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如果换成别人,马健提供的线索查不下去也就放弃了,可谢英鹏则创造条件非查下去不可,他为对马健暂缓执行死刑的事找到了单东方。

已是副支队长的单东方,分管支队的狱政工作,他看过案件线索材料,听了谢英鹏介绍的情况问:“这起案件的破获能占几成把握?”

谢英鹏说:“我现在说不好,我只认为这起案件线索很值得一查。如果不查的话,一起特大抢劫杀人案,会永远成为隐案,罪犯会永远逍遥法外。更主要的是,被害者的冤屈将石沉大海般的难以昭雪。”

单东方被谢英鹏的话所触动,他说:“你原先把这条线索给过深挖犯罪科,那我先给卢存明打个电话,问问他这起案件现在查的怎么样了。”

单东方拿起内线电话跟卢存明通了话。

单东方放下电话说:“卢存明说把案件线索给刑警支队了,刑警支队的人来提审过马健吗?”

“据我所知没有。”

“如果马健暂缓执行死刑的话,你要调查这起案件线索,从职责角度讲,那只能是协助深挖犯罪科工作。”

虽然谢英鹏对卢存明是持不屑态度的,但他还是没有异议地说:“可以。”

“那好,我先请示下刘支队。”说着,单东方又拿起了内线电话。

单东方在电话里征得刘立国的同意后,他拿起办公桌上的车钥匙说:“走,咱俩到中级法院去。”

谢英鹏跟单东方到了中级法院,跟相关领导讲了案件线索情况后,中级法院最终同意了监管支队的建议,对马健暂缓执行死刑。

让谢英鹏没有料到的是,卢存明认为谢英鹏的所为使他的工作陷入了被动,他甚至怀疑谢英鹏是收了胡晓林家人的钱财这么做的,为此他对案件线索的调查很反感。他对走进他办公室的谢英鹏说:“我没有时间陪你搞案件,你愿意搞,你就自己查吧。”

谢英鹏有些恼火:“你有没有搞错,案件主要由你们深挖犯罪科搞,我只是协助你们。”

卢存明冷淡地说:“我没有请你协助呀。”

谢英鹏冷笑说:“那好,就算我多事。”

卢存明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就说:“最近刘支队让我写份材料,我的确没有时间。你也知道,我们科就我和副科长于霞两人,于霞现在还休产假呢……”

谢英鹏不愿听卢存明过多的解释,转身离开了卢存明的办公室。

好在案件线索的调查有单东方的支持,单东方对谢英鹏说:“我跟你调查这起案件,我也跟你学学刑侦经验。”

“我们首先要找到被害者的尸体,得把马健提出来指认埋尸的地点。”

“那好,下午就把马健提出来,到四道村寻找埋尸的地点。”

下午,单东方和谢英鹏带着武警中队的两名武警战士,开车押解着马健来到了四道村。

谁知,谢英鹏开着面包车在四道村附近转悠了三圈,马健竟连大概的埋尸地点都说不出。

谢英鹏说:“马健,我可不是拉你出来逛风景的。”

“没想到这地方这几年变化这么大,房子盖得太多了。”马健指着道边的房子说,“我们埋尸的地方就在这样的道边上,说不上已盖起了房子。”

谢英鹏听了马健的话,心中一沉,他心里清楚,若真像马健说的,那被害者的尸体真的就难找了。不过他嘴上却说:“马健,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巧。你仔细回忆回忆,在你们埋尸的地点,有没有醒目的标志……”

“停车,停车。”马健指着一颗大柳树说,“这个地方有些像。”

马健被押解下车,他在大柳树四周转了半天,最后指着一个满是荒草,稍凸起的土包说:“这个可能是。”

谢英鹏从面包车上拿了把铁锹,将信将疑地冲着马健指着的土包挖了起来。

当谢英鹏累的浑身是汗的时候,他挖到了腐烂的棺木……

直到天色暗了下了,马健也没指出埋尸的地点。

傍晚,单东方开车送谢英鹏回家时说:“咱俩不是让马健给忽悠了吧?”

“不至于吧,我觉得这起案件的真实性很大。他那个叫大海的同案,我原先有过印象,我打电话通过景福分局刑警大队了解,得知那个叫大海的人真名叫胡海。不知为什么,胡海在2008年秋天消失了,恰巧这个时间是马健被押进看守所的时间,我在怀疑,胡海是怕马健检举他而消失的。”

“明天还接着寻找埋尸的地点吗?”

“明天我想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就暂不去四道村了。”谢英鹏现在要急切查清的是,胡晓林对马健哥家的善举是否属实。因为胡晓林也说不清楚是否帮助过马聪家,马健说的事如不属实,那么就证明马健又为了骗吃骗喝说了使人容易相信的谎话。

马健曾说他哥叫马聪,谢英鹏从公安网上查到了马聪家的地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