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因为谢英鹏要竞聘深挖犯罪科科长,他便到单东方的办公室了解些竞聘的情况。

单东方把监管支队有关领导调整和竞聘的情况说给了谢英鹏,他说郭铮提职为监管支队政委,新闻媒体已经公示。自己任命副支队长的事,市局党委已研究通过,并马上就会上任。基层各个竞聘岗位的人选,刘立国正在逐个敲定,他敲定人选的唯一标准就是看你送他的钱是多少。如果他认定某个人可以任某个职位,他便动员其他人不要与其竞争。时春武和吴广新都要竞聘一所所长,刘立国便以吴广新岁数偏大为由,让他到治安拘留所当教导员去。

谢英鹏听了单东方的话郁闷了起来,他郁闷的原因是个性的不肯屈尊,再则他也没钱买官。谢英鹏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在他的印象中,刘立国似乎不是那种特贪婪的人,或许他愿占些便宜,并不一定如单东方所说的,对什么事情都表现出赤裸裸的贪欲。谢英鹏先入为主地把刘立国定位在这人还是可以的后,便有些乐观地审视着自己的能力,以及在监管支队这个环境中,自己所竞聘的位置是否适当。他首先确定的是,在刑侦业务方面,自己是占有优势的、自己是刑侦科班毕业,并且参加工作后,大多的时间都从事刑侦工作。到监管支队两年来,在对在押人员深挖犯罪方面,破获了一起特大,一起重大两起命案,荣立个人二等功和三等功各一次,并且是监管支队首个荣立个人二等功的人。如果能竞聘上深挖犯罪科科长,那将是对自己能力最大的发挥,对监管支队深挖犯罪工作,也将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谢英鹏心里说:“我认识到的自身优势,难道作为支队长的刘立国就不能认识到吗?我应当找刘立国谈谈自己竞聘的想法,他或许会支持我。”

谢英鹏把手中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起身出了办公室。

刘立国对待谢英鹏的态度不冷不热,当谢英鹏坐在刘立国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局促地说完自己要竞聘的想法后,期待地看着刘立国。

刘立国点了一支烟,似乎带着不满地对谢英鹏说:“想竞聘深挖犯罪科科长,那就竞聘吧。我现在不能说些什么,更不能承诺什么,我对监管支队任何想竞聘的人,都是这个态度。”

听了刘立国的话,谢英鹏心里顿时凉了大半,不过他仍存希望刘立国能看重自己,他说:“竞聘深挖犯罪科科长,或许我比别人更有些优势。”

刘立国显现出不耐烦来:“你以为你有刑侦经验,立过功、受过奖就了不起吗?工作能力强的人,当个先进还可以,不一定能当领导。”

谢英鹏冷笑了一声:“刘支队,打扰了。”起身离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