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小夜曲

一首小夜曲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高中生

“只要一说那种意味深长的话,对方肯定会害怕的,不是吗?心里肯定会一片混乱,想着‘这个女高中生到底是谁的女儿啊’?”深堀老师眯起眼睛说道。

这里与车站前的停车场有一段距离。久留米和人他们在这里追上了深堀老师,询问刚才是怎么回事。

“唉,不过居然是停车不交钱,这罪行还真是可爱啊。”深堀老师小声说道。

“老师您可不能说这种话啊。”织田美绪指责道,“而且,就算罪行很可爱,那个大叔的态度可一点儿都不可爱。”

“那倒是。”

“说起来,曾经有一部电影,讲的是主人公在列车上跟逃票上车的男人决一死战的事。”

“织田同学你还看那种电影啊?”

“我喜欢那个导演。”织田美绪兴冲冲地说道。然而久留米和人压根不知道那个导演的名字,决定以后再想办法查出来。

“但是,真的好好笑啊。那个人还真有点害怕呢。”织田美绪笑着说道,“老师的作战计划虽然很傻,却很有效啊。”

久留米和人也微笑了起来。“那么一说,谁都会以为你是什么危险人物的女儿啊。”

“像是织田信长的女儿之类的?”深堀老师插了一句,使久留米和人大笑起来。

“其实我爸只是个走了狗屎运很年轻时就和我的美人妈妈结了婚的不良老爸而已。”织田美绪耸了耸肩。

“还stronger than stronger。”久留米和人忍不住说道。

一辆自行车经过他们身边,车上是家长带着孩子。

“不过你们没遇到什么危险真是太好了。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正义什么的,其实是很暧昧又危险的东西。”

“是啊……”织田美绪令人意外地认真点了点头,“我妈妈曾经对我说过,如果认为自己很正确,就到了该担心自己的时候了。”

“是吗?”

“还有在指出对方的错误时要注意自己的用词,等等。对了,老师,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知道我们正在跟人吵架?”

深堀老师露出了与刚才不同的笑容。“因为有人告发了你们。”

“告发?”久留米和人完全不明白这个词指的是什么。

“‘织田同学和久留米同学好像正在车站附近进行着什么奇怪的约会。老师,你还是去巡视一下比较好’。”

“啊?”

“有很多这样的消息传达到了坐在办公室里的我的耳朵里。”深堀老师说完又“嗯嗯”地点了点头,“虽然我觉得只是谣言,但正好今天我很早就下班了,就过来看看。”

“结果发现我正在和大叔争吵,对吗?”织田美绪抱起了胳膊,“为什么会有这种流言传出来啊?”

久留米和人虽然没开口,但他能够想象出原因,正是“对织田美绪和他一起行动而产生的嫉妒之情”。他一方面感慨他们居然能想出这种方法来阻挠,另一方面又觉得要是换作自己,恐怕也会想掺和一下。

深堀老师似乎也察觉到了事情的真相,以及这些称不上纤细的男生们的小心思,她坏笑着说道:“织田同学真是受欢迎啊。”

“老师您在说什么呢?”

“啊,这不是和人吗?”就在这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

久留米和人惊讶地转过头,发现父亲正推着自行车走过来。“刚放学?”

别跟我说话啊。久留米很想把脸转过去。他的父亲完全不会令他感到自豪,甚至会让他羞耻。

“啊,您是久留米同学的父亲吗?”织田美绪行了个礼。

这样一来,我和织田美绪的交往之路就被封死了,久留米和人在一瞬间竟想着这种事。原本她就是个遥远的存在,现在她又知道了这个一无是处的男人是我的父亲。全完了。久留米和人现在的感觉就像亲手小心翼翼搬运的鸡蛋全都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令他不禁想要当场大叫。

父亲立起了自行车的脚架。那辆极其普通、像是主妇会骑的自行车更让久留米和人感到沮丧,但他又不能对父亲视而不见。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如果还装傻问“您是哪位啊”,反而会更加损害自己的形象。

“老爸,这是我的班主任深堀老师。”他有些自暴自弃地说。

“初次见面,和人一直承蒙您的照顾。”父亲鞠了一躬,“我是和人的父亲。”

“哎呀这可真是……”深堀老师应道。久留米和人注意到深堀老师的声音出奇的愉快。他望向老师,看到老师正努力忍住笑,且两眼放着光。之后深堀老师又说:“我们不是初次见面了吧?好久不见了。”

久留米不禁“咦”了一声,歪起了头。

久留米和人的父亲也探身向前,鹦鹉学舌般地开口问道:“好久不见?”

