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一辆凌志大吉普停在了东林市公安局监管支队大门口。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柯东南,缓缓地点燃了一支烟。

柯东辉被判处死刑,让柯东南这个当哥哥的格外感伤。他不由得忆起往昔的情景,他父亲临去世时左手拽着他的手,右手指着当时只有五岁,在病榻前哭泣的柯东辉说:“东南,你妈走的比我早。我知道,我也活不了多久。我走后,你这个当大哥的一定要照顾好你这个唯一的弟弟……”

他记得,在一个冬夜,当自己伐了一天木头,拖着疲惫的身躯到家时,却看见柯东辉因发高烧昏迷不醒,躺在冰凉的炕上。他心急如焚,背起柯东辉出了家门,在没脚的积雪中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医院。大夫说这孩子病情很重,再晚来就危险了。

他更记得,柯东辉上小学的时候,无论自己回家多晚,柯东辉总是在家把饭菜准备好,等他吃饭。那时虽常吃夹生饭,但自己和弟弟却吃得那样香……

往昔虽艰辛却温暖的情景,和眼前冷酷现实的反差,使柯东南不得不喟然地想:柯东辉走上今天的绝路,与自己这个当哥的是有关系的,正因为自己认为他从小吃的苦多,在他长大后,什么事便娇宠他。特别是自己从一个出苦力的林业工人,熬到东林市林管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后,柯东辉养成的恶习更有了依仗……

柯东南把右手里的烟蒂扔出车窗外,遂即双掌拍在方向盘上,他在心里告诫着自己:“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弟弟走向刑场,我无论如何也得帮他把命保下来!”

柯东南跟监管支队的领导从上至下都很熟,他对门卫保安说是吴广新的亲属,就走进了监管支队机关楼。

所领导的办公室有监控设备,柯东南指着已打开的监控画面说要看看弟弟。因柯东辉头部有伤,吴广新想婉言相拒,可已打开的监控设备摆在那儿,他只得把监控画面调到10监室。当柯东南看见弟弟戴着脚镣子,头上缠着纱布时,心里很不是滋味。柯东南从吴广新的嘴里了解到了弟弟在看守所里的情况。柯东南临走时,约吴广新双休日去打猎,并要求把祁军带着。吴广新笑呵呵地答应了。

吴广新打内线电话,把祁军叫到了办公室。他见祁军很不是心思的样子,就说:“你刚从部队转业到看守所才半年,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柯东辉是混迹社会的人,他的社会关系很复杂,他在东林市看守所也是几进几出了,他与看守所的一些民警,包括监管支队的领导,都有不同寻常的关系。”他接着开导说:“我知道你的难处,我在早班会上对你的批评是不得已。不过昨晚的事情处理得也挺好,现在柯东辉违反监规,让别的民警加戴上了戒具,也便于你日后管理了……”

祁军听了吴广新的话,心绪平缓了些。他转了个话题说:“吴所长,过段时间我想竞聘副所长,群众评议这块儿,你能不能帮我做做工作。”

吴广新听了祁军的话,心里说:“你以为在监管支队群众评议票过关,你就能当上官吗?”不过吴广新又随即同情起祁军来,他知道祁军连住房都没有,领着妻子和孩子租房过日子,妻子又没工作。你让祁军花钱买官,显然做不到,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群众评议这块儿。吴广新说着面上的话:“祁军,在政治上要求进步,我会支持你的。”

“谢谢你,吴所长。”

“明天星期六,没什么事吧?”

“没事。领导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吴广新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我是想让你放松一下,明早跟我打猎去怎么样?”

祁军没作过多考虑,面露惊喜地说:“好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