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谢英鹏接管柯东辉后,撤掉了他一天24小时铺的褥子,把他定位在板铺的中间,把跟柯东辉亲近的在押人员串到其他监室,又从“劳动号”监室调来几个“劳动号”,看管和侍弄柯东辉。柯东辉从监室里每天有人打洗脚水和按摩的唯我独尊的地位,降为在板铺上挪不了半步和四周均是陌生警觉目光的严管对象,心中不仅十分沮丧,并对谢英鹏涌起了强烈的恨意。

这天上午,谢英鹏接到了在押人员祖春山的妻子打进看守所的电话,说祖春山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已于昨天去世,家人准备明天上午安葬,请求看守所批准祖春山参加葬礼。

谢英鹏放下电话,见时春武走进监区,他对时春武汇报了祖春山的妻子来电话的事,他的意见是应当让祖春山参加父亲的葬礼。时春武问到祖春山的案情和在监室里的表现。谢英鹏说祖春山原是一家公司的会计,挪用公款三万元钱,并全额退回,开庭有可能判缓刑,他在监室里遵守监规,表现良好。时春武说,既然这样,我跟支队领导请示一下。

下午,时春武跟谢英鹏说:“支队领导已经同意祖春山参加父亲的葬礼,不过参加葬礼的过程中,你要领人监护好,绝不能发生意外。”谢英鹏说:“你放心吧,不会发生意外的。”

第二天早上七点,祖春山换上干净的便衣,在谢英鹏等四名民警的监护下乘警车离开了监管支队。谢英鹏对开车的栾宇说:“先找一家澡堂子,让祖春山洗个澡。”

栾宇和另外几个民警都愣怔了一下,但谁都没说什么。

谢英鹏解释说:“祖春山是回族人,按习俗,参加告别仪式的亲属都要沐浴更衣。”

谢英鹏的举动,也在祖春山的意料之外,他的眼里盈着感激的泪水。

在路上有家澡堂,警车在澡堂前停下,谢英鹏给祖春山打开手铐,陪同他走了进去。

祖春山洗完澡,谢英鹏没再给他戴手铐。家属欣喜地看到着便装跟常人一样的祖春山,闻到了他身上散发洗头水和浴液的香气。祖春山和他们一起,恭恭敬敬地完成了葬礼遗体告别仪式的全过程。

祖春山离开前,阿訇抚摸着他的头,慈祥地说:“孩子,政府让你参加葬礼,你一定要感谢政府。回去要好好改造,不愧对政府,不愧对你逝去的父亲。”

回到看守所,祖春山对谢英鹏说:“谢管教,我有话要跟你说。”

谢英鹏把祖春山领进了办公室。

祖春山对谢英鹏哽咽着说:“没想到我能出去参加父亲的葬礼,谢谢你成全了我最后的孝心。”他说着,就要下跪。

“你这是干什么?”谢英鹏忙把他搀扶起来说,“对像你这样遵守监规,积极改造的在押人员,给予生活上的便利,我看是应当的,这也是看守所人性化管理的体现。”

祖春山说:“谢管教,你真是个好管教。”

谢英鹏问:“柯东辉在监室里表现怎么样?”

“他这人真是十恶不赦,他让我给他按摩,否则的话就不让我睡觉。我曾向祁管教反映过,可祁管教竟偏袒他……”祖春山委屈得哭了起来。

“我让你在监室里当值班员,柯东辉有什么情况要及时跟我反映。”谢英鹏心里暗自决定:决不能再给柯东辉在监室里嚣张的机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