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野猪的獠牙越来越近,祁军在惊恐之中发蒙了。就在这岌岌可危之际,随着“砰”一声裹挟着风声的枪响,公野猪应声倒地。

修洋说:“东北常见的动物,像熊、狍子、野猪等,这都有。”

柯东南在后边,带有霸气地替修洋回答:“你跟我打猎,就尽管放心地打。”

一头带有獠牙的公野猪出现在祁军的视野里,祁军操之过急地冲目标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野猪没有倒地,却向着枪响的方向疾奔而来。祁军有些慌乱,往后倒退着又忙扣了两下扳机,可仍没有击倒野猪。他再度欲瞄准开枪射击时,却被脚下的树杈绊倒了,手中的步枪也脱出手外……

柯东南近前握着军官的手:“钟大队长,又给你添麻烦了。”

门外传来汽车的引擎声,修洋到门口迎进来三名武警官兵,其中一名肩扛少校军衔,另两名是战士,战士肩上每人背着两只“五六”式半自动步枪。

第二天拂晓,祁军在所住的红松林小区大门口,上了柯东南的凌志大吉普。祁军和吴广新坐在后排座,吴广新给他介绍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柯东南和司机小杜。柯东南和祁军握了下手,问了好。小杜冲祁军点了下头,而后启动了车。

柯东南把钟大队长引到吴广新和祁军跟前,作了相互的介绍。祁军得知,钟大队长是小北沟武警边防大队的大队长。

祁军问修洋:“这地方都有什么动物?”

“没事。”祁军感激地看着柯东南,“谢谢你了。”

祁军以为柯东南会说起他弟弟的事,不承想,柯东南一路无语。

柯东南并不让人讨厌的外表和吴广新安然的神态,让祁军心里安稳了些。他想:这车反正我也难下去了,况且是你吴所长领我来的,我又在乎什么呢?

突然,前面不远处光秃的树丛中传来“哗啦啦”的声响。祁军疑是动物跑了过来,便把步枪推上了子弹,端起枪向前面大致地瞄着。

修洋从沙发后边拿出一把五连发猎枪说:“咱们也该走了。”

两女子在茶几上给每个人斟了杯馨香四溢的茉莉花茶。晓玉下颌有一个痣,祁军多看了两眼,晓玉回了他一个暧昧的眼神。祁军有些难为情地低下了头。

“不瞒你说,我是个老猎手了。”柯东南说,“把野猪先放这吧,咱俩搭伴走。”

祁军也索性仰在靠背上,迷糊了起来。

别墅的宽敞和欧式装修的豪华,使祁军瞪着好奇的眼睛四处打量着。他没有了几个小时前因见到柯东南的紧张,对吴广新说:“头一次进别墅,今天开了眼界了。”

“唉。”随着清脆的应声,两个女子端着茶具,从旁边的餐厅里走出来。这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穿一袭红裙装,袅袅婷婷,俏丽的脸上漾着笑意。

钟大队长说:“都是好哥们儿,谈不上麻烦。”

祁军问:“什么都可以打吗?”

第一节

他们走了半小时后,便分散开来寻找猎物。祁军虽玩过枪,但不曾打过猎,打猎对于他来讲是新鲜刺激的运动。他期望有所收获,便哈下腰来,在雪地上搜寻动物的足迹。

“好的。”刚才的险境,使祁军愿意跟别人搭伴。

晓玉和小英倒完茶,修洋便打发她俩到餐厅准备中午饭去了。

柯东南没有理会祁军感谢的话,他看着野猪说:“这头野猪真不小,能有六七百斤。”

其他人跟着拎起了步枪,并拿了些子弹,随修洋出了别墅。

修洋请大家坐在客厅沙发上,接着喊:“晓玉,小英,上茶。”

从别墅里迎出来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人。柯东南管络腮胡叫修洋,并把他介绍给了吴广新和祁军。几人随修洋进了别墅。

祁军从地上捡起枪,上前看野猪的耳根处有个弹孔,由衷地赞叹说:“柯副局长,你的枪法真准啊。”

祁军觉得从早上到现在的经历有些神奇,寒冷、萧瑟的山脚下漂亮的别墅,别墅里有像悍匪一样的修洋和美貌的女人。更让他瞠目结舌的是,竟有武警官兵送来军用枪支供这些人打猎。在武警中当过军官的祁军知道,钟大队长把枪支借给别人是要冒极大风险的,枪支若是出了问题他要受军法惩处的。在祁军的眼里,柯东南已是不同凡响的人。

钟大队长寒暄了几句,让战士放下步枪和一背包子弹,就领着战士出门,开车走了。

当祁军听到吴广新介绍柯东南时,他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打黑除恶风声这么紧,自己作为黑恶势力头目柯东辉的监室主管民警,在这个时候跟其家属在一起,显然是非常不合适的,并且是违纪行为。若事先知道是柯东南张罗的这次活动,自己是不会来的。祁军疑虑地从前面的反光镜里观察着柯东南,他见柯东南聚精会神地望着前方,俊朗的外表下,给人一种儒雅、深沉的感觉。祁军又看了眼身旁的吴广新,他见吴广新怡然地闭着眼睛小憩着。

凌志大吉普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叫小北沟的林场,停在了一个依山的别墅旁。小北沟积雪较厚,他们下车,当脚落在地上时,积雪近乎没了鞋面。

他们登上了别墅的后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