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死亡

一星期死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章 游戏开发商可能有两个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章 游戏开发商可能有两个

晚上的时候,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三月的雨细细绵绵,缠绵成线。

夜幕降临,郑成开着车子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昏黄的车灯照着前方的路,小雨打在玻璃上,发出叮咚悦耳地声响。

洪晴瞥了一眼后座已经睡着的爸妈,微微叹息。二十万买了一座宽敞但不明亮的别墅,是喜还是忧?

她扭头盯着正专心致志开车的郑成,望着他挺拔的鼻子,清亮的眸子和他刚毅的侧面,心里隐隐愧疚,如果不是为了讨好她的妈妈,以郑成的眼光,哪怕将那套别墅白送给他,他也是不屑一顾的。

洪晴转过身子侧脸看着车外,细细的雨线映在她的瞳孔里,耳畔响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思绪飘向八年前,也是这样的雨天她和郑成坐在屋檐下,静静地拥在一起,睡到天明。

大学毕业后,她决定一辈子认定郑成的时候,遭到了爸妈强烈的反对,但是倔强的她毅然跟着郑成走南闯北,终于有了幸福的未来。而自己的妹妹,似乎也选择了同样的道路,但结局截然相反。

想到洪韵,洪晴的心一阵酸涩。

她抬起洁白修长的手指,抚摸玻璃,看着急急后退的高大杉树,眸子里满是那绚丽的色彩。

突然——

她眼角的视线看到了杉树旁的一抹黑影。仔细一看,是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头戴蓝色帽子的男子。

他抬起头,看着她!

只是一瞬的对视,却让洪晴的心颤不已。

“停车!”洪晴大叫一声。

郑成踩下刹车,车子猛地停住。

“怎么了,晴儿?”郑成不解地问道。

突如其来地刹车,洪秘夫妇在睡梦中醒来。

洪晴打开车门,冲下车去,小雨打在她的身上,冰凉彻骨,她径直跑向了杉树后的黑影。

“晴儿!”郑成追下车。

男子裹紧风衣,抬手拉了拉帽檐,从反方向逃走。

“等等!”洪晴边追边喊。

“晴儿!”郑成追上洪晴拉住她的手,“怎么了?”

洪晴推开郑成的手,没有解释,再次追了上去。

“你是谁?”洪晴驻足,朝着黑影高声问道。

黑影顿了顿,旋即风一般地消失在洪晴的视线内。

“晴儿……”郑成脱下外衣遮在洪晴地头顶,“你在和谁说话?”

洪晴摇头道:“不认识的人!”

郑成愕然地直视洪晴,“不认识的人?”

“确切地说,是和王玫有关的神秘人,也是探望洪韵的神秘人!”

郑成垂眸,他不动声色地半搂着洪晴,将她拉进车子里。

“出什么事了吗?”车子里的洪秘问道。

“没事!”郑成笑了笑。

“晴儿,你下车干嘛?”赵艳不解地问道。

洪晴不动声色地说:“晕车!想下去透透气!”

听她这么说,洪秘夫妇才放下心来。车子继续向前行驶,洪晴的心不再平静。

又是那个黑衣神秘人,他到底是谁?王玫离家出走前的一天,他和她说了什么?为什么王玫看上去那么恐慌?他为什么要探望洪韵,还送智力测验的书?为什么每次看见他,他却避而不见?还有,他怎么跑得那么快,不论她怎么追也追不上?

忽然——

她的脑子里闪过四个字:超越天才!

会不会这个神秘人就是游戏开发商?如果他是游戏开发商的话,作为玩家的王玫和洪韵很有可能就是被他选中的真实游戏玩家,那么他们接触就理所当然。

进入真实游戏的九名玩家失踪,找到的王玫确认死亡!

而洪韵却活着!

如果那个自称“秦楷”的神秘人真的是游戏开发商,那么他接近洪韵,就是——

洪晴全身冰凉,额头冷汗涔涔!

如果他是游戏开发商,三番五次来找洪韵,肯定是想杀人灭口!

万一洪韵恢复了神志,必定会吐出一些不利于他的消息,所以洪韵非死不可!

洪晴惊道:“郑成,把车子开到医院,今晚我要住在医院!还有,明天一定派人把笔记本电脑送给我,我要无线网卡!”

