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在郭铮看来,这个社会中什么都是一种交易,自己和刘立国的交易,得到的利益还是很大的,即使日后在工作上做些妥协又算得了什么呢?郭铮像表决心似的说:“刘支队,你的知遇之恩我会铭记在心的,至于我是否当上政委,咱俩都会在一个班子里工作,日后你就看我的行动吧!”

“不知刘支队怎样帮我?”郭铮将信将疑。

老孙说:“谢谢刘支队对我的照顾。”

“不会。再则从部门领导班子团结的角度讲,监管支队政委的人选,我是有建议权的。”

“哈哈,”刘立国笑了两声说,“好,爽快,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消息确切吗?”郭铮眼睛一亮。

“市委那边我有熟人,我会帮你做工作。”刘立国打着保票。

刘立国的话简要、明了,他已明白无误地告诉郭铮: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若是你郭铮当上政委,那也是我送给你的位置。到那时候,你就得一切听我的,否则的话,你就别当这个政委。

郭铮不免担心地问:“市局党委会不会从别的部门调个政委过来?”

“杨明权要调走,你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刘立国在监区门口看见了门卫老孙。老孙是7年前,东林市政府关心下岗工人,推荐他到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打工的。因为老孙是政府帮扶的特困对象,多年来,监管支队虽然已换了三届领导,但每届领导待他都挺不错。半个月前,刘立国辞掉了三个门卫,都换成了与自己有关系的人,唯独没有辞掉老孙,还把老孙从支队大门口调到监区门口当门卫。

“消息当然确切。”刘立国肯定地说。

在刘立国还没来监管支队当支队长前,杨明权在监管支队政委的位置上主持工作已经两年多了,两年间,他引进了适合在押人员生产的项目,用创收的钱,提高了民警的福利待遇和在押人员的伙食标准。刘立国任支队长后,便聚拢权力排挤打压杨明权。最让贪婪的刘立国难以理解的是,监管支队每年额外收入二百多万元钱,杨明权居然傻瓜般地不会拿钱打点领导,更不知道往自己兜里揣。现在,刘立国要把这每年二百多万元钱尽可能地揣到自己的兜里。但他想这么做,又不能操之过急,一旦停发民警的福利待遇,他将成为众矢之的,结果会导致他的根基因有杨明权在而产生动摇。所以,刘立国急切地要把杨明权挤走,他多次向分管副局长隋鑫峰反映自己在工作上很难和杨明权合拍。就在昨天,隋鑫峰告诉刘立国,市局党委要把杨明权调往国保支队任支队长,于是刘立国便把郭铮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传递消息。刘立国认为,若把郭铮推到政委的位置上,郭铮必会对自己感恩戴德,自己日后做什么事他都不会干涉。

因监管支队领导班子是科处交叉,除支队长和政委是副处级外,两名副支队长是正科级。郭铮原是第二看守所的所长,当所长时是正科级,当了副支队长仍是正科级,能进步到副处的级别,是他梦寐以求的,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和欠缺背景。

不承想,刘立国没再搭理老孙,而是面无表情地向监区走去。

老孙见是支队长跟自己说话,忙不迭地说:“不错,这儿的活比我在大门口清闲不少。”

郭铮嗫嚅地说:“那你说,我该做些什么……”

第一节

看着刘立国的背影,曾当过企业领导的五十多岁的老孙恍然明白,刘立国的话是有意味的。

“市委那边是不是也得做工作?”郭铮想象着有可能面临的阻力。

郭铮临走时,刘立国想出去溜达溜达,两人一同出了办公室。

刘立国知道郭铮话中的意思,他说:“在你提职的这件事上,你既不用搭人情,也不用花钱。我刘立国是支队长,监管支队预算外的钱不少,这笔钱怎么都是花,难道在你仕途进步上花一些就不可以吗?你当上政委后,当然有你要做的事,那就是在工作上跟我配合好,你说呢?”

“啊,那就好。”刘立国看着老孙说,“别人都走了,我可是把你留下了。”

刘立国深知想要贪更多的钱,必须扫清障碍,培植亲信。这天他把郭铮叫到自己办公室说:“郭铮,我想帮你在仕途上进一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