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小夜曲

一首小夜曲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高中生

“久留米同学,我有事想跟你商量。”织田美绪对他说。那时班会刚刚结束,学生们吵吵嚷嚷地拿起书包走出了教室。

放学后,同学们各有去向。有直接回家的,也有去其他教室参加社团活动的。

久留米在四月加入了手球部,却因为难以忍受高年级学生的欺压而迅速退出,之后便没有参加任何特别的活动社团,每天一放学就回家。

久留米和人看向自己的同桌织田美绪。她的双眼皮使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捉摸不透,但也因此,使久留米觉得她有一分神秘的色彩。虽然神不神秘只是个人的主观判断而已。

据说从她刚入学的时候开始,高年级的学生们就高兴地奔走相告“来了个美人,哎呀哎呀哎呀”。在同年级的男生中,她自然也备受关注。她在何时和谁成了好朋友之类的事,虽然男生们嘴上谁也不提,却都密切关注着。

所以,高一暑假结束后,第一次换座位时久留米和人抽到了和织田美绪做同桌后,他就成为众人眼中的幸运儿。他能感受到其他男生心里那嫉妒的火焰,暗暗想着“真好啊”,同时也淡淡地期待着“座位离得这么近,关系应该会变好吧”。

他们刚成为同桌时,织田美绪对他说:“久留米同学的名字,‘久留米和人’,写成汉字好像《魏志·倭人传》啊。”那时他根本不知该作何回应。虽然心里想着“一点儿也不像啊”,却又怕否定了对方会使对方不快。

应该表示赞同,说“经常有人这么说”吗?还是应该夸奖对方,说“第一次有人这么说,真是个大发现”呢?那一瞬间,脑子转个不停,令他感到头晕。最终,他嫌太麻烦,就说:“只有‘人’字一样啊。”

织田美绪没有生气,也没有板起脸,只是笑着说了句:“啊,你这么一说,确实如此啊。”使得久留米和人萌生出一种“让她露出笑容的可是本大爷我啊”的难以言喻的感动。

而现在,她已经主动来找我商量事情了。我并不记得自己做过任何努力啊,却登上了光荣的阶梯——久留米想着,感到身体仿佛漂浮了起来。但他的脑子还算清楚,知道自己心里的感觉绝对不能让对方发现。

“商量什么?”

“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仙台站的地下停车场?”

“地下停车场?真是大胆啊!”久留米和人不禁脱口而出。这仅仅是因为他从“地下停车场”一词联想到了密室和昏暗的空间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跟大胆无关。”织田美绪说道,“昨天我放学后也去了那个停车场,因为我把自行车停在那里了。在那个停车场,不是能用五十日元在售票机上买到像存车券一样的东西吗?”

“能买贴纸。”

“对,然后再贴到自行车上,对吧?”

“啊,是啊。”

停车场里有几个定期巡逻的管理员,如果他们发现有车上面没贴贴纸,就会把一张写着“您未缴纳停车费,请于离开时缴纳”的警告信贴在上面。

“昨天回去时,我发现自行车上被贴了一张蓝色的贴纸,是警告信。”

“这是你没付五十日元的惩罚。”

“不是啊,我当然交钱了。”织田美绪有些生气,“肯定是有人把我的贴纸撕下来了。”

“为了留作纪念?”久留米和人并不想开玩笑,而是把脑海中浮现出的可能性直接说了出来。

“肯定是有人没交那五十日元,然后把我的贴纸给抢走了。”

“谁干的?”

“我就是想让你陪我一起去找啊,去找出那个贼。”

数个疑问同时出现在久留米和人的脑海中。要怎么找到那个贼?能确定谁是贼吗?

为什么,她想让我跟她一起去?

