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死亡

一星期死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游戏开发商的真面目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游戏开发商的真面目

跑到楼下,她才知道,天已经黑了。一轮新月挂在天空,四周的疏星发出细细碎碎的亮光。

居民楼前围满了围观的人群,他们窃窃私语,相互说着自己的看法。

洪晴走出警戒线,踮脚翘望。

前方一个带着帽子的警察匆匆地拐进了小巷,洪晴顾不得许多,跟了上去。进了小巷,洪晴有些后悔了,巷子黑魆魆地,惨淡的月光照在地上,像被黑暗吸尽热量似的,幽暗森冷。前方的路朦胧而模糊,巷子里隐约能听到蟋蟀的叫声,耳边传来风声。

走了几步,洪晴不敢再向前了。

但是强烈的好奇心,让她继续前进,但她的脚步不稳,走得踉踉跄跄。

突然——

有人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拖到拐角。

洪晴拼命地挣扎尖叫,但是对方的力气很大,手捂得很紧,高声的尖叫也变成了低声呜咽,和春日里的昆虫鸣叫声混在一起,谁也不会发觉有人在叫。

“不要出声,我没有恶意,是你跟着我,我不得已才这样做!”耳边响起天籁般的男音。

这声音浑厚而低沉,如同大提琴一样。

她喜欢听郑成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比郑成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答应我不出声,我就松手!”男子继续说道。

洪晴紧张的心情登时平和,她缓缓地点头。

男子缓慢地松开手。

洪晴很守信诺,没有出声。

男子松了一口气。

“你叫洪晴?”男子问道。

洪晴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男子拉了拉帽檐,月光倾洒在他的身上,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银色。

“我注意你很久了!”

“你……”

“我下面的话,你可能会吃惊,但是你不要出声,也不要大叫,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对你动粗,请你谅解!”男子再次拉了拉帽檐,头依旧低着。

“好!”

“还有,不准报警!不许在任何人面前透露我的身份!否则,我不会配合你!”男子继续说着自己的要求。

洪晴迟疑了一会,再次点头。

男子这才抬起头,竖起一根指头,抵起帽檐,一张俊秀的脸展现在洪晴的眼里。

剑眉星目,脸若刀削,唇红齿白,活脱脱地一个电影明星的脸,如果他进入娱乐圈,绝对是受万千少女追捧的当红明星。

但,这张脸异常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我叫秦楷,也是你要找的超越天才游戏的开发商!”秦楷透出真实的身份。

洪晴捂住嘴巴,差点叫出声来。

他就是秦楷,她和刘宇一直想要找到的游戏开发商?就这样简单地出现在她面前?

“我跟踪你很久了!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秦楷低声问道。

洪晴摇头,“虽然觉得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了!”

“火车站!叫你‘小姐’后,被你骂的火车站票检员。”

洪晴恍然大悟,是有这么一回事,随后她机警地向后退步,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跟踪我?”

“因为你是洪韵的姐姐!”秦楷简单明了地回答。

洪晴一惊!

他是游戏开发商,洪韵是幸存者,他一直跟踪她想找到洪韵,难道印证了她之前的预测?

“你是想通过我找到洪韵,杀人灭口?”洪晴心里紧张异常,但问话的时候,面不改色,一副心如止水毫不畏惧的表情。

秦楷哼哼地冷笑,随后说道:“我才没那么无聊,玩我游戏的玩家,都是我的朋友,我不会伤害他们!”

“那你……”

“这里说话不方便,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我住的地方!”秦楷再次压低帽檐,轻声道。

洪晴犹豫不决。

他就是游戏开发商,是她要找的人,也是最值得怀疑的嫌疑犯,如果跟着他走,会不会有危险?他说得这么坦然,应该不像是穷凶恶极的凶徒。但,她不敢保证这是他的伪装术,骗她走,也许那些失踪的玩家,都是这样被他蒙骗,然后……

“不相信就算了!”秦楷看出了洪晴的疑虑,“你妹妹还有生命危险,你要好好保护她,另一个游戏开发商随时会向她下手!”

洪晴诧然道:“另一个游戏开发商?”

刘宇说过,超越天才的游戏很有可能有两个游戏开发商,而且他们并不认识,一个是只玩游戏的普通人,另一个就是让玩家失踪的主谋,见到俊秀开发商的玩家完好无缺。洪晴狐疑地看着秦楷,看来,他应该就是和周琴见面的游戏开发商,不是坏人。

“我跟你走!”洪晴放心地说道。

秦楷点点头,然后向前走去。

“我有车子,我把车子开过来,你告诉我你家住在哪儿,我带你去!”