“为什么?”郑成疑惑地问道。

洪晴平静道:“我想陪着洪韵,但是她又不能和我说话,所以我想上网聊天!”

“可是你衣服被淋湿了,还是先回去换身衣服吧!”

“不了,只是小雨,打湿了外面的衣服,不碍事!”

郑成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后座的洪秘问道:“洪韵我和你妈能照顾,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最近店里不是很忙,我想多陪陪洪韵!”

听她这么说,洪秘没再说下去。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洪晴下车。

郑成坐在车子里与洪晴挥手道别后,开着车子送洪秘夫妇回洪晴的住处。洪晴匆匆忙忙地走到洪韵的病房里,脱下外套丢在凳子上。

她坐在床边,盯着熟睡的洪韵,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她低喃道。

洪韵翻了个声,嘴巴细嚼着吐声:“我和唐僧在wc接吻,我和唐僧在wc接吻……”

洪晴一愣!

洪韵在说什么?

她低下头去,凑在洪韵的唇边,屏住呼吸倾听。

梦中的洪韵自言自语:“我和唐僧在wc接吻,我和唐僧在wc接吻……”

我和唐僧在wc接吻?

这是什么话?难道她梦到了唐僧,和他在卫生间里,现在正在接吻?

洪晴哑然失笑。

梦就是这么千奇百怪吧!

她侧过身子看向窗户,整个人都僵住了!

窗外,贴着一张少女的脸,她怒睁着眼睛,瞳孔血红,一股鲜血顺着她的嘴角啪嗒啪嗒地打在窗棂上,而后鲜血蔓延成五个血红的大字:一星期死亡!

少女缓缓地咧开嘴,露出一排血齿,嘻嘻一笑。

她海藻般的头发刺破玻璃,闪电般地缠上洪晴的脖子,顺势一拉,洪晴的身子像猎物般撞向了墙壁。

“啊呀……”洪晴惨叫一声。

“咚……”

她的身子撞了上去,然而却感觉不到疼痛。

惊悸了半晌,她才敢睁开眼睛,夺入眼眶的是洪韵面无表情的脸。

洪韵抱着她,自言自语道:“我和唐僧在wc接吻,我和唐僧在wc接吻……不要伤害她,不要伤害她……我和唐僧在wc接吻,请你不要伤害她……我陪着你……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和唐僧在wc接吻……”

惊魂未定的洪晴侧脸看向窗户。

蓝色的玻璃上映着她和洪韵相拥的身形,还有病房里的一切,就是没有看到诡异的少女!

又是错觉吗?

洪晴站了起来,看着完好无损的玻璃,缓缓地走向窗户。

“姐姐!”洪韵猛地拉住洪晴的手,一脸慌张。

就在洪晴惊愕时,几个护士冲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

“谁在叫?”

“出什么事了吗?”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几个护士七嘴八舌地问道。

其中一个护士走到洪韵身边,检查她的身体。

“你们……”洪晴慢吞吞地开口问道,“你们是不是听到了尖叫声?”

“是啊!”几个护士同时点头。

洪晴脑子炸开般地疼痛。

她们听到了她的惨叫声,那就表示刚才她的确在屋子里叫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玻璃还是好端端的?

那个诡异的少女是人,还是鬼?如果她是人的话,怎么可能有这种诡异的能力?

洪晴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太可怕了!诡异的少女到底是谁?为什么三番五次地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不记得认识这样的一个小女孩!

许久,洪晴冷静下来,她让护士们离开,然后坐在床上拍了拍洪韵的肩膀:“阿韵,如果你现在是清醒的,那就告诉我,你是不是跟秦廉一起给‘超越天才’游戏拍摄过素材?”

洪韵抬头看着她,“你是在游戏里看到的?”

“一开始是视频网站的弹窗,后来才在游戏里看到,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这款游戏有什么联系?”

洪韵低着头不再说话,而随后任凭洪晴怎么问,她都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郑成的秘书送来了笔记本电脑和无线网卡。洪晴将电脑放在凳子上,随后开机给刘宇打了个电话。

那边接通后,传来刘宇接近哭腔的声音:“姐姐,你现在在哪儿?”

“医院!”

“哪家医院?”

“洪韵住着的精神病院!”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

电话彼端的刘宇竟哭了起来,听得洪晴莫名其妙。

半晌,他说道:“我打不通你的电话,也找不到你,我还以为姐姐和其他玩家一样失踪了!”

