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时春武是第二看守所的副所长,时春武的父亲时迪,退休前是东林市政法委副书记。时迪与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新任支队长刘立国相识,得知公安局要调整中层领导干部,便让儿子竞聘第一看守所所长的位置。时迪很了解刘立国自私的秉性,为了儿子的仕途,除找刘立国吃了顿饭,谈了儿子的事情外,还给儿子准备了一个装有10万元钱的大信封,让儿子给刘立国送去。

时春武中午去食堂吃饭的路上,碰上了郭铮。郭铮4年前能当上副支队长,是仰仗时春武找当时还没退休的父亲帮忙运作的,所以两人的关系很近。郭铮问:“竞聘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各科所队长我都打过招呼了,估计群众评议这块儿没什么问题。”

“你跟刘支队沟通过吗?”

“我还没有找过他,不过他知道我竞聘一所所长的事……”

“你必须找他面谈。刘支队作为支队长,在组织推荐上是有决定权的。再一个,全支队八十多名民警,在群众评议方面,响应他的,不会少于二十人,这二十多张评议票对你是不可或缺的。”郭铮若有所指地说,“刘支队这人的性格你是了解的,你应当知道怎么做……”郭铮进了食堂见人多了,便不再说下去。

下午一点半,时春武把装有10万元钱的大信封塞进警用棉大衣里,到了监管支队机关办公楼的三楼。他见刘立国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门里传来刘立国打电话的声音,时春武停下了脚步。

时春武隐约地听到刘立国说:“吴广新是一所的老所长了,他要是接着连任的话,我想应当没什么问题……”

刘立国的话,使时春武心里一紧。他不禁埋怨着自己,真应该早些来,现在看样子出岔头了,难道我爸跟他说的话没起作用?

不过,时春武腋下厚重的大信封,又使他振作了起来,他心里很清楚,在监管支队等待提职的,像他这样能直接拍给刘立国10万元钱的,是没有的。

刘立国撂下电话的声音传来,时春武便抬手敲响了虚掩的门。

“请进。”刘立国在办公室里说。

时春武进了办公室,把门关上,坐在刘立国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说:“刘支队,我过来看看你。”

刘立国调侃了一句:“都在一个单位工作,还特意地来看我?”

时春武显得很拘谨,他支吾地说:“啊,是我爸让我来看你。”

“前几天我还和你爸在一起来着。”刘立国盯着时春武,说出了时春武要说的话,“你到我办公室来,是要跟我说竞聘一所所长的事吧。”

“是的,我有这个想法。不过我的想法还得仰仗刘支队帮我实现。”既然话已挑明,时春武不再拘谨。

“这个……”刘立国思忖着说,“一所是东林这个地级市最大的看守所,所长事务烦杂,责任也大。你年龄不大,资历还浅,应当对所竞聘的职务再仔细地考虑一下。”

时春武侃侃而谈:“对要竞聘的一所所长职务,我是经过充分考虑的,这个职务我自信能胜任。我在二所当了3年主管狱政的副所长,在公安监管业务方面,虽不能说自己是行家里手,但起码是轻车熟路。当然当所长不同于副所长,还需有一定的组织和协调能力……”

刘立国表情平淡地听着。

时春武知道,能引起刘立国关注的,只有自己身上的大信封了。时春武止住了自己在能力方面的表白,从警用棉大衣里掏出大信封放在刘立国的办公桌上:“刘支队,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

对刘立国而言,近期凡是进他办公室欲竞聘的人,大都会有所表示。不过当他看到眼前的大信封,他的神情像是瘾君子见到了毒品般,流露出欣喜和渴求。他眼睛亮亮地盯了眼信封,随即客套地说:“小时,你这是干什么?你爸是我的老上级,咱还用得着这样吗?”

“刘支队,你到监管支队快一年了,对我很关照,我心里是有数的。这也快过年了,即使没有竞聘的事,我也应当看看你呀!”时春武来的目的就是给刘立国送钱,他言不由衷地解释完,接着说:“刘支队,所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刘立国说:“你回去吧,你的事我会考虑的。”

时春武刚进办公室,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便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里面传来刘立国的声音:“小时,一所所长的职务有不少人惦记,刚才市委的邱副秘书长给我打来电话,为吴广新续任一所所长的事说情;所以说,你不妨在这件事情上低调点儿,只要我心里有数就可以了。”

“我明白,刘支队。”时春武满心欢喜地答应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