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祁军始终有个企盼,那就是能看见在小北沟打猎时接触过的晓玉。那次虽因他的谨慎没有与晓玉同眠共枕,但晓玉那顾盼流连的眼神,那丰腴的身体,她大胆敲开门之时,那欲言又止的羞怯,都让他回味不已。

下班时,祁军接到了修洋打来的电话,说晚间在双龙海鲜请他吃饭。能见到修洋,或许就能见到晓玉,这让祁军兴奋不已。

祁军在双龙海鲜门口见到了晓玉,晓玉犹如见到老朋友似的握着祁军的手说:“祁哥你好,里面请。”

晓玉把祁军领进一个单间,就出门点菜去了。单间里的修洋,给祁军点燃一支烟说:“这不快过年了,柯副局长本想找你一起聊聊,可他确实忙,脱不开身。所以柯副局长就委托我来约你,坐在一起唠唠。”

祁军因柯东南在野猪的獠牙下救过他,故而心存感念地说:“柯副局长真是费心,他若有什么事,给我打个电话就是了。”

“坐在一起不是感觉亲近些吗。”修洋问,“东辉最近在里面怎么样?”

祁军说:“前几天律师接见了他,我看他情绪还可以。”

“老弟,在生活上,你还得多关照他呀!尤其是多找他谈谈话,让他心情好一些。”

“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两人正说话间,晓玉走进来说:“我点了几样菜,不知合不合乎祁哥的口味。”

祁军说:“我没有忌口的。”

不一会儿的工夫,服务员把清蒸螃蟹、红烧海鳗等四个菜端了上来。

晓玉从脚下的纸兜里拎出一瓶郎酒,打开酒瓶,把三个酒杯斟满。

修洋端起酒杯说:“祁军,虽说东辉进去是件不好的事情,不过通过东辉这个媒介咱们相识,却是件好事。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望咱们日后能成为好朋友,来,喝一口。”

修洋与祁军碰了下杯,喝了一口酒,晓玉的酒却下去了半杯。

祁军从没见过女人如此喝酒,正犹豫间,晓玉已端着半杯酒在他眼前晃着说:“祁哥,不可能连我都赶不上吧。”

晓玉握着酒杯的纤长玉指和她光滑、洁白的手臂,让祁军来了兴致,他一仰脖,多半杯酒下了肚。

“祁哥真行。”晓玉说着,给祁军的餐盘里夹了口菜。

祁军很想了解修洋和晓玉是做什么的,上次随柯东南到小北沟林场打猎,柯东南也没作详细介绍,只知道两人是小北沟林场的。再一个,修洋对柯东辉的事情很上心,难道他与柯东辉有亲属关系吗?晓玉在祁军的心里,更是个谜。祁军先是问修洋:“修哥,你在小北沟林场干什么?”

“我原是小北沟林场的厂长,在那里干了二十年,这不我刚调到东林来,在林管局下属的东胜木制品厂当厂长。”修洋说到这里有些感慨,自饮了一口酒说:“要不我怎么关心柯东辉呢,是因为柯东南待我犹如亲兄弟一般。若没有柯东南,我修洋或许仍是个普通工人。多年前有次打猎我俩相识后,因性格相投便有了来往,从此我就交了好运……后来,柯东南又把我调到了城里,不但在工作上给我安排了位置,还给我解决了住房。”

“原来你们是这层关系。”祁军转脸问晓玉,“晓玉,你跟修哥是一个单位的吧?”

晓玉笑了笑,说:“就算是一个单位的吧,我俩都在林管局工作。”

修洋说:“这是我们林管局招待所的所长。上次在小北沟林场,她是专门搞招待去了。”

祁军听了修洋的话,有些惊诧。他带有调侃地端起酒杯说:“不承想晓玉还是个林管局的部门领导,巾帼强人,我还以为你是个打工妹呢。这杯酒是我重新认识你的酒。”

晓玉说:“好,干。”

三人散席后,在往酒店外走时,修洋递给祁军一个方形的茶叶盒说:“过年了,给你拿盒铁观音茶喝吧。”

祁军意识到这盒茶里或许还有名堂,就接下茶叶盒说:“谢了,修洋。”

修洋说:“还有件事麻烦你一下,你给东辉捎些东西可以吧?”

祁军当然清楚,作为监管民警是严禁给在押人员捎带物品的,但他此时已不好回绝。他迟疑了下说:“好吧,我明天上班给捎去。”

晓玉说:“真不凑巧,东西我忘家里了。”

祁军有目的地说:“我到你家取吧。”

修洋打了一辆出租车说:“你俩坐车先走吧。”

祁军和晓玉上了出租车。

到了晓玉家门口,祁军按捺不住自己,他贴着晓玉的耳边问:“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晓玉笑而不答地掏出钥匙开着门。

晓玉暧昧的神态,越发引燃了祁军的激情,他一进晓玉的家门,便搂着晓玉亲吻起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