洪晴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手机没电了,刚充满!”

紧接着,她再次说道:“今天中午我要去时尚咖啡屋和游戏开发商见面,你可以提前去那家咖啡厅!”

“姐姐,你真的打算和游戏开发商见面吗?”

“嗯!”

刘宇沉默了良久才道:“游戏开发商可能不止一个!至少有两个人!”

洪晴一怔,“什么情况?”

“据我调查,超越天才游戏分为两种登陆,一种是只要有玩家号,在午夜十二点到凌晨三点都可以登录游戏;另一种是只有在午夜十二点才可以登录,超过一分钟就无法登陆!”

洪晴握紧电话忙道:“这个我前天晚上也在网上看到了,可是这和两个游戏开发商有什么联系?”

“你想想,这款游戏的开发与金钱无关,游戏开发商也没有推广的意思,但是他的目的受众是高智商群体,选择超常智力的玩家进入真实游戏。那么,游戏开发商必然想网罗智商高的玩家,如果只在午夜十二点才能登陆,他的目的难以达到,这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好处!因为游戏时间本来就很短,再增加这样的规则,我估计一个月成功登陆的玩家只有几十人左右。”刘宇说道。

“那这两个游戏开发商为什么这么做?”

刘宇沉默了一会说:“这两个开发商可能并不认识!”

洪晴握住手机的手登时抽紧。

“什么?两个游戏开发商可能并不认识,能说具体点吗?”

“我寻访了几个进入真实游戏的玩家,他们表示和游戏开发商见过面,对方是英俊的男子,风度翩翩,事业有成!”

洪晴再次怔住!

郑成也猜测超越天才游戏的开发商是事业有成的男人。

“真实游戏是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

“那些玩家不肯透露!”刘宇闷闷地说道。

两人相继沉默。

良久,刘宇说道:“不知道你见的开发商到底是哪个,如果是风度翩翩的男子,必然没事,如果是……是另外一个人,你很有可能和其他玩家一样,会下落不明!我觉得,姐姐你还是不要赴约了,我代替你去。”

“不用了!”洪晴斩钉截铁地拒绝,“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今天下午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不容刘宇说话,洪晴果断地挂掉电话。

她颓然地坐在床上,闭上眼睛。

不管今天等她的是谁,她都会去赴约。

超越天才游戏不解决,她就难以心安,就算是死,也义无反顾。

洪晴咬紧牙暗道:郑成,对不起!原谅我不守承诺!

洪晴在“时尚咖啡屋”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她将挎包横放在腿上,双手平放在包包上,反复揉搓的手证明此刻她很紧张。

坐在不远处的刘宇穿着简单的休闲装,带着白色的鸭舌帽,叫了一杯咖啡,神色不自然地喝着,他时不时地看向洪晴,捏紧杯柄的手指抽紧。

洪晴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12点整。

她的表情焦急而慌张,握住手机的手不自觉地抖了起来,她反手压住发抖的手,低骂了一声后,抬手移过桌子上的咖啡,满腹心事地喝了起来。

来来往往的陌生人与她错身而过。

“嗨!”有一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果然是你!”

洪晴的心跳跃不已。

声音很熟悉,拥抱的感觉也很熟悉!

是谁?

回身一看,竟然是周琴!

“你怎么也来了这里?”洪晴愕然发问。

周琴不以为然地一笑,顺势坐在洪晴的对面,贼兮兮地笑着问:“你说呢?”

“不会是找我陪你逛街吧,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没时间!”洪晴搅动着咖啡,幽幽地说。

“没情趣!”周琴单手支腮盯着洪晴,“……真没情趣!”

洪晴的眼睛落在咖啡上,“或许吧。”

“真不知道郑成喜欢你什么,那么死心塌地的!”周琴饶了饶头发。

洪晴莞尔一笑,旋即抬头问道:“最近过得怎样?”

“还好!”周琴笑道,随后她说道,“没想到你头脑蛮灵活的,以前我怎么不知道呢?”

洪晴愣声问:“什么意思?”

“嘿嘿……”周琴干笑道,“你是不是也玩超越天才游戏?”

洪晴愕然地看着周琴。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周琴慢悠悠地说道,“今天约你出来的人是我!”

“是你?”洪晴几乎跳了起来,“难道你就是超越天才游戏的开发商?”

