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小夜曲

一首小夜曲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走向地铁站的路上,佳织一开始什么也没说,后来大概是觉得沉默有些尴尬,于是揶揄我道:“你居然放过了那么难得的复仇机会!”

“哎呀,但是,果然还是做不到啊。”

“因为有罪恶感?”

“不是,大概是我不适合吧。”我承认道,“也许,能在那种时候反击是需要天赋的。”

“是因为天赋吗?唉,你居然会在那时把那两个人的恋情推进一步,也许这就是你的优点啊。该说你是优等生还是乖宝宝呢?”

“优等生和乖宝宝都不是什么夸人的词啊。”我悠闲地回道。

当我们已经能够看见地铁站前的台阶时,背后传来慌张的脚步声,接着有人叫住了我们:“那个……”

我们回过头,看到一名陌生姑娘站在那里。年龄大概在二十出头,五官很分明,却因妆容的原因而显得有些土气。“啊,不好意思。”她一脸抱歉地说道,“刚才你们去过那家餐厅,对吧?”

她似乎是追过来的,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我和佳织面面相觑。

“刚才和你们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搞不好是我认识的人。”

“刚才?你是说辻井先生?”

“啊?他叫辻井吗?我还以为他叫津川。”她显得有些疑惑,“名字不对啊,那可能不是那个人,但是很像。”

“辻井先生和那个津川?”

“对,那个人在和我见面时一直说自己是单身。不对,没说是单身,但也没说自己已婚。”

“哎呀,那可不太好。”

“他在和我交往的过程中出现过很多疑点,后来我就发现他已经结婚了,于是向他提出分手。不过他似乎还有很多其他的交往对象。”我们渐渐明白,面前的这位女孩是出于正义感来告诉我们这一事实的。

她大概是不希望被害者继续增多吧。

“但是既然姓氏不同,可能不是同一个人吧。何况我和那个人交往,是在关西的事了。”

“那么,”等这位女性向我们不住地鞠躬并离开后,佳织说道,“那么,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真相?”

“要是辻井先生就是那个津川先生伪造的身份,小久保也会被骗吧?”

“啊,对啊。”我刚想转身跑回去,却被佳织阻止了,“你要去干什么?”

“辻井先生也许是个烂人啊。”

“你还不能断定啊,有可能他和那个津川不是同一个人。而且这种事,也不需要你特意去说啊。”

“是吗?”

“像小久保那样的人,肯定会在一开始就向对方确认的,会直接问:‘你是单身吗?’”

“也许对方技高一筹呢。”

“那也是她自己的问题,跟结衣你没有关系啊。”

“是这样吗?”

“唉,这也是复仇的一种啊。就这样放过她吧。”佳织轻松地说道。

那天我回到家时,我的丈夫已经出差回来了。

我把他不在的期间发生的新商品推广的事、广告公司的事,以及和小久保亚季再会的事,甚至在北京烤鸭自助餐厅里发生的事,都一并告诉了他。

他虽然有些吃惊,但也跟佳织一样,鼓励我复仇。他这样想似乎也有他的理由,不过最终,他还是安慰我说:“唉,结衣你也很不容易啊。要是她一切都顺利,我们会不高兴。”我丈夫说道,“如果能有一方失败就好了。”

“什么叫有一方失败?”他到底在说什么?

“也就是说,如果那个叫辻井的男人跟她交往顺利,那就让她们的方案落选。”

“如果辻井先生是个已婚者,把她给骗了呢?”

“那就让她们的方案成功获选,之类的……”

“就是说一胜一败?”

“起码要这样吧。”

到底是哪种胜败的情况更好,到底对谁来说更好,我都无法判断。

“唉,要是真的出现了这两种情况中的一种,就原谅她吧。”我丈夫说道。

“我们不应该希望别人陷入不幸。”我责备他。

其实这件事中最令人吃惊的是,其中一种情况确实会变成现实,但那时我们一无所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