“不用了,我也有车!”秦楷径直向前走去。

走了十几分钟后,秦楷踏进了停车场,找到一辆银白色宝马,拉开车门很绅士地请洪晴上车后,才坐到驾驶位上。

车子一路行驶到b市市中心的一座别墅前。

两人下车后,几个穿着得体的佣人打开门,请他们进去。

别墅很豪华,装修得也很奢侈,看来这个游戏开发商很有钱,印证了郑成的预测:事业有成的男人。

秦楷带着洪晴走到二楼的客厅,家仆们恭敬地行礼,秦楷挥手屏退他们,随后让洪晴坐在客厅等他。

过了几十分钟后,秦楷换了一套休闲装,带着几本硬纸本子放到客厅中央的玻璃桌子上。他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架着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脸色平静,眸光从容不迫清澈干净。的确是一个很有气质的男人,无意间的动作,都比常人优雅。

秦楷托着下颚,朝着桌子上的本子努嘴,“你看看!”

洪晴起身走到桌子前,打开其中一个本子,上面是一堆资料。第一页就是李春华和她丈夫的照片和个人简介,以及失踪的时间,这个和刘宇当初给她看的资料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里面多了洪韵和秦廉。

秦楷淡然道:“你应该知道这些事情,我就不多加解释了!你有没有发现里面有几个共同点?”

洪晴合上本子道:“一,他们都是一男一女,而且不是夫妻关系就是情侣关系;二,失踪之前,有一人迷上了超越天才游戏;三,他们都集中在b市和c市;四,情侣年龄相差一岁。”

秦廉起身走到洪晴身边,“你只说对了皮毛,却忽略了重点!”

秦廉夹起本子,漫不经心地翻着,“从李春华和王柜夫妇开始,时间是以月份递增的,分别是4月1日,5月2日,6月3日,7月4日,8月5日,9月6日,10月7日,11月8日,12月9日,这是05年消失的九名玩家,你再看看洪韵和秦廉消失的时间。”

秦楷将本子递到洪晴的手里,洪晴仔细的一看:2006年1月10日。

“你再看看王玫消失的时间。”

洪晴翻看:2007年2月4日。

“再看看最后一个失踪的玩家。”

洪晴翻开最后一页:2007年3月1日。

“发现什么规律了吗?”

“时间是递增的,为什么到了07年之后,时间却错乱了呢?”洪晴提出自己的疑问。

秦楷扬起唇角,道:“07年的时间错乱,是因为我做了防范措施,攻击我游戏系统的幕后黑手难以下手,但是一旦他攻破了游戏系统,就会随意选择一个玩家。那些被选中的十二名玩家,其中在05年都是非常有规律的,一个月选定一个玩家,但是06年的第一个幸运儿洪韵被选中是在一月,对方其实是打算每个月抽取一个玩家,但是为什么之后却没有了呢?”

洪晴幡然醒悟:“你的意思就是,自洪韵和秦廉失踪后,就没有玩家消失了!”

“对,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秦楷沉思着说道,“所以,我猜测洪韵一定知道这个幕后黑手的真实事情,对方不敢再下手!或者,洪韵和这个游戏开发商是合伙人!”

“不可能!”洪晴拍案而起,“阿韵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她还只是个孩子!”

秦楷垂眸,修长的睫毛覆下。

“女人就是容易激动,更喜欢感情用事,我还以为你会与众不同呢!”秦楷嗤笑道,“在真相没有大白之前,这永远只不过是一个猜测,不是吗?”

洪晴登时面红耳赤,他在讽刺她吗?

她按捺住心中的不快,平静地问道:“你是不是一直跟踪我?我几次追赶的神秘人,就是你吧?王玫失踪前,我看到她和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说过话,那个男人是你吗?”

秦廉慵懒地躺在沙发上,“问题很多,我一一给你解答吧!没错,我的确跟踪过你,至于原因,我之前说过,因为你是洪韵的姐姐。王玫失踪前,我也和她见过面,说过几句话。”

“为什么一直跟踪我?你和王玫说了什么?”

