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祁军又问柯东辉身上有没有别的违禁品。柯东辉从身上掏出一个打火机和两支烟。祁军说领导来了我得把你的定位锁锁上。他把柯东辉送回监室锁完定位锁后,让别的在押人员把柯东辉身下的褥子撤了去。

祁军又把被柯东辉欺负过的徐克柱和祖春山做了一番安抚。

唯有祁军没做声,他有些慌乱地向自己分管的监室奔去。祁军先进了10监室,躺在铺着白床单褥子上的柯东辉,见了他慵懒地坐起来。

第一节

祁军临出监室,让柯东辉跟他出来。

吴广新说:“不让在押人员鸣冤喊屈,你们也都少发牢骚。”

出了会议室,有的民警发牢骚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向郑副市长反映一下,监管支队的民警福利降低,那每年几百万元的收入,是不是让有些人揣自己兜里了。”

郑副市长叫郑正义,三年前从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长的位置,调到东林市任市政府副市长、兼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东林市最大的以柯东辉为首的涉黑案件“10·12”案件,就是他突破层层阻力组织侦破的。他在公安民警心中的威望是很高的。

吴广新指着屏幕说:“柯东辉在10监室,胡晓林在21监室,这两人都在规矩地码铺。”

祁军以在部队养成的传统,来了个立正,打了个标准的举手礼说:“报告领导,我是公安监管的一名新兵,去年6月份从部队转业到的监管支队。”

谢英鹏说:“是的,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郑正义之所以如此关注“10·12”案件的主犯,是有因由的。半年前,郑正义刚来东林时,前进派出所所长季洪波给他拿来厚厚的一沓材料,说这材料是他近几年收集到的现仍然逍遥法外的柯东辉的犯罪证言。接着郑正义又接到了一封市政府转来的群众来信,举报在东林市蔬菜批发市场,有人以承包市场空地为名,向经营者强行收取高额停车费,打骂并且持刀伤害合法经营者,举报信是十几个人联名写的,提供的线索十分翔实。郑正义对这封举报信高度重视,立即组织成立专案组,他对专案组的成员说:你们给我往后面摸,看是谁在后面组织他们,要把这个组织摧毁了。可专案组一到蔬菜批发市场进行调查,被害经营者却不肯说。专案组的人一再承诺保密,才了解到真实的情况,被害经营者说,一天得缴纳对方三四百元钱,不缴的话,不是被打骂,就是扰乱你蔬菜批发,太霸道了。专案组深入调查后发现他们背后还有一只更大的黑手,于是柯东辉浮出了水面……季洪波拿来的材料对查实柯东辉的罪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柯东辉得知郑正义组织警力调查他时,竟嚣张地把电话打到了郑正义的办公室,说出了郑正义在省城清江市的家庭住址,及郑正义妻子和女儿的情况,他让郑正义注意自己和家人的安全。郑正义写下遗嘱,誓与黑恶势力斗争到底……搞“10·12”案件,是郑正义从警三十余年来,所遇到的难度比较大的案件,这么一起案件的主犯,他怎能不关注!

郑正义看着谢英鹏说:“我是听说过你的,你原是景福分局刑警大队的吧,早期你曾调查过柯东辉等人的犯罪。”

郑正义赏识地对谢英鹏点了下头,而后把目光移向了祁军:“干监管工作几年了?”

郑正义在市局其他领导的陪同下来到监管支队,走进了一所的监控室。郑正义看到监控上显示出的各监室在押人员规范、整齐的码铺画面,不由得想起了“10·12”案件的主犯柯东辉和胡晓林。他问:“‘10·12’案件的两个主犯柯东辉和胡晓林在哪个监室?”

在走廊里,祁军掏出护肤霜不满地对柯东辉说:“我让你把护肤霜放到隐秘的地方,你怎么把它放在碗架柜上了,这要是让领导进监室看到,那麻烦就大了。”

刘立国在旁边附和说:“郑副市长,军转干部在监管支队,表现得都很不错。”

“监管工作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你要有个清醒的认识。”郑正义叮嘱说,“你要有坚定的政治立场,不能被在押人员和其家属拉拢下水呀!”

大年三十这天,吴广新在早班会上说:“刚才刘支队给我打电话,告诉我10点钟郑副市长到监管支队来慰问,各主管民警要把自己主管的监室安排好,第一,要把内务收拾好,号服穿戴整齐。第二,领导到来后,绝对不允许出现在押人员鸣冤喊屈的现象。”

吴广新把谢英鹏和祁军叫进监控室,对郑正义分别介绍说:“这是谢英鹏,是主管胡晓林的民警;这是祁军,是主管柯东辉的民警。”

郑正义的视线离开监控画面说:“谁是这两个在押人员的主管民警?”

在押人员齐声说:“听明白了。”

另一个民警说得更直接:“过年发猪肉,全支队民警分猪肉用了十五头猪,而刘立国一个人就用车拉走了二十头,不知道是他回家开肉铺卖肉,还是送给谁了。”

祁军掀开碗架柜的布帘,见在塑料碗的旁边,立着自己拿给柯东辉的护肤霜,他把护肤霜揣进兜里。他转身冲着码铺的在押人员大声说:“10点钟,市局领导到监管支队检查工作,你们每个人码铺要端正姿势,号服要穿戴整齐。领导进监室后,值班员带头喊领导好和报告监室内的情况,声音要洪亮,听明白没?”

柯东辉说:“今早你给我解开定位锁洗漱完后,我忘放进布包里了。”

郑正义神情凝重地看着10监室和21监室里的两个“10·12”案件的主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