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小夜曲

一首小夜曲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一章

虽然不是有意而为,但我直到三个月之后才又去拜访了斋藤先生。

我和阿学谁都没有提出想缩短彼此间的距离,而是继续维持着已经可以称得上惯例的电话交流,继续着令人愉悦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我开始觉得,可能我与他的关系会永远保持这样。或许即使我和他各自有了恋人,也会把这件事作为话题,在电话里讲出来。这样也不错。

恰好在一个月前,他的工作又忙了起来,电话交流又中断了。在电话中断的前一天晚上,他对我说:“我有一项必须拼命努力做的工作,所以暂时没法打电话了。”

“你的工作真辛苦啊。”

听了我的话,他向我坦白说:“其实我觉得我不太适合现在的工作,所以曾经很想辞职。”虽然我们不太聊他的工作的话题,但以前我从没感觉到他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吓了一跳。

“曾经想辞职?”

“管理工作,不太适合我。”他没底气地说道,“不过,上周我去找了你以前对我说过的那个人,就是那个会给人放歌的人。”

“斋藤先生?”

“对对。”

这时我当然不能说“那是我为了试探你,看你是否就是斋藤先生本人,才对你说的”。但同时,他居然会特意来我家附近找斋藤先生让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直到现在我才有了我和他住在同一片土地上的真实感。

“那个人很有趣啊。”

“怎么样?”

“我跟他说了我现在的情况后,他真的为我放了一段歌曲。”

“是什么样的歌?”

“嗯……”他那边传来噼里啪啦的操作声,随后他害羞地告诉我他手边有音响,还说他很喜欢在斋藤先生那里听到的那段歌曲,于是去买了CD。

“他告诉你歌名了?”我从来没见过那位斋藤先生开口说话,所以有些意外。

“没有,他不告诉我。”他不高兴地说,“没办法,我只好买下了那位歌手的所有CD,一张接一张地听,这才找到的。”

“那个人是不是唱片公司派来的间谍啊?”我笑着说。

之后电话那头开始播放CD。他放了一首完整的歌曲,并没有明说哪段才是斋藤先生抽出的段落,但我似乎明白了。

Oh yeah!去吧!已经准备万全。Hop,step,warm up,oh no!之后应该是jump才对!说什么“请不要改变”,不期望新事物的人啊,再见吧。

我也在听了这段歌曲后挺直了腰板。

“再见。”他挂断电话时已经过了深夜零点。虽然不知道下次电话会在什么时候打来,但我突然下定了决心。我穿着一身老土的运动装出了门,走到地铁站附近。斋藤先生还在那里。我快步上前,兴奋地把双手戳在长桌上,身体前倾,递出一百日元,说:“请给我来一次。”就像在发出将棋的挑战一样。

跟我打电话的朋友来了吗?他是个怎样的人?我很想问问斋藤先生,却不知该如何说明。

“现在的我,有些搞不懂恋爱之类的事。还有,我朋友的工作似乎很辛苦,我却无法为他做什么,让我觉得很着急。请为这样的我选择一首合适的歌曲吧。”我的语气在无意识中变得像在给名人出难题一般。

斋藤先生还是那样,一脸超然。他弯曲手指,比出个圆圈,仿佛在说“知道了”,随即敲了几下键盘。一首轻快的歌曲传了出来。

我们因为爱恋与胜负而匆忙。如果有人流下了眼泪,我也会装作哭泣。然后就会忘记,连那些不能忘记的东西都忘记。会有人来做些什么的吧?你又会去哪里呢?

虽然我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是啊”,然后穿着老土的运动装去了一趟便利店,买了肉包子回家。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