“想找到这个游戏开发商,找李春华,王玫是没有用的,突破口是洪韵,你是洪韵的姐姐,我当时不确定洪韵的具体位置,就想通过你来找到洪韵的下落,但是我发现你并不知道她的行踪,所以放弃了从你身上找线索,后来洪韵出现,你又介入这个案子,于是我又盯上了你。王玫我之前和她接触过,没有问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我本来打算保护她,但是她莫名地失踪了。”秦楷如实说道。

洪晴又问道:“刘宇说过,在c市,有好心人举报见到洪韵,那个好心人,是你吗?”

“不是我,是我的佣人,我派了几个手下去了c市,寻找洪韵的下落,看到她就联系b市的警方,然后护送她回去,没想到,我的手下打完电话后,洪韵却诡异地消失了!”

“你为什么开发这款超越天才游戏?”

秦楷波澜不惊地说道:“因为我闷啊,找不到智力相当的对手,所以才开发了这款游戏。”

居然是这种原因!

洪晴按捺住想骂人的冲动,接着问道:“进入真实游戏的玩家,真实的游戏是什么?”

秦楷平淡地说:“吃饭喝茶,然后一起查案。我经常看报纸,遇到无头命案,然后在游戏里选定一个玩家,和他一起破案,看谁最快!”

洪晴愕然无语,这种人的爱好真特殊。

难道真如俗语所说的,脑子好使的人,都是怪人?

“你的游戏都是通过黑客技术攻击别人的服务器,另一个人通过什么攻击你的游戏呢?你和那个游戏开发商认识吗?”这次,洪晴直接问了重点。

秦楷没好气地白了洪晴一眼,“要是认识的话,我还会大费周章地查案吗?至于对方怎么攻击我的游戏系统,我也不清楚,我查过系统,对方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洪晴暗自窃笑。

还以为他的黑客技术无人能及,原来也会被人攻击,不留痕迹。

洪晴沉了半晌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刚才你扮成警察混进李春华的家里,偷偷地从李春华身上拿走了一张绿色卡片,你拿走它有什么目的吗?”

秦楷直起身子,指着另一本笔记本:“翻开看看!”

洪晴狐疑地打开一看,一张绿色卡片呈现在眼前。

上面写着:我和唐僧在wc接吻。

秦楷皱眉道:“我见过洪韵,他跟我说了几句话,第一句:一星期死亡。第二句:我和唐僧在wc接吻。第三句:游戏输家的惩罚。第四句:九死一生。这些话,其实都是谜题。”

“谜题?”洪晴一脸的难以置信,“阿韵说的话,你怎么能当真?她现在是病人!”

秦楷不紧不慢地问道:“你知道我和唐僧在wc接吻的涵义吗?”

“一句疯话能有什么涵义?”

秦楷嘲笑道:“所以说你孤陋寡闻,这是一则开心小游戏的组合语。”

“游戏组合语?”洪晴愣住了,“何解?”

秦楷起身到洪晴身边,拖着一个凳子坐下,他随手拿起一只钢笔,刷刷地写着,几分钟后,他推着本子到洪晴面前。

洪晴狐疑地盯着秦楷写的小游戏:

游戏规则:用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末尾数对应数字造句。

出生年份末位:

1.芙蓉姐姐2.布什3.猪八戒4.杨过5.唐僧6.郭靖7.曹操8.武松9.米老鼠0.秦始皇

出生月份末位:

1.在针尖上2.在月球上3.跳入水中4.钻进电脑5.在空中6.在菜市场7.爬上东京铁塔顶端8.在wc9.在树枝上0.在校长办公室

出生日期末位:

1.接吻2.打架3.洗衣服4.跳橡皮筋5.谈恋爱6.打cs7.游泳8.做爱做的事9.放风筝0.吃香蕉

我和(年)(月)(日)

1982.2.3

我和布什在月球上洗衣服

秦楷道:“我和唐僧在wc接吻,说明这个人的出生年月后的数字是5,可能是95年,85年,75年,而月份wc对应的数字是8,所以,月份是8月,至于出生日期,就在1号,11号,21号,31号四者之间,中国人计算生日的习惯,是依照阴历,而在阴历里,月份最大只有30天,也就是说,31号可以排除,出生日期在,1号,11号,21号三者之间。”

洪晴暗自给自己测算:1980年6月15,按照这上面,她就是:我和秦始皇在菜市场谈恋爱!

和洪韵说出来的不一样,所以不是她的出生年月。

洪韵是:1989年1月26,那就是:我和米老鼠在针尖上打cs!