周琴眨了眨眼睛,双眼溢满希冀的憧憬,“我倒是希望我就是这款游戏的开发商,那样我就可以玩通关了,受人景仰,多好呀!”

洪晴嘴角抽搐,她颤声问道:“什么意思?”

“约你出来的人是我!”周琴把玩着手机,平稳地强调事实。

“你就是‘我是开发商’的注册玩家?”

“是啊!”周琴说道,“你在超越天才游戏里出名的时候,我在排行榜上看到了看到‘木棉菲菲’的玩家号我感觉是你,但不敢确认,于是查了一下你的资料,看到是b市,而且你的网名是‘木棉菲菲’,我就试探性地和你交谈,没想到真的是你!哈哈……”

洪晴目瞪口呆,难怪对方会知道她的名字,原来是周琴!

她被耍了!

周琴滔滔不绝地说道:“我从05年就玩这款游戏了,可以说是忠实玩家,我还见到了游戏开发商呢!”说到游戏开发商,她的眸子贼亮,脸颊也不自然地绯红,“真帅啊!比电视明星还要好看!”

“你见过游戏开发商?”洪晴顿时精神抖擞了,她拉着周琴地胳膊,眸光灼灼,“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他找你做什么?你是不是被选中的真实玩家?”

“是啊!”周琴幸福极了,“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很多高智商玩家都想见到游戏开发商,可惜难以见到,说起我和他的见面,现在想想还和做梦一样呢!我游戏玩得不是很好,但是由于我是第一批玩家,所以游戏开发商以抽票的方式,选中了五名玩家,其中一个就是我!”

“你们见面的时候,做了什么?”

“没什么啊,喝了几杯茶,逛了街,和几个人在一起玩了几个智力游戏!”

“然后呢?”洪晴赶紧问道。

周琴仰起脸,“然后?然后……有什么然后?然后道别,各奔东西啊!难不成天天腻在一起?不过这样的帅哥要是能天天见到,真是太幸福了!”

一旁的刘宇见两人的气氛不似紧张,试探性地走向洪晴。

洪晴朝着刘宇点头,示意他可以过来。

刘宇局促地走到洪晴身边,小心翼翼地坐下,双眼扫视周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们是等神秘的游戏开发商出现,怎么来了一个女人?

洪晴似乎看出了刘宇脸上的不解和疑惑,不紧不慢地说道:“看来今天我们是白忙乎,也瞎紧张了一次。”

刘宇一头雾水,“怎么说?”

洪晴指着周琴苦笑道:“她就是约我出来的人,不是我们要找的游戏开发商。”

刘宇当场愣住了!

她就是约洪晴出来的游戏开发商?这不是关键,问题的关键是,洪晴说眼前的女人不是他们要找的游戏开发商,言外之意就是线索就此中断,事情再次陷入僵局?

“原来你也仰慕游戏开发商啊,不过超越天才的游戏玩家想见开发商的心情我能理解,毕竟能开发这样的趣味游戏的人屈指可数,而且游戏不以盈利为目的,这种崇尚的品格难能可贵!”提到游戏开发商,周琴像是着了魔似地神采奕奕,“不过以你现在的玩家地位,我相信游戏开发商已经盯上你了,见面是早晚的事情!”

周琴的一席话,让洪晴和刘宇登时来了兴致。

看来事情还没有糟糕到一败涂地的程度。

洪晴问道:“周琴,你见过游戏开发商,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周琴不假思索地答道:“秦楷!”

洪晴和刘宇同时怔住!

秦楷?

他不就是几次到医院去见洪韵的神秘人?

洪晴掐住手指,好让自己冷静下来,看来她的直觉又是正确的,见洪韵的神秘男子秦楷就是游戏开发商,洪韵和秦廉的失踪必定和超越天才游戏有关,那么秦廉的死,洪韵的精神病,可能都和真实游戏有莫大的牵连。

洪韵是幸存者,一定知道很多事情,游戏开发商接近她,是想伺机杀人灭口,毁灭证据!只是,游戏开发商用什么方法,让进入真实游戏的玩家,惊慌地离家,甚至连一句叮嘱都来不及留下,就走得无影无踪?他又是通过什么方法,让这些玩家失踪,成为谜案?

无数的疑问萦绕在脑海,洪晴心乱如麻。

“你有没有秦楷的联系方式?”洪晴急切地问道。

周琴讷讷道:“要是有他的联系方式,我乐死了!”

