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小夜曲

一首小夜曲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佐藤先生,你在干什么?”

第二天,我在午休时间用公司的电脑搜索时,从我身后经过的相泽惠和我搭话。他比我小五岁,身材消瘦、个子很高,工作又做得无懈可击,属于这家公司里有资历又有威信的人物。

“最近一直加班,很晚才能回家,所以我打算在网上买点东西。”

“你要买什么?”

“DVD。《玩具总动员2》”我竟然在说出这个名字时毫不羞耻,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确切地说,说的时候甚至还有些骄傲。当初对这部片子抱着“给小孩子看的”心态,看完后完全改变了。当然,这的确是部给小孩子看的影片,但我也被那些玩具的可爱举止、单纯却令人热血沸腾的故事发展,以及经过填密推敲的画面构图所吸引。

“那部电影确实很棒啊。”相泽惠立即回应道。

“你看过?”

“唔,佐藤先生,你没看过吗?”

“嗯,是啊。”我挠了挠鼻子。

“你打算还没看过《玩具总动员》就死去吗?”

“这是什么流行的说法吗?”

“巴斯,真好啊。”

“巴斯是很好啊。”我点了点头。记得电影中的巴斯外形是宇航员,却打扮得像个奇怪的中年男子,所以起初我怎么也喜欢不上他。然而看着看着,我就对他产生了好感。

“啊,是藤间先生。”听相泽惠这么一说,我也看向走廊入口处。那里确实出现了最近一直在休假的藤间先生的身影,他穿着贴身的深蓝色西装,正要走进来,好似害羞又好似觉得抱歉地低着头。大多数同事都去外面吃午饭了,周围几乎没人在。他缓缓地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他的座位上。

“好久不见。”相泽惠打了一声招呼。

我也说了句:“您身体恢复了吗?”

藤间先生的脸上明显流露出疲惫之色。他的眼睛下面出现了黑眼圈,脸颊也凹了进去,脸色看上去很差,胡子也没剃干净。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露出了一个微弱的笑容,向我们道了歉:“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谢谢你们给我发的短信。”

藤间先生在服务器出了故障导致数据消失之后就没来过公司,所以后来都是由我发短信来向他汇报修复情况。

“不管怎么说,没造成太大的损失真是太好了。”我说道。

“啊,佐藤先生被迫在深夜的街头做问卷调查来着。都是课长故意使坏。”一直在后面傻站着的相泽惠将这件事告诉了藤间先生。

“街头?”藤间先生瞬间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又在听到“课长故意使坏”时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他向我低下头,说:“真是对不住,佐藤。下次我请客。”

“啊,真的吗?”

“啊,真的吗?”相泽惠也趁机插了一脚,令人莞尔。

等相泽惠回到自己的座位后,藤间先生放下包,开始收拾桌上堆积的资料,时不时地问我“这是什么资料”。虽然他的外表显得很疲惫,但冷静的语气还是跟以前的藤间先生一样。他大概已经振作起来了,我心里想着。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请客”话题,我心里暗暗觉得藤间先生欠我一个人情,便有些有恃无恐,突然问起了他的私事。

“后来怎么样了?”

藤间先生看着我,“嗯?”了一声,过了片刻之后说道:“啊,还……没回来呢。”

“是吗……”

“不过,昨晚我们通过电话了。是她打来的。”

“是您妻子打来的?”

“聊了一个小时左右。”

“您看起来很高兴啊?”

“因为她一直音讯全无,我还以为断得一干二净了。电话也好,什么形式都好,只要能再次联系上她,我就很高兴了。”

我刚想说“您真爱您妻子啊”,又觉得这句话无聊至极,跟嘲讽没什么区别,于是作罢。改为询问:“请问,藤间先生,您和您的妻子是怎么认识的呢?”

藤间先生把目光从电脑上移到我的脸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起初他惊讶地皱着眉头,随即突然脸红,像一个公开了初恋的少年。“你这是什么问题啊?”

“我最近对这种事很感兴趣,想知道大家都是怎么与自己的女朋友或是妻子相遇的。”

藤间先生又重新转向电脑,敲起了键盘。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说:“你绝对……会笑出来的。”我突然觉得与我年龄相差近十岁的藤间先生变成了我的同学。“你听完之后,绝对会笑的。”

“我不会笑的。”

“我在街上走着,我的妻子从人行横道对面走了过来。”

“咦?”

“然后,我妻子的钱包掉了,我帮她捡了起来。这就是我们最初的相遇。”

我呆呆地张大了嘴巴,看着藤间先生。

“想不到吧?”

“想不到啊……居然真有这种事。”

“很老套吧?”藤间先生的耳朵都红了,像要把脸挡住一般弓起了背。

“哪里……居然会在现实中发生这种事,真是太厉害了。”

“厉害吗?”

藤间先生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手法熟练,动作近乎优雅。我端详了他许久,试图想象几年前,藤间先生与他的妻子在某条人行横道上擦身而过时的场景。

“我能再问一下吗?”我又厚着脸皮说道。

“嗯?”

“您会庆幸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掉了钱包的,是您的妻子吗?”

藤间先生停住了。敲打键盘的声音一停下来,公司里仿佛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他把右胳膊肘撑在桌子上,手托着脸。从他的侧脸来看,他应该正在慢慢追溯从很久以前到前几天为止的记忆。

不久后,他开口说道:“是啊。我很庆幸那不是别人,而是她。我真是幸运。”

我有点感动,但那感动又令我有些难为情,于是我开玩笑地说道:“不知道您妻子是怎么想的啊。”

藤间先生笑得喷了出来。“她会怎么想呢?我真不想知道。”

“下次她再打来电话时您问问看吧。”

“不要。”

“这也是市场调查的一部分啊。”

藤间先生又笑了起来。“啊,不过前一阵子的那个什么,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什么那个什么?”

“重量级拳击赛。真精彩啊。看得我好兴奋。”

“藤间先生也会为那种比赛而激动啊?”

“哎呀,日本人居然当上了重量级的世界拳王啊,真是太令人感动了。连什么都没做的我也不由得为之骄傲。”

“感动到想要他签名的程度?”

“当然想要啊。”

午休时间快结束了。藤间先生看向我的电脑屏幕。“啊,这个,我女儿也喜欢。”他指着《玩具总动员》的图片说道。

“这个很有趣啊。”

“我家有这个人偶。佐藤你要吗?”

“不用了,怎么说我也是大人了,想要的话自己去买就好了。”

办公室里突然热闹了起来。大批同事踩着午休结束的点回来了。课长向这边走来,口气粗鲁又开朗地问:“哟,藤间,身体好了吗?”

“给您添麻烦了。”藤间先生站起来,鞠了一躬。

“不用在意。”课长大方地说道,“工作多得都快要烂掉了,还要拜托你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