不是她的年月日,也不是洪韵的年月日,洪晴帮爸妈以及郑成统统测算了一下,都不是。

会不会是秦廉的生日?旋即洪晴就否决了这个想法,秦廉比洪韵正好大一岁,就算是也应该是我和米老鼠在某某地方做某某事!几个亲近的人都被排除了,那这会是谁的出生年月日呢?

秦楷发话了:“洪韵消失的一年内到底做了什么,和谁待在一起?秦廉?不可能,他在一年前就死了。只是,秦廉死了,洪韵为什么不回家,也不报警?”

洪晴打断秦楷:“因为她受了刺激,神志不清!”

“错!”秦楷笃定道,“以我的推断,她是和幕后黑手在一起!所以,我和唐僧在wc接吻,是幕后黑手的出生年月!”

洪晴惊颤,随后她半带讽刺地说:“既然你如此肯定,为什么你查了这么久,也没有查出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

秦楷接着说道:“我的游戏系统被攻击也是今年一月份才知道,因为和几个玩家见面的时候,他们问我,为什么有时候必须在午夜十二点才能登陆,我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回来的时候检查游戏,发现系统被攻击了,于是修改了系统,午夜十二点登陆的规则被封锁,但是对方还是可以乘虚而入,不过要花费很大的气力,我每隔一段时间就更换游戏系统。因此,07年幕后黑手的时间被打乱。我统计了一下午夜十二点登陆的玩家,锁定了几个高智商的玩家号,按照他们留下的联系方式去找,但是全部联系不上,因此我就派人追查这些玩家,才知道他们都失踪了!”

“这个游戏,成了杀人的工具,你应该关掉它!”

秦楷否决道:“我会关掉,但不是现在,因为这是间接地让凶手逍遥法外,现在除了洪韵和超越天才游戏能得到幕后黑手的信息外,没有他法,真凶不抓住,就算没有超越天才游戏,幕后黑手也会通过其他方法来选定看中的人,那时候追查起来更麻烦!”

洪晴略有些气愤地斥责道:“3月份已经有人失踪了,那么4月份呢?难道你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辜的人去送死?”

“这个你放心,我已经做好了防范准备,这款游戏午夜十二点登陆的权限被我取消,我等待的就是幕后黑手的黑客攻击!不过,这个幕后黑手很有可能还会成为玩家,干扰游戏,所以我们要在游戏里玩得出色,引起对方的注意!”秦楷兴奋地说道,“从来都没有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不找出真凶,我寝食难安!刺激!”

你是变态吗?洪晴忍不住腹诽。

秦楷双手交叉,平静道:“我的身份你已经知道了,我找你的目的,我相信你也明白,无需我多费唇舌……”秦楷伸出手,玩味地看着洪晴,洪晴莞尔一笑,回握秦楷的手,不自然地笑了……

“合作愉快!”秦楷抽出手,单手支起下颌。

洪晴问道:“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秦楷没有回答,他把头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叫道:“上茶!”

不到一分钟,一个穿戴清雅的女家仆端着茶毕恭毕敬地走过来,将两杯茶放到桌子上,然后静悄悄地离开了。

这种静默庄严的气氛,和电视剧里古装戏里的皇宫颇为相似。

秦楷随手拿起离他最近的茶杯,旁若无人地抿了一口茶,才慢慢地说道:“这件事,我不希望警方插手,因为我不喜欢被人当作嫌疑犯去审问,这也影响我的逻辑推理思维和破案的心情!所以,我们今天的见面,只有你我知道,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介入!”

洪晴反问:“如果我透露你的身份,难不成你会杀人灭口?”

秦楷勾起唇角,漾起讥诮的笑意。

他再次抿了一口茶,语气平稳恬和:“我从不杀人,只会救人伸张正义!但是,我讨厌某些自以为是的警察来误导我的判断。如果你不透露我的身份,我可以留下我的联系方式,在这个案子没结束前,你我一直保持联系,如果有人知道我们见过面,我会再次消失!”

“你威胁我?”洪晴冰冷地问道。

秦楷若无其事地喝茶,“真凶不查出,失踪的玩家还会继续增加,事情一旦发展到不可收拾的程度,洪韵也非死不可……我从来不会威胁任何人,尤其是聪明的女人!”