“和人同学真的和你很像啊。”深堀老师说完,又用英语流畅地说了句,“You look like your son.”

“you是谁?是我吗?”久留米和人指了指自己,之后立刻听到“your son”,意识到老师说的是自己的父亲。

“久留米这个姓氏不是很少见吗?所以一开始看班级名单的时候我就在想,不会吧?等一看到和人同学的脸,我就确定‘肯定没错’。”

“肯定没错?”久留米和人问道。

“你肯定是这个人的儿子啊。”

“这个人?”久留米和人又看向自己的父亲。旁边的织田美绪忽闪忽闪地眨着大眼睛。

“跟你说,我刚才使用的就是那个令人怀念的战术。”深堀老师高兴地说道。她似乎很享受久留米和人他们一脸混乱、如坠梦中的样子。“太厉害了,都过了快二十年了,竟然还是那么有效。就是那个‘你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吗’作战计划啊。”

“咦?那个战术是指刚才那个?”久留米和人指向刚才那个停车场的方向。

“那个招数其实最一开始是你父亲想出来的啊。该说是招数好还是战术好呢?”

久留米和人的父亲嘴巴张成了“O”形,仿佛浮到水面上吃着鱼饵的金鱼一般。随后他“啊”了一声,指着老师说道:“朱美?”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这么亲密地称呼你儿子的班主任比较好哦。”深堀老师开玩笑地说道,“我已经结婚了,现在姓深堀。”

“喂,老爸,到底是怎么回事?”久留米和人交替地看着这两个人,“你们认识吗?怎么回事?”他疑惑地问道。

“喂,真的是你吗?”久留米和人的父亲,也就是久留米邦彦,还没有搞清眼前的状况,慌慌张张地追问道。

站在一旁的久留米和人觉得父亲看起来突然年轻了许多,像是他读大学的表哥一样。

“很怀念吧?”

“倒不如说,我的脑海里还是一片混乱。”

“但是你看,我那时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啊。”深堀老师说道。

“愿望?”久留米和人的父亲问道。

“我不是想当制造惊喜的一方吗?”

“啊!”

“在成为和人的班主任后,我就一直在寻找机会,想着如果遇到你,我一定要对你说。”

“说什么?”

深堀老师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大大地张开双臂,说了句:“surprise——!”

之后久留米邦彦终于恢复了冷静,跟深堀老师聊了起来。

“真怀念啊。”“吓到我了。”“居然会有这种事。”

久留米和人与织田美绪听着他们的对话,听着听着,久留米和人实在有些担心,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你们两个该不会因为这次令人怀念的相逢而又产生心动的火花吧?”这一问让邦彦和深堀老师同时笑了出来。

“拜托了,别搞出什么错综复杂的关系。”久留米和人恳切地说。

“不可能的,放心好了。”那两人同时说道。

“有件事倒是让我对你改观了。”深堀老师说道。

“对我吗?”

“对。上次学校举办活动时,和人的母亲来了。我当时看见你的结婚对象那么出色,也很为你高兴。”

“这叫我该回什么话好啊。”久留米邦彦挠了挠太阳穴。

之后深堀老师向前踏出一步,把脸贴近久留米邦彦,小声说道:“因为自从与你交往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以为你肯定喜欢胸大的人啊。”

“都隔了二十年了,你还在说这事啊?”

“在和你分手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个人肯定会和一个胸大的人结婚的。”深堀老师眯起了眼睛,“见到你的妻子时,我实在无法不看她的胸部。”

“什么啊……”久留米邦彦苦笑着说道,“不过,你应该知道我没有撒谎了吧?”

“喂,你们的对话我可全都听到了。”久留米和人实在忍不住插了句嘴。

“I like your father.”织田美绪笑着说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