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过了春节,中层领导的竞聘工作开始后,刘立国在办公室里看着竞聘名单上谢英鹏的名字,心里很不舒服,谢英鹏竞聘的深挖犯罪科科长的位置只有他一个人竞聘,如果没有第二个人竞聘,深挖犯罪科科长非他莫属。让刘立国耿耿于怀的是,谢英鹏占了这么大的便宜,竟装傻充愣地没有理会自己。

刘立国不想让谢英鹏如意竞聘,他拿起内线电话,拨通了办公室卢存明的电话,他让卢存明到自己的办公室来。

卢存明是一年前从部队正营职转业分配到公安局监管支队的。因文笔比较好,便被当时的监管支队政委杨明权安排到了办公室。

卢存明进了刘立国的办公室问:“不知刘支队找我什么事?”

刘立国说:“卢存明,你这个监管支队的中坚力量,怎么在关键时候退却了呢?”

卢存明不解其意:“刘支队,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再难的工作,我都不会退却的。”

刘立国面带赏识,盯着卢存明说:“这次中层领导干部竞聘,你没有参与,难道不是退却吗?”

对中层领导干部的竞聘,卢存明是没有兴趣的,他本身就是正科级,如参加竞聘,也改变不了他的级别。不如仍干办公室的工作,还没有压力。卢存明便推托说:“谢谢刘支队的看重,可我已五十岁了,还是把机会让给没有级别的年轻人吧。”

刘立国持批评口吻说:“你这想法不对呀,中层领导的岗位,并不一定适合于年轻人。从组织的角度讲,更看重老实、持重的人担任中层领导工作。你到监管支队虽然时间不长,但在部队养成的优良传统和丰富的领导经验,从你踏实的工作和协调关系上,已经显现了出来。如果你不参加这次竞聘,我觉得很不应该。”

听刘立国这么一说,卢存明说了实话:“我公安业务不太熟,可能除竞聘办公室主任有点儿优势外,别的位置好像并不适合我。”

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刘立国已经内定了下来,他是不可能让卢存明竞聘的。他说:“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学嘛。你这样,你竞聘深挖犯罪科科长吧。”

卢存明摇头:“不行,不行,深挖犯罪科科长一职,是需要具有刑侦业务能力的人担任的,我可从来没接触过刑侦工作呀。”

刘立国鼓动说:“监管支队不是专业的刑侦队伍,监管支队的深挖犯罪科,主要工作就是把在押人员检举的线索转递给办案单位,办案单位破获案件后,再把相关的手续拿回来就可以了,跟刑侦工作扯不上太大的关系。不过这个工作得有个稳重的人去干,我看你可以……”

正说话间,郭铮出现在了刘立国办公室的门口。卢存明跟郭铮打着招呼:“郭政委好。”接着他对刘立国说:“刘支队,你说的话,我回去考虑考虑。”

刘立国说:“好,你回去考虑考虑吧。”

卢存明走后,刘立国对郭铮说:“我动员卢存明竞聘深挖犯罪科科长的位置,他不太积极,你过后再找他谈谈,做做他的工作。”

刘立国的意图,郭铮当然明白。因刘立国帮他运作了一个副处级的位置,故而刘立国无论说的是对是错,他只能无条件地服从。他点头道:“好的,我会做通卢存明工作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