洪晴顿住了。

幕后黑手如果不查出来,洪韵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而那些玩家其实都是人质,就算玩家的性命于她无关,最近连番遇到的诡异事件,都逼着她想弄清事情的真相。

秦楷瞥了一眼蹙眉深思的洪晴,淡然一笑。

他放下茶杯,从桌子上的本子夹层,抽出一张名片,递到洪晴手里。

“很晚了,你也该回去了,随时保持联系!”秦楷抬手招呼过来佣人吩咐道,“送洪女士回家!”

“好的!”仆人领命而退。

洪晴拿着名片迟疑地瞟了一眼秦楷,跟着佣人走出了别墅。

洪晴让秦楷的佣人开车送她到莲花街道停车。

她走下车,朝着自己的轿车方向走去,路过a栋楼时,发现周围的群众依然围在那里,没有散去的意思。

洪晴狐疑地走向前,只听有人说道:“这年头,什么事情都有!”

“是啊,杀了女儿,自己跳楼自杀,这是为什么呢?”

“有什么母女矛盾化解不了,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呢?”

洪晴听着看客你一言我一语地叽喳,才知道,老人自杀了!

她怎么自杀了?走之前老人还是抱着女儿不肯松手,而且她身边有那么多的警察,怎么都看不住一个老人?从老人先前说的那些话,似乎她知道什么,但是不肯透露,而且老人很反感她的到来,却依旧让她进了屋。

就在洪晴百思不得其解时,刘宇从警戒线里跑了出来,“晴姐姐,刚才你去哪了?”

洪晴岔开话题:“老人跳楼自杀了?”

“是啊!”

“你们那么多人怎么让她跳楼的呢?”

刘宇解释道:“我们当时处理李春华的尸体,老人说头晕要去窗户那透气,然后突然跳楼,我们也不知道她有轻生的念头啊!”

“不过……”刘宇顿了顿,“老人跳楼之前,说了一句话……”

洪晴赶紧问道:“什么话?”

“一星期死亡,这是游戏输家的惩罚!和洪韵说出来的话差不多。”刘宇说道。

洪晴低下头,暗自沉思。

一星期死亡,游戏输家的惩罚。

游戏输家,应该就是超越天才游戏,难道老人也玩过这款游戏?

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一星期死亡的涵义,会不会是一个星期后必定死亡?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在一定时间内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事情越查越复杂,却一点希望也看不到!”刘宇沮丧地说道,“这个超越天才的游戏开发商到底是谁?”

刘宇颓然地闭上眼睛,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蹦出一句:“我一定要找出他,然后将他绳之以法!”

洪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思索了半晌,唯有轻声给刘宇打气:“坚持就是胜利,我相信正义永远会战胜邪恶!”

就在这时,洪晴的手机铃声响起。

掏出一看,是郑成打来的电话,还没等她接,电话被挂断,紧接着,电话又响起,不到二秒钟再次挂断,如此反复数次。

最后一次,洪晴大拇指按着接通键,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屏幕,当电话再次响起时,她快速按下接通键,将手机举到耳边。

“成,你在干什么?”

那边传来嘈杂地轰鸣声,隐约能听到重物落地的巨大响声。

“晴儿……儿……你……你现在在哪儿?我们……我们……现在在新家……新家……”电话彼端的杂音依旧不减,郑成的声音断断续续。

“新家?”洪晴眉头微皱,“你是指新买的别墅?”

“是啊……我们都在这里……爸妈……还……还有……洪韵……”

“洪韵不是一直在医院里吗?怎么也住进去了?”

“医院说她精神稍许恢复,可以出去小住几天,所以我们带她一起住进别墅。”这次郑成的声音清晰起来。

“我这就回去!”洪晴挂断了电话。

和刘宇简单道别后,她驾车去新买的别墅。

车子开到树林中央就难以前进了,这里的树木之间的间隙太小,车子想穿过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洪晴坐在车子里,进退两难,车灯的亮光幽淡昏暗,前方的路凹凸不平,如果下来走,也要花费一番气力,现在是晚上,她又没带电灯,光凭手机上的电灯设置,就算可以照明,也是举步维艰。

洪晴掏出手机,拨通郑成的电话,然而等了很久也无人接听。

她连播了几次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怎么回事?为什么郑成不接电话?

洪晴懊恼地再次拨打郑成的电话,这一次语音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

什么,不在服务区内?

洪晴狐疑地挂断电话,看向手机,只见手机左上方的信息栏目里,显示空信号。

这里虽然是郊区,但是应该不会没有信号呀!

