想买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原价的三折卖给你们!”

洪晴的心微微一动,她诧异地盯着媚笑的屋主,疑惑不解。

“这么急切地想要卖出房子,绝对有问题!”郑成拉着洪晴就向车子里钻。

屋主不屈不饶地叫道:“郑先生,你看看别墅,真的很不错,我是急着要搬走,所以才低价卖走!房子我才住了二个月!”

郑成依旧不动声色。

这时,赵艳发话了:“就去看看吧!现在的房价又高,买一幢新的,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是啊,是啊!”屋主点头哈腰,他径直地走到赵艳面前,“别墅真的很实用,如果不是赶着离开,我真不舍得卖掉!”

“去看看!”赵艳眯着眼睛看向前方树林里的别墅。

“妈!”郑成制止道,“一幢别墅的钱我还是拿得出来的,我们别贪图这点便宜,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赵艳不高兴了,她皱着眉头没好气地说道:“有钱就可以随便乱用了?能少花钱,为什么要显摆?住了两个月的别墅和放了两个月没人买的别墅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不都算新房子?”

郑成哑然。

“去看看!”赵艳再次发话。

屋主笑嘻嘻地带着她向丛林深处走去。

“这别墅怎么建在树林里?”洪晴发出疑问。

屋主笑道:“现在的人喜欢回归自然,尤其是有钱人喧闹惯了,就想清净一下,他们老了就想住在有山有水的地方。”

郑成与洪晴着实有些哭笑不得,如果不是妈妈执意要去看别墅,他们绝对会打退堂鼓,转身走人。

在一旁沉默的洪秘发话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地方怎么看怎么别扭!”

“是啊,是啊!”洪晴和郑成同时附和。

“反正只是去看看,又没说一定会买。”赵艳气哼哼地看着洪秘。

走到别墅前,几人花了半个小时,洪晴看着白墙红瓷砖的别墅,累得蹲下身子来,郑成俯身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并伸手帮她按摩!

“这是什么别墅,白得恐怖,红得刺眼!”洪秘嘀咕道。

“这叫大气!”赵艳道。

“大气?”洪秘愣住了。

“不要说这么多了!看房子!”赵艳接着说道。

屋主乐呵呵地带着他们进了别墅。

打开门,一阵森冷的风呼呼地吹在脸上,刀割般疼痛。

房子很黑,房间很空很大。

一楼是客厅,里面除了一张玻璃桌子和几个檀木凳子外什么也没有,左边的窗帘是翠绿色的,右边的窗帘是白色的,正中央开了一侧朱红色的小门,是卫生间。卫生间的右侧是木制楼梯,梯身刷着黑色的油漆,栏杆是血红色的。整个客厅空空荡荡。

“怎么样,很有性格吧?”屋主讪讪地笑着,绷紧的肌肉抽搐着,他指着楼梯道,“我们上去看看吧!”

洪晴盯着黑色的楼梯,心脏陡然抽紧,胸口闷得慌!

这种强烈地压迫感,让她迟迟不肯迈步。

一旁的郑成脸色惨白,澄澈的眸子瞬间失了清亮。

“成,你觉不觉得这房子很恐怖?”洪晴倒抽一口凉气。

郑成咬着牙,许久才点头嗯了一声。

“我们……走吧!”洪晴提议。

郑成几乎是二话不说,便点头表示赞同。

跟着屋主走上楼梯的赵艳回身道:“你们都愣在那里干吗?上来看房子!”

洪晴与郑成相视,两个人谁也不敢向前走一步。

“就陪她去看看吧,你妈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洪秘走到洪晴身边,低声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妈妈的脾气,如果今天就这样走了,妈妈肯定几天都不会理睬她和郑成,说不定还以此为借口大做文章,比如小时候什么都是爸妈好,长大了爸妈什么都不好。

想到这儿,洪晴点点头,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见洪晴妥协,郑成毫不犹豫尾随其后。

走了几个阶梯,郑成下意识地回身看了看身后,眼睛不自觉地瞟向了右边白色的窗帘,帘子无风自动,沙沙作响,朦胧地视线里,那舞动着的窗帘下,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少女,那少女低着头,头发垂直到膝盖,郑成隐约能看到她猩红的眸子和唇角挂着的微笑。

郑成打了个寒颤。

他摇摇头,睁大眼睛再次看向窗帘时,那白色的窗帘静静地挂在窗户上,少女也消失不见了。

郑成苦笑,自己看花眼了吧!怎么现在连他也出现幻觉了,因为压力太大了吗?

走到二楼一看,中间是宽敞的客厅,两边是卧室,卧室的正对面是卫生间,卫生间两旁摆着大鱼缸,里面养着几条金鱼。

走到左边的卧室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个小房间,中间是简陋的小型卫生间,卫生间后面是阳台,趴在阳台上可以一览别墅周围的环境,青山绿水,树木葱葱,的确是清幽雅静的好地方,但是这个房子处于丛林正中间,房子的造型诡异,给人森冷幽深的感觉。

看了几分钟后,洪晴说道:“妈,我们回去吧!”

“你觉得这别墅怎么样?”赵艳笑着问道。

洪晴尴尬地说道:“不怎么样!”

“为什么?”

“楼梯的颜色我不喜欢,而且房间的设计也不合理。”洪晴如实说道。

赵艳不满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们是住家,又不是搞艺术欣赏!”

屋主趁热打铁:“是啊,买房子就是图住得舒心,如果看设计的话,这别墅的设计很有个性,颜色方面采用夸张的颜色,屋子的布置注重实用性!”

不是夸张的颜色,是诡异的颜色!洪晴看着黑色的楼梯,红色的栏杆郁闷地想。

“妈,我们还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货比三家!”洪晴提议道。

屋主急了,他立刻说道:“这房子我绝对不卖贵,给你们二十万,怎样?你们去其他地方买,一座别墅没有几百万绝对不行,再说这里环境清幽,适合老人居住!”

屋主盯着洪晴和郑成,正儿八经地说道:“相信你们都是孝子,一定会为父母考虑吧!他们辛苦了一辈子,现在到了享乐的时候,年轻的时候住城市,现在还住在空气污染的市中心,以后身体更差,怎么颐养天年?”

什么事与“孝”字挂上边,就难办了!

赵艳接上话:“二十万,的确很便宜!我觉得划算!”

洪秘上前拉了拉赵艳的衣袖,“这是孩子们的事情,看看他们的决定吧!”

洪晴和郑成左右为难。

买吧,这座别墅他们并不喜欢,不买吧,妈妈似乎很中意这座房子。

思索再三,郑成附在洪晴耳边说道:“要不买下吧,二十万也不算多,我们暂时住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我们再看看其他房子,中意的话就买下,反正我们不缺钱!”

“但是……”洪晴抿唇,她吸了口气道:“……这房子,我很害怕!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似的,我浑身不舒服!”

赵艳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商量得怎么样?这么便宜的房子,你们不买,还想买什么样的?你们也不是大富大贵,就算是富豪有钱也要节省着花,与其浪费,还不如把多出来的钱捐钱给希望工程,救济贫困学生!”

赵艳的一番话,说得两人无言以对。

最终,他们以二十万的价格买下了别墅。

事成之后,几人坐车离去。

屋主如释重负般兴奋地自语:“鬼屋终于卖出去了,我解脱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