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马聪家住在棚户区,谢英鹏找了半天才找到。马聪到看守所给弟弟存衣物时见过谢英鹏,他把谢英鹏让进屋后,坐在炕沿上剧烈地咳嗽着。

谢英鹏环视了一下室内的摆设,见室内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桌上的彩电。他问:“怎么就你自己在家?”

“妻子上班去了,孩子在外地念大学,家里就剩我自己了。”马聪问,“谢警官,到我这里有什么事吗?”

“事倒没什么事。”谢英鹏说了个来到马聪家的理由,“马健在看守所里老是念叨你这个当哥哥的,说你有病,家里也挺困难的。他对你是放心不下呀!我今天办别的事路过这儿,就顺便过来看看,好把你家里的情况告诉马健,让他能安心些。”

“谢谢你了,谢警官!你回去告诉马健,我家里的情况挺好的,我的病比原先好多了,孩子今年也该大学毕业了……”看样子马健的兄弟之间感情不错,提起马健,马聪的眼睛湿润了。

谢英鹏转了个话题问:“你在哪儿工作?”

马聪苦笑了一下:“我和妻子原是东林市纺织厂工人,几年前我俩都下岗了,我身体不好,只好在家待着,妻子在外边打工。”

谢英鹏注视着马聪说:“像你这样的家庭,供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呀!”

“唉!”马聪很感慨地说,“是有贵人相助呀,若我说出这贵人的名字或许你不愿意听,但我得说实话,这贵人就是在你们看守所押着的胡晓林……”

谢英鹏在马聪那里,验证了马健的说法,使他坚信了马健所说案件的真实性。在回单位的路上,谢英鹏猛然想起,各派出所都有失踪人口的备案登记,若是被害者的家人跟被害者失去了联系,极有可能来东林市的某个派出所报案,这样派出所就会留有被害者的信息。对,我何不查查各派出所失踪人口的登记记录。

谢英鹏回到单位,走进时春武的办公室说:“我用一下你办公室的外线电话。”

时春武笑着说:“怎么,要接着查你昨天到四道村挖死尸的那起大案。”

谢英鹏点了下头:“有些眉目了。”

时春武接着嘲讽说:“你谢英鹏在监管支队还属于懂刑侦业务的人,可我现在看你连卢存明都不如。卢存明昨天上午就说,马健纯属为了骗吃骗喝才检举线索的,他说他压根儿没把那线索当回事。而你和单副支队又是跑法院,又是到四道村乱挖一通,结果只挖到了烂棺材板子……”

谢英鹏没有理会时春武的嘲讽,低头看着手里的电话簿,只顾着打电话。

“我把办公室先让给你,电话你就可劲儿打吧。”时春武说着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东林市有三十四个派出所,谢英鹏把电话打到第十七个派出所——先锋派出所时,对方说在2006年8月的失踪人口登记中是有个外地的男子,外地男子的户口所在地是本省的宁棱市,名字叫商夕波,失踪时四十六岁。

谢英鹏开着单东方的桑塔纳,赶到了先锋派出所。他了解到,商夕波于2006年8月4日,身揣三万余元现金到东林市收购大豆,当天入住先锋派出所辖区的双喜宾馆时,他还往家打了电话,之后就失去了联系。三天后,商夕波的家人来到了东林,向先锋派出所报了案。

了解到如此与案件线索相吻合情况的谢英鹏很是兴奋,他回单位向单东方汇报后,单东方说:“你小子真有你的,我还以为这条线索没戏了呢。”

谢英鹏说:“前期工作无论怎么做,若是被害者的尸体找不到,还是枉然啊!”

单东方说:“明天我们押解马健早些走,一定要把被害者的尸体找到。”

谢英鹏等人再次押解着马健到四道村寻找埋尸地点,这回没费太大周折就挖掘出了被害者高度腐烂的尸体。正如马健交代的,被害者的衣兜里还装有身份证。

马健的同案胡海被公安机关网上通缉。一起特大的抢劫杀人案,在谢英鹏的努力下就此告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