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小夜曲

一首小夜曲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旁边的儿童自行车上。我们可以现在回去确认啊。”

这时,久留米看到一位女性在路过他们之后又折返了回来。

“啊?”久留米和人愣在了原地,织田美绪也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并“咦?”了一声。

几米开外,那个穿西装的男人正慢吞吞地向远处走去。这个男人刚在久留米和人他们的眼皮底下把别人自行车上的存车券“唰”地撕了下来,若无其事地贴到了自己的车座上。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是个停车不交钱的惯犯。

这时男人叹了一大口气,发出响亮的声音。光是他那不满的表情和不快的叹息,就足以使人感受到压力和恐惧了。

总之,织田美绪从背后叫住了他。“大叔。”

男人在原地站定,转过了身。可以看出他此时已经很不高兴了。他双眉之间的皱纹很深,是因为经常保持这种不友好的表情,才形成了那些深沟。在看到穿着学生制服的织田美绪时,他有些惊讶,不高兴地问道:“什么事?”

“知道了,知道了。我付不就行了。”男人说后一脸不愉快地想要向停车场走去。

“但是,那个孩子可能会因为那五十日元遇到麻烦啊。人家明明交了钱,却被别人把存车券偷走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虽然他走路的姿势威风凛凛,个头却很小。从穿着来看,像是个公司职员。或许正因为他的外表如此,才坏了事。如果他是个一看就很危险的男人,也许织田美绪就会犹豫要不要叫住他了。

“你在停车场把别人车上的贴纸撕下来了,对吧?我看见了。而且昨天,我的贴纸也被偷了。”

久留米和人也慌忙跟了上去。

这样下去,搞不好这个男人会越来越兴奋,甚至动用武力。他感到有些害怕。

“别说得这么难听啊。”男人低声斥责道,“你有什么证据?”

“那个,关于五十日元的事。”织田美绪绷着脸开了口。

“你不用道歉。”织田美绪并没有失去理智,反而以一副比平常还要冷静的态度说道,“大叔,你不交停车费,不觉得羞耻吗?”

此时久留米和人追了上去。“啊,没什么,抱歉。”

“喂,只是五十日元啊。我会因为区区五十日元,就要在这里听你们叽叽歪歪吗?”

虽然很害怕,久留米和人还是把力量积蓄在腹中,向前走出了一步。她会让身为男生的我陪她来,就是为了这种时候。他感受到了一种使命感。“我也看见了,你从儿童自行车上撕下了贴纸。”

“喂,你们是哪个学校的?我要去找人说说。上学的日子里,都到傍晚了你们还不回家,还跑来刁难大人,到底想怎样?”

“啊,你用这种方式说话没问题吗?”久留米和人说道,“我们可记住你的脸了。”

“我亲眼看到了。”

之后那个男人的举动明显变得有些奇怪,气势也减弱了不少,而且一看就知道他十分在意织田美绪的身份。

“好、好的。”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织田美绪还是点了点头。

“只是想对耍滑头又摆架子的大人提出抗议罢了!”织田美绪不肯罢休,久留米和人明显冷静一些,他开始烦恼“这可要怎么收场”。

男人作势要走,织田美绪却拽住了他的胳膊,逼迫他转向这边。

“啊?”男人一脸诧异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脸上浮现出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戒备之情,“不要命?”

“别把我说的跟小偷似的!”男人开始接二连三地咆哮,“说到底,现在的高中生啊……”他伸出了食指,脸上也开始发红。

“呃,什么?你什么意思?”男人反问道,看起来不像是在装糊涂。他大概已经过了五十岁,给人感觉是个与开朗和清爽无缘的懒惰员工。眉毛很浓,戴着眼镜。

“疼死了,喂!”男人的眉毛隆起,扭曲起来,“小姑娘,你就放过我吧。”说完他又看着久留米和人,生气地说道,“喂,小兄弟,你快做点儿什么啊,找碴儿也要有个限度。”

是深堀老师,久留米和人想着。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他心里想着,却没有出声,因为他看到深堀老师把手指放在了嘴唇上,应该是在向他示意“不要说话”。她从那个男人的背后走了过来。织田美绪应该也注意到了她。

剩下的三个人,也就是那个男人、织田美绪和久留米和人,沉默地对看了许久。

“请问,出什么事了?”深堀老师战战兢兢地问。

就连织田美绪也被他怒气冲冲的气势所压迫,仿佛刚开始觉得害怕一般,眼神变得游移起来。“喂!”久留米和人想上前援助,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我是在为您担心。”深堀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指向织田美绪,“您在对她用这种口气说话的时候,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吗?”

“啊,当然和我没有关系,但我实在太担心了。”深堀老师弯着腰,显得毕恭毕敬。

“竟敢对别人这么说话!”男人用音量更大、更有威慑力的声音说道,“不过是一个毫无人生经验的高中生!”

目送那个试图遮住脸的男人快步离开之后,久留米和人他们开始寻找深堀老师的身影。

“我可不想被牵扯进来,所以就此告辞了。啊,那个,小姐,请不要向您父亲说起我啊。”深堀老师一脸认真地说,随即向织田美绪鞠了一躬。

居然会以正面直球来决胜负。久留米和人快要倒地了。

“那、那就,请您尽情地、继续骂吧。”深堀老师说完后离开了现场。

“我没空。”男人用另一只手指了指看似戴了块手表的手腕,“而且,如果那辆儿童自行车上没有贴纸,原因难道不是那个小孩没交钱吗?”

“那算什么证据?”男人的声音并不大,却清楚地传到了四周,有好几个路过的人都回过了头。

他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声音也变得有些尖。

“当然,和你相比我还很不成熟,但我至少不会去拿别人的钱财。”

不知织田美绪是胆子太大,还是单纯地没有考虑后果。总之,她立刻沿着台阶跑了上去,追在那个男人身后。

“我也不太想向我爸爸告状啊。”织田美绪也说道。

男人歪过头,一边生气地说“和你没关系”,一边挥挥手,想把她赶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