“那你们是怎么见面的?”

“在游戏里约定好时间地点!”

洪晴郁结,看来这个人很警惕,一时半会难以摸清他的底细。

忽然——

洪晴灵光一闪,脑子里出现三个字:李春华!

前段时间,刘宇给她看得失踪玩家,其中就有一个叫李春华的幸存者,但是神志不清,如果能见见她,说不定可以问出一些线索。

“刘宇,你还记不记得李春华?”洪晴侧身问身边的刘宇。

“当然记得,她和她的丈夫是被选中的第一批进入真实游戏的玩家,怎么了?”

“李春华还活着,是吗?”

“是啊!”刘宇道,“难不成你想见她?”

洪晴郑重地点头。

“可是她神志不清,我估计问了也是白问,比如……洪韵……”

“有希望去争取总比坐以待毙要好!”洪晴站了起来,“我们现在就去!”

刘宇木然起身,似有顾及,却没有多话。

坐在原位的周琴完全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见洪晴有离开的意思,以为是生气了,于是讪笑道:“不会是生气了吧,开个玩笑嘛!”

洪晴淡淡道:“还不至于生气,我们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什么事情?”

洪晴凝视周琴,劝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严肃地说道:“如果你想自己活得实实在在,以后就不要再玩那款游戏了!记住,生命可贵!”

周琴哑然失语。

洪晴没有过多的解释,她简单和周琴说了几句道别的话后,和刘宇一起开车去了春日警察局,刘宇进了资料室,调出李春华的详细资料,得到李春华现住b市莲花街道的小巷居民楼a栋309,由于李春华精神恢复,出了精神病院,现在和老母亲住在一起。刘宇和洪晴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b市莲花街道的小巷内,径直地走向高楼丛立的居民楼。

a栋309。

刘宇扣指敲门,“有人吗?请问有人吗?”

没有回答。

刘宇再次敲门:“请问有人吗?”

依旧无声。

刘宇不甘心地继续敲门:“请问有人吗?有的话,请回答!”

还是静悄悄地一片。

刘宇气馁地看着洪晴道:“看来没人!”

洪晴瞥了一眼斑驳的防盗门,失望之色露于颜表。

“可能没人,下次来吧!”洪晴慢吞吞地说道。

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身,旋即脚步僵住。

站在他们身前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她穿着一件破布棉衣,内穿的白色高领毛衣结上了一层污垢,腰间扎着一条蓝色布带,双脚赤裸,脚尖因冻疮已经溃烂得不成模样。

老人微微仰首,老树皮般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虽是很平常的礼貌性笑意,却是那么扭曲而狰狞,浑浊空洞的眼眶边缘,似含着一滴鲜血,猩红慑人。

“是你们?”老人颤颤开口,花白的头发在斜照进来的阳光下,泛出阴森的色泽。

洪晴仔细地看着老人,猛然想起她们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她和刘宇去找王玫,老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拿着拐杖棒打她,第二次是在洪韵的学校。

“原来是你!”刘宇也想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我就住在这里!”老人缓慢地开口。

刘宇失笑:“你住在这里?那你上次怎么……”

“我是在找线索!”老人不等刘宇说完,便打断了刘宇的话。

刘宇和洪晴皆愣住了!

找线索,什么线索?

老人从褶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绿色卡片递到刘宇手里,“你看看这是什么?”

刘宇错愕地接过卡片,仔细端详,他一字一顿地念道:“我和唐僧在wc接吻!”念完后,刘宇噗嗤地笑了,“这句话真好笑,和唐僧接吻,还在wc?”

然而洪晴却没有笑,她的脑子像是被巨石击中般疼痛难忍。

这句话,她还记得,因为洪韵也说过。

洪晴二话不说,抽过刘宇手里的绿色卡片,定睛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我和唐僧在wc接吻。

老人冷哼了一声,随后伸手夺过洪晴手里的绿色卡片,警惕地望着洪晴,似乎对洪晴有些偏见和不满。

老人生硬地问道:“你们站在我家门口,是找我的吗?”

洪晴答道:“我们是来找李春华女士……”

老人白了一眼洪晴,说:“我有问你吗?”尔后转身看向刘宇,“你找谁?”