洪晴关机,取下电板再次装上,然后开机,手机依旧没有信号,最后她抱着求人不如求己的念头,下了车。

按下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借着微弱的灯光,她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头顶上空,月色愈发昏暗惨白,阵阵冷风吹过,树叶裟裟直响,映在地上的叶影滚滚浮动,给这个诡异的林子平添几分恐怖。

不知走了多久,洪晴双膝又酸又痛,握住手机的手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了。

幽暗阴冷的月光下,密密匝匝的大树摇曳着身躯,妩媚而诡惑。

寂静的夜。

幽魅的月光。

洪晴的视线开始恍惚起来,她感到头昏脑胀,眼前的树幻化成千万棵,朦胧而迷离的景象里,所有的物事扭曲着、挣扎着。

纷乱的物事没有规律地组合、拆分。

最后……

她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着一身白衣一摇一晃地向她走来。女人的头发很长,凌乱的发丝紧紧地裹在脸上,让人看不到她的真面目。

洪晴捏紧手指,全身的血液逆流而上,似要喷破身体而出。

“姐姐。”女人诡异地朝着洪晴开口,随后抬手拂开遮住脸的头发。

但洪晴看到女人的脸时,惊叫道:“阿韵?”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前方又走过来几个人,是郑成和爸爸洪秘。

“是你们?”

郑成匆匆地奔向洪晴,搂住她的腰,关切地问:“怎么脸色这么差?”

洪晴下意识地抬手摸了一下脸蛋,仰头愣声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随后她指着洪韵问道,“怎么洪韵也出来了?还有,你们怎么让她穿成这样?”

郑成忙道:“我们一直在等你回来,这里的信号很差,打电话给你总是拨不通,因为晚上我们怕你一个人走树林会害怕,所以出来接你。”郑成看了一眼洪韵,“她到了别墅就开始睡觉,刚醒,听说我们要来接你,也跟了出来。”

回到别墅的时候,洪晴梳洗了一番,到了午夜十二点。

她试探性地登陆游戏,不论她输入网址速度如何快速,也无法登陆游戏,过了一分钟后,她再次登陆游戏,轻松进入。

看来秦楷没有骗她,他的确取消了午夜十二点登陆的权限,希望他这招有效,以后再也没有无辜的玩家失踪的事情了。

洪晴关掉电脑,钻进被窝里,沉沉地睡着了。

一个星期内,洪晴和家人都住在别墅里,需要东西便打电话预定送货。

白天,她带着洪韵趴在阳台上看着群山绿树,讲一些小故事哄她睡觉,偶尔也会试探性地问她,一年来她都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然而洪韵始终面无表情,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午夜以后,她会趁郑成睡着的时候玩一会儿游戏。

在她的游戏好友名单里,有秦楷的玩家号,两人时常联系。

秦楷吩咐她两件事:一,在四月内,始终守着洪韵,不让可疑的人接近她;二,四月之后,需要欲擒故纵,表面上放松警惕,让幕后黑手来找洪韵,然后瓮中捉鳖。

而他也毫不保留地告诉洪晴,他现在的计划:一,雇佣了52个员工,日夜替换看着电脑,关注服务器以及游戏系统;二,取消午夜十二点登陆的权限;三,将密切关注三月份以及四月份注册的玩家号,并对高智商注册玩家,采取秘密跟踪式追查;四,在游戏通告里,不间断地发放全服喇叭:游戏开发商不会选定玩家进入真实游戏,任何接到进入真实游戏信息的玩家,切莫相信,以防上当受骗。

阳光些许刺眼。

洪晴倚在阳台的沙发靠背上,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她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和秦楷汇报洪韵最近的状态,以及有没有陌生人试图接近她。其实这么多天以来,她们一直都住在这座别墅里,除了郑成和爸妈,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聊了一个小时后,洪晴若有所思地盯着发愣的洪韵。

不知为何,她突生一股恐惧,似乎不久之后,她们便会再次离别。

突然——

洪韵冲了上来,端起洪晴的笔记本电脑狠狠地砸在地上,然后疯狂地用脚踩着电脑。

“洪韵你干什么?”回过神来的洪晴赶紧上前制止洪韵。

“姐姐,姐姐……不要玩了,不要玩了,你是我要保护的亲人,你是我要保护的亲人……”洪韵抱住洪晴哭得凄然,“我不想你受伤,就这样平静地生活吧!”