只能一个一个问了。

“我觉得像这种贼,应该是个惯犯,每次在停车场停车时都不交钱,每次都把别人的贴纸偷过来蒙混过关。”

“估计是想省钱吧。”

“我不知道用这种方法能不能省钱,但我觉得那人肯定只是嫌交钱麻烦,要不就是觉得自己是‘利用你们这些愚民来聪明地生活的胜利者’。”

“那只是织田同学你自己的想象而已吧。”

“肯定是这样的。”

“怎么了怎么了?两个人聊得这么开心。”一个高个子男生从旁边插了进来。是水沼。他的头发已经长到了校规允许范围的边缘,盖住了耳朵,但还没到肩膀。他鼻梁高挺,长得像狼一样。水沼是轻音乐部的,弹得一手好贝斯,据说还加入了一个校外的成人乐队,在小型现场演出过。“喂,织田同学,关于那个惊喜,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啊?”水沼嬉皮笑脸地凑到了织田美绪面前。

“什么惊喜?”久留米和人歪了歪头。

“哎呀,就是给实习老师的惊喜啊。”

经水沼提醒,久留米想起来了。一周前,他们班来了一位实习老师,是个很有朝气却容易紧张的女老师,很受班里同学的欢迎,与大家很亲密。于是,有人提议,想在那位老师实习期结束时举办一场小规模的惊喜派对。

“我不太喜欢这种事。”

“这种事是指?”

“就是那种所谓‘surprise!’的活动。有时候电视上不是会演吗?一个男人在咖啡厅里突然向一个女人求婚,店员都是他的同伙之类的。”

“多令人感动啊。”

久留米和人觉得举止轻浮的水沼很有趣,并不讨厌他。

“是吗?我倒是觉得这只是策划一方为了自我满足吧。”

“你有过经验?”水沼开朗地问道。

“也不是没有。”

“啊——是啊——织田同学你那么受男生欢迎,估计大家会准备各种各样的惊喜来攻击你吧?”

“既然都说是攻击了,就说明根本没在为对方着想啊。”

“那……攻势?服务?surprise服务?总之,如果你有好主意,要马上告诉我哦。”水沼语气夸张地说完,便潇洒地走出了教室。

只留下一阵疾风。

“刚才说到哪儿了?”

“忘了。”

久留米和人苦笑起来,随后说道:“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停车场,但你为什么会邀请我呢?”

万一她回答“因为我想和久留米同学交朋友啊”可怎么办?唉,有可能,很有可能啊。久留米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

“有几个理由。”织田美绪掰着指头。

我的优点竟然有这么多?虽有可能是误解,久留米和人却开心不已,但努力不把喜悦表现在脸上。

“首先,亚美子好像很忙,没法陪我一起去。”她说出了和她关系最要好的女同学的名字,“她今天家里有事,放了学立刻回去了。”

“原来如此。”

“其次,久留米同学你不是也经常在那个停车场停车吗?”织田美绪理所当然地说道,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久留米和人却屏住了呼吸。

“咦?不是吗?我好几次在那个停车场看见过跟久留米同学很像的人啊。”

久留米和人确实在那里停过车,但只有一两次,很难说经常去。于是他立刻回答道:“那可能是我父亲。”父亲的公司就在车站附近的大楼里,他每天坐公交车上班,但有时也会骑车去,记得父亲说过在地下停车场停车的事。“别人都说我们俩长得很像。”

“啊,是这样吗?”

久留米想起“He is just like his father.”这句英语。他希望自己即使脸长得像父亲,也不要像他那样生活。“不过我爸应该穿着西装啊,一看就知道不是我。”

“哦,我也只是从远处看到他,感到有些惊讶而已。”织田美绪笑着说道。

那语气听起来像在说,我对你的兴趣也就只有那么一点而已。

“啊,不过你刚刚说,他是公司职员,可你爸爸不是那种像教父一样可怕的人吗?”

“啊?”

“我听别人说的,不是吗?”

“啊?是吗?”久留米和人不禁向她确认。

“所以我觉得,既然你有一位强悍的家长,在遇到恶贼的时候,应该也会很勇敢才对。”

“哦……”原来如此。久留米和人想着,原来她是因为有这种错误的认识才叫上我的。

“啊,还有。”

“还有?”

这时织田美绪放低了音量,仿佛吐气般轻声说道:“你对男生比对女生更有兴趣,对吧?”

“啊?”

“我听说你有那种倾向。”

“谁说的?”

“是谁来着?据说班里的男生都知道这事。”

久留米和人明白过来了。这是有人为了阻止坐在织田美绪旁边的他和她成为朋友而散播的谣言,好让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能更进一步。这肯定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人联合起来的力量。

比起生气,久留米和人更想感慨。他们居然会做出这种事,连他都觉得“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你不是更喜欢男生吗?”

Surprise!久留米和人在心里说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