洪晴尴尬地立在一旁,谁都看得出来,老人对洪晴的印象很不好。

“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在查一件案子,想找李春华女士,不知道她现在在不在家,方不方便回答我的问题!”刘宇局促地说道。

这个老人看样子就不好惹,看着她,刘宇感到心里有种莫名的惶恐。

老人低着头,蹒跚着走到门前,掏出钥匙打开门,“请进吧!”

刘宇怯怯地走了进去,洪晴徘徊在门口,想进去又怕被老人喝止。

老人走了几步,身形顿了顿,“你也进来!”

显然这句话是讲给洪晴听的,洪晴绞紧衣袖,尾随其后。

老人带着两人走进了客厅。

洪晴环顾这间房子,感觉全身冰冷。

房子阴暗潮湿,房顶上结了厚厚的一层蜘蛛网,天花板上裂纹纵横交错,乍一看就像一张渔网,四周的墙壁长满了青苔,想必是常年漏水的缘故。

客厅的一角,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女子呆滞地坐在地上,双目涣散无神。

看她的模样就是照片里的李春华。

刘宇向前走了一步,“我可以和她说话吗?”

老人冷冷地答应。

刘宇大胆地走到李春华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本笔记本和一支圆珠笔,做笔录。

他歪着脸看着李春华,问道:“你叫李春华,是吗?”

这句话很明显就是一句废话,但是他想试探一下李春华的精神有没有错乱到连自己也不认识的地步。

李春华抱着膝盖,嘻嘻一笑,旋即点头。

“你的丈夫叫什么?”

李春华低头,痴痴地笑着。

“你丈夫是不是喜欢玩超越天才游戏?”

李春华猛地抬头,凌乱的头发搭在脸上,狼狈之极。

她嗫嚅着,啜泣着。

涣散的目光登时凝聚了一点光彩,她惊恐地盯着刘宇,双手钳住他的胳膊,高声叫道:“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难道是他找你了?他找你了吗?你怎么还活着?为什么你还活着?”

刘宇愕然无语。

他扭头看了看身后的洪晴,洪晴撇了撇嘴,做出继续问下去的手势。

刘宇点头表示明白,随后再次问道:“超越天才的游戏开发商是通过什么方式联系你们的?为什么你们出走前都不告诉家人?还有,你和游戏开发商见面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你的丈夫现在在哪儿?”

李春华颓然地靠在墙上,枯枝般的手指划在身后的青苔上,憔悴的脸上浮起惊恐之色,她微微启唇,吐出的不是只字片语,而是抽泣声。

刘宇又问了几个问题,然而李春华却不再说话。

突然,李春华尖叫着蜷缩在墙角,眼睛圆睁看向前方,脸上露出惊悚之色,她颤颤地抱着身子,嘴唇哆嗦着开口:“别……别……别过来!”

刘宇和洪晴不约而同地转身看向身后,什么人也没有。

李春华踉跄着起身,缓缓后退,发了疯似地吼道:“求求你,别过来!”

她一边奔跑,一边抄起身边能抓住的物事,没头没脑地朝着前方砸去。

疯了半天,李春华也没有平静下来,洪晴和刘宇为了防止被砸伤,两人悄悄地退至门口。

这时,老人踱步走向李春华,爱怜地将她扶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拿着沙发上的毛毯盖在李春华的身上,眼里溢满泪水。

“孩子,你活得太痛苦了!”老人伸手磨搓着女儿的脸,泪水悄然而下,打湿了衣襟。

李春华半仰起脸,久久地凝视老人,苍白的嘴唇翕张:“你,你是……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人抹了一把泪,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点点头,“就让一切梦魇都结束吧!活着,只是徒增恐惧罢了!”

母女俩奇怪的对话听得洪晴和刘宇不知所以然。

然而,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老人转身抄起桌子上的西瓜刀,对着女儿的胸口,毫不犹豫插了下去!

一刀,二刀,三刀……

李春华不曾尖叫,不曾躲闪,甚至没有一点惊讶。

她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面带微笑地看着老人,嘴角流出释然地笑意,眼睛笑眯成月牙弯,一副安然享受死亡的快乐表情。

老人抽出带血的刀,泣不成声。

李春华气若游丝,但吐字却字字清晰:“不,你——”

“孩子!”老人痛哭流涕地扑了上去,紧紧地抱着李春华,眼睁睁地看着她阖目,清醒地感受着女儿全身的温度一点点地流失。

刘宇踏出半步,脚僵在地面,整个身子凉飕飕的。

洪晴只觉脑子嗡嗡一片,刚才的一幕仿佛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方才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下一秒就是毫无生机的死人了。他们无法理解,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说杀人就杀人,动作快得超乎常人,不给旁观者阻止的机会。

回过神来的刘宇赶紧拨了120急救电话和110报警电话,之后奔上前为李春华做简单的止血处理。

洪晴额头蒙上了一层冷汗,她结结巴巴地问道:“为……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她,她,她……她是你的……女儿!”