“姐姐。”洪韵踉跄地站了起来,目视前方,茫然地问:“你说……下一个人会是谁?”

洪晴没有听懂洪韵话中的意思。

“你说,他会选择谁呢,四月……”洪韵垂手,喃喃低语,“不管是谁,我都不希望是姐姐你……”

洪晴猛然一惊!

洪韵侧身看着洪晴,眼里噙满泪水。

这是第一次,洪晴看到洪韵脸上有表情,只是,此时的她是那样的悲切。

“大家都是无辜的……不是么?”洪韵涩然一笑,“这样的游戏……何时才是终点?”

洪韵颓然地屈膝坐下,一脸的茫然无措。

洪晴几乎都快呆住了。

从洪韵的话里,根据最近发生的事情,她可以依葫芦画瓢地推测,幕后黑手有所行动,四月份会有玩家被选中,死亡游戏的终点,谁也无法预知。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洪晴质问洪韵。

难道秦楷说的都是真的?洪韵和幕后黑手认识?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让这样的游戏结束,让悲剧永远不再发生,突破点就是她的妹妹,洪韵?

洪韵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绿色卡片递到洪晴的手里,悠悠地问:“你爱姐夫吗?”

洪晴怔了怔。

想扯开话题?洪晴接着问道:“洪韵,你老实告诉我,这一年来,你是不是和幕后黑手在一起?”为了防止洪韵听不懂,她详细地解说:“就是你以前迷恋过的超越天才游戏,这款游戏的开发商不止一个,而是两个人,一个是真正的游戏开发商,一个是恶意选出玩家然后将其杀害的凶手,在你没有回来之前,你一直和幕后黑手在一起,是不是?”

洪韵蜷缩着身体,把头埋进双臂间,将自己的表情藏得一丝不剩,只听她重重地答道:“是!”

洪晴打了一个激灵!

怎么会这样?

“告诉我,幕后黑手是谁?”洪晴钳住洪韵的胳膊,激动地问道。

洪韵摇摇头,“无可奉告!”

“为什么?”

洪韵继续问:“姐姐,你爱姐夫吗?”

“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觉得姐夫有问题,你一定要小心。”

“你在胡说什么?”

“我看到你一直在吃维生素,其实那里都是药。”

洪晴愕然,她确实有吃维生素片的习惯,每次都是郑成买给她,可洪韵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你想告诉我什么?”

“小心姐夫,他没你想的那么好……”洪韵缓缓抬头,直直地盯着洪晴,“你以为你之前的线索都是怎么来的?是我在意识清醒的时候给你提供的,包括在王枚在家里聊天,包括天赋洞的信息都是我给你提供的。”

“什么?”洪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王枚家门口见到她跟男友聊天不是梦?而且家里的信息是洪韵提供的?

“幕后黑手运营的钱,很有可能是姐夫提供的,我也是因为怀疑所以才回来。”洪韵继续说:“而且我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姐姐你似乎失忆过,而且还有严重的幻觉和臆想,所以我也通过妈妈秘密地拿走了你的一些东西去化验,最后发现你常吃的维生素就是一种慢性的迷幻药。”

“不……”洪晴不敢也不想去相信这些话。

洪韵一定是犯病了,她在说胡话!

“姐姐……你相信我,提防姐夫。”洪韵眼里的泪光一点点地化散,炯炯光彩也烟消不见。随即她渐渐阖上眼睛,昏倒在洪晴的怀里。

“阿韵,阿韵……”洪晴呼唤着洪韵,然而怀里的洪韵却像死尸般毫无反应。

洪晴叫来爸妈,然后一起将她送到医院抢救。

急诊室外,洪晴及爸妈焦急地守候着。

三个小时后,护士出来报告洪韵身体无恙时,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得知洪韵身体无恙后,洪晴拉着妈妈到一边郑重地问:“那天关于天赋洞的信息是阿韵给我提供的是吗?你还在我房间里拿了些东西让她带出去化验?”

赵艳不说话,许久她才说:“我也不太确定阿韵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相信郑成的为人,可是……又没办法拒绝她,所以就按照她说的做了。”

看来洪韵没有说谎,这也就意味着当时的她处于清醒的状态并没有说胡话,得知这一点后,洪晴更是心乱如麻,难道她真的要怀疑郑成?

“你还帮她做过什么?”

