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对柯东辉而言,他在监室里之所以肆无忌惮,一方面是看守所里有人关照他;另一方面,他想通过殴打徐克柱在其他在押人员面前树威。可他没想到,却栽倒在谢英鹏的手里。柯东辉心里嘀咕着:“真他妈的冤家路窄。”

柯东辉既然把谢英鹏当作冤家,便自然想到了跟谢英鹏的过节,他是在一次朋友张罗的酒宴上认识何洁的,遂被何洁的美貌和柔情所吸引,他在送何洁回家的途中,在车里强暴了何洁。何洁受柯东辉的威胁没敢报案,她在跟谢英鹏了断关系后,柯东辉经常约她,她逐渐接受了柯东辉,便和柯东辉组成了家庭。柯东辉虽在外养姘嫖娼,但在家中却不乏对何洁的呵护,致使何洁对他感情深笃……

半夜12点,柯东辉虽闭眼睡去,可梦境又把他拽回到4天前的公审大会上。

清江省东林市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涉黑案件“10·12”案件,经过16天的审理已步入尾声。公判这天,为了便于更多的市民旁听,东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把法庭设在了宽敞的工人文化宫影剧院。上午9点,随着审判长宣布公开宣判大会开始,武警战士把柯东辉等22名被告押解至审判台下。

审判长开始宣读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被告人柯东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130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对柯东辉上述被判处的刑罚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1300万元……”

作为黑恶势力主犯的柯东辉,外表虽淡定,内心则感觉到自己犹如掉入冰窖般,满是彻骨的寒意。他想,难道自己40岁的人生就此了结了吗?他脑海中浮现出自家那豪华的别墅和被随从前呼后拥的情景,以及围绕在身边的那些艳丽的女子……当他想到自己的儿子时,舐犊之情使他的身体针扎似的一激灵,他自问:“我没了,我儿子该怎么办?”

他瞬间扭头神情凝重地对身边的同案、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的东方酒店总经理胡晓林有所交代说:“大哥,我若走了,我儿子就托付给你了。”

胡晓林装不出柯东辉的淡定,他脸上布满了愁云惨雾,瘦小的身体有些瑟瑟发抖。柯东辉的话让他一愣怔,不过他很快回答:“你放心吧。”

公判大会结束后,22名被告人相继被武警战士往外押解着。

柯东辉一出影剧院的大门口,他的目光便在两边的人群中搜寻。大多的面孔看他是仇视的,有的熟悉的面孔虽对他充满了关切,但他却熟视无睹地掠过。直至一个美貌的女人出现,他的视线才被定格。

美貌的女人正是柯东辉的妻子何洁。此时的何洁已完全是一个为丈夫的命运牵肠挂肚的妻子,她似乎要与丈夫做最后的生死诀别,满是感伤的脸上流淌着泪水。柯东辉脸上带着笑意放缓了脚步,他的神情犹如以往似的在告诉妻子:“不要紧的,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走出看守所跟你团聚。”

两边高大威猛的武警战士加大了力气,架起柯东辉的胳膊,柯东辉身不由己地向前趔趄一下。柯东辉对武警战士发泄着不满:“你们这么用力干什么?”

回应他的是更有力的拖架,他几乎双脚悬空地被架进了囚车。

就在柯东辉被架进囚车的一刹那,他看见了不远处站在台阶之上的大哥柯东南。他在心里愧疚地说:“大哥,老弟对不住你,待来生我再报答你吧……”

柯东辉在没开庭前,被羁押在离东林市二十公里外的铁路看守所。柯东辉想到自己已被判处了死刑,按照看守所的规定,是要定位(把在押人员的脚镣锁在板铺铁环上)管理的,那些铁路警察定会加强对自己的严格管理。外边的亲朋知道我羁押的地点就好了,他们会做那里警察的工作,好使我的日子好过些。可我的羁押地点他们是难以打听到的。想到这,他越发觉得前景黯淡。

出乎柯东辉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押解的车队没有向铁路看守所方位东边驶去,而是向南侧直驶,开上了跨江的江桥。柯东辉知道,过了江桥,就是东林市看守所。他心里有了一丝亮色……

柯东辉刚被押解进第一看守所,谢英鹏满脸愤怒,指着他的鼻子:“这次你必死无疑……”

梦境中谢英鹏的话,把柯东辉惊醒。他头部的外伤,不仅使他有些眩晕,更让他有种不妙的预感。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