老人依旧抱着女儿,猩红的眼睛愈发通红,仿佛夜晚里的篝火,红得耀眼。她执着不肯松手,刘宇的止血动作做得极为艰难。

“死在我的手里,总比死在不干净的东西手里,强上百倍!她是由我带到这个世界的,我有权力送她离开!这是她最好的归宿,从今往后,她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半晌,老人幽幽地开口,泪水在她千沟万壑老树皮般的脸颊上凝结成泪痕。

沧桑,惊浮于眼。

死在不干净的东西手里?洪晴愕然失语,老人第一次见到她,就说她是不干净的东西,难不成老人以为她会杀李春华?

老人抬起手,指着洪晴身后:“不干净的东西,就在你的身后,躲也躲不过!”

老人的话,听得洪晴头皮发麻,全身颤栗。

她一点一点地转头,看向身后。

似乎有风吹来,冰凉,彻骨。

洪晴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的眼角仿佛看到了一抹白影,还有墨黑的头发飘荡着飞舞。

咚,咚,咚……

房间安静下来,她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要回头吗?她不敢!

洪晴闭上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脖颈处,似有一双冷若寒霜的手攀附上来,那双手游移在她的皮肤上,指甲划过她的下颌,一股腥甜地气息萦绕在鼻前。

“天堂和地狱,你的选择是?”耳边传来阴郁的声音。

洪晴全身的毛孔张开,寒气强硬地灌进,冷得她打了个啰嗦。

“发什么疯,哪有什么人?”刘宇的一句话将洪晴扯回了现实。

登时,身后的凉意消散。

洪晴错愕地回身,真的什么也没有。

老人冷笑了一声,道:“因为你没被她看中!”

刘宇低骂一声:“疯子!”

然后他抬起沾血的双手探了探李春华的呼吸,没气了!

她已经死了!

刘宇颓然地垂手,气得咬牙切齿。

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就持刀杀人,有这样狠心的母亲吗?而她,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吗?

不一会儿,外面警笛声和急救车的声音在居民楼外响起,刘宇趴在窗户上,朝他们挥手,一群警察和医护人员火速赶上楼来。

老人抱着女儿,不肯让人抬走,任由几名警察和医护人员百般劝说也无济于事。

洪晴被刘宇的同事胡宗叫到一边做笔录,她一边回答胡宗的问题,一边看着老人,心情复杂。

但,她的眼光落在了一个警察身上。

他穿着翠绿色的服装,帽子压得很低,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的嘴唇很好看,露出一半的侧脸英气逼人。

只见他一声不响地走到老人身边,说了几句劝解的话,然而仍是老人不理不睬。

他双手搭在李春华的肩膀上,旋即右手探入,不动声色地从李春华的衣服里,夹出一张绿色卡片放进口袋里,然后抬手拉了拉帽檐,退到一边,静默地站着。

洪晴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他走到哪儿,她的目光就跟到哪儿,一刻不移。

“请问,老人为什么突然持刀杀人!”胡宗问道。

洪晴没有回答。

“洪女士?”胡宗加大了声调。

洪晴目光回归,“什么?”

“请问,老人为什么突然持刀杀人!”胡宗再次问道。

“我不知道,她开始好好的,但是李春华说了一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然后老人就抄起刀刺向了李春华!”洪晴如实地说道。

胡宗一边记录一边问道:“那么,你和刘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洪晴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是为了一件案子,需要问李春华。”

“什么案子?”胡宗问道。

“超越天才游戏!”

胡宗记了下来,然后道:“难道你也中毒了?刘宇天天为这个案子东奔西跑,到现在也没查出什么头绪,我看你们是白费力!”

洪晴没再答话。

她仰头看向刚才注意的方向,但,没有他的影子。

扭头环顾四周,仍然没有看到他。

走了?

洪晴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她急冲冲地奔下楼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