“就这些,没有其他的了。”赵艳赶紧说:“而且我也发现你确实奇奇怪怪的,有时候突然表现出很惊恐很害怕的样子,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可结果周围很平常,所以,我也就选择相信阿韵。”

洪晴原本还想再问,可这时她的手机信息提示声响起。

翻盖一看,是秦楷的信息:系统已被攻破,游戏程序被篡改,暂时无法得到对方的信息,技术人员正在搜索。近期幕后黑手可能有疯狂举动,因为他需要选定四月份的玩家,如果幕后黑手无法成功选定玩家,洪韵可能就是他的目标,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欲擒故纵,一切依计行事。合作愉快!

洪晴扣上手机,猛吸一口气。

这是在赌洪韵的性命,不是吗?

谁都不知道幕后黑手的真面目,谁都无法得知幕后黑手将玩家引到何处,被选定的玩家几乎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现身的不是疯了就是死了,什么线索也难以找到,想抓住幕后黑手,恍若大海捞针。

她真的应该拿洪韵当诱饵吗?万一失手,洪韵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作为姐姐的她会一辈子活在内疚当中。

迟疑了一会儿,洪晴发送短信:我不能拿妹妹的性命开玩笑,因为我赌不起!

不到两秒钟,秦楷拨通了洪晴的电话。

洪晴刚接通电话,还没出声,秦楷劈头盖脸地斥责起来:“女人就是麻烦,做事总是感情用事,不懂为大局考虑!你心疼妹妹,那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无辜的玩家?他们亲人的难过绝对不会比你少一分!不查出幕后黑手,失踪玩家的人数还会继续增加,你真的爱洪韵,更应该配合我找到幕后黑手,让洪韵摆脱噩运!难道你不想知道洪韵这一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难道你不想知道,洪韵为什么会得精神病吗?”

“游戏是你开发的,幕后黑手利用你的游戏伤害无辜的玩家,你也要负一半的责任,不是吗?你凭什么指责我不懂为大局着想?如果现在用你的亲人做诱饵,你会放手一搏吗?”洪晴激动地质问。

电话彼端地秦楷毫不犹豫地答道:“我用我自己的命去赌,还不够为大局着想?”

“用你自己的命?”

秦楷冷哼了一声,不紧不慢地说:“第一,在你面前现身,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我相信你也知道现在有很多警察已经盯上我了,如果我的身份暴露,马上会被当做幕后黑手抓起来,一旦我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很可能就会成为幕后黑手的替死鬼!而事实上,我也的确没有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我是无辜的。既然我向你袒露了身份,找你合作,也等于把性命交在你手里,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第二,我是游戏开发商,我猜测幕后黑手盯上我的游戏绝对不是偶然,而是有意地嫁祸于我,或者想引我出来,达到他的某种目的。如果我不现身介入这个案子,那么我会平平安安,一旦我注意甚至想着手,那么我们两人就是一对一决战,我在明,他在暗!而且他的智力,判断力,警觉力,预测力绝对不在我之下,甚至,更高一层!因为,幕后黑手攻击我的游戏将近两年,我都无所觉察,如果不是玩家对我提出疑问,也许我永远不知道。和实力比我高的对手玩死亡游戏,所以我赌的是命!现在我对幕后黑手的判断,唯一毫无悬念的就是,幕后黑手是电脑及软件开发的天才!”

自己的生命随时可能会丢掉,可秦楷的语气却非常平静,毫无害怕之意。如果不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任何人也不会说得如此轻松吧!

秦楷的音调很是骄傲,还带着厉声的责备,可句句如针,正中她的心口,得到的不是疼痛,而是一种积极前进的力量。

洪晴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为了自己的懦弱和胆怯。

“我该怎么做?”她哑声问道。

秦楷言简意赅地说:“欲擒故纵。”

“知道了。”

洪晴再次扣上手机,不动声色地擦去脸上的泪水,侧身看向抢救室。

那里的病床上躺着的是自己的妹妹,虽然她不想拿洪韵的性命去冒险,但是这场游戏不结束,受伤的人会更多,希望这次的计划能够顺利完成。

只是……

洪晴忽然想起了洪韵的话,她提醒自己小心郑成。就算洪韵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说出那些话,可她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她最清楚郑成对她的心意,他可能会伤害任何人,但唯独不会伤害她。

或许是幕后黑手故意误导洪韵也说不定,为了还郑成清白,她也要将这件事弄清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