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柯东辉难以忍受目前的处境,他每天瞪大双眼看着走廊里的行人,他期盼能看到郭铮,因为他原先在看守所在押时主要就是郭铮照顾,他知道郭铮现是监管支队的政委,他认为郭铮说一句话,就能改变他的处境。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柯东辉没有见到郭铮,他继而把希望寄托在时春武身上,虽然希望不大,但他想试试。这天晚间,他码铺时见时春武从走廊走过,便喊:“报告时所长。”

时春武在小窗口处停下问:“谁喊报告?”

柯东辉举起手:“是我。”

“你有什么事?”时春武一脸冷漠。

柯东辉看到时春武的脸色,不由得想把自己说的话做个铺垫:“时所长今晚值班呀?”

“对,怎么的?”

“我有话想找你单独唠唠。”

“你有话就这么说吧,我不能把你提出来单独唠。”

柯东辉无法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他望着时春武,不再言语。

时春武没再理会柯东辉,离开了小窗口。

柯东辉的希望破灭了,不过常进出看守所的他,又想到了一个招数,那就是装疯卖傻般地没事找事,或用自虐的方式对抗管教。这样可以迫使看守所领导认为谢英鹏管理自己的方法不妥,由此怕自己出现自杀、自残等意外的情况,只得把自己交由别的民警管理。这种情况在看守所里是常见的。

柯东辉知道,在谢英鹏面前,要想达到目的并非易事,自己或许要跟谢英鹏练较长时间的耐力了。他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长痛不如短痛,只能用这种方式对抗了!

柯东辉酝酿好了计划,便立即实施起来,他突然说:“我憋不住了,要撒尿。”

在他身边的值班员祖春山说:“你刚才码铺前不是撒过尿了吗?等散铺时再尿吧。”

“你他妈的祖春山刚当上值班员,就跟我装上了。”柯东辉从铺上站起来,解着裤子说,“你不管我的话,那我就尿铺上了。”

祖春山只得说:“吴涛,给他拿盆接尿。”

吴涛麻利地从铺上下地到蹲便池处拿了个塑料盆,端到柯东辉的裆部。

柯东辉歪仰着头,哼唧了几声,挤出了一些尿。还故意把尿撒偏,滴到吴涛端盆的手上。

吴涛抬头看着柯东辉叽歪地说:“尿我手上了,你不会低头看着点儿。”

柯东辉像没听见吴涛的话似的,撒完尿惬意地把头左右摇晃着系着裤子。

柯东辉的神态,使吴涛越发生气:“你找茬儿呀?”

祖春山劝说:“吴涛,算了。”

吴涛没再吱声,端着塑料盆走向蹲便池。

柯东辉则来了劲儿,他指着吴涛说:“就你这小样,要在外边我非得弄死你。”

由于谢英鹏平时对在押人员严格管理,不再激动的吴涛,没有理会柯东辉,他放下塑料盆,返回到码铺的位置。

柯东辉就寝的时候,有意地向旁边的在押人员挤去,旁边的在押人员退让了开。

早6点起铺的铃声一响,柯东辉就站起身,急三火四地大声说:“快、快,拿便盆来,我要大便。”

祖春山说:“你平时不是谢管教来了后,给你打开定位锁大便吗?”

“我怕憋不住。”柯东辉装作憋得难受的样子说,“那我再等等。”

7点半开饭的时候,在押人员刚把饭打进监室,柯东辉就叫起来:“我要大便,实在憋不住了。”

祖春山用商量的口吻说:“你等个十来分钟好不好,待大家吃完饭你再大便。”

柯东辉表面上应着:“好,你是挑头的,我得听你的。”

然而让其他在押人员们没有料到的是,他们刚咬了两口发糕,一股恶臭就在监室里弥漫开来。

大家把厌恶的目光聚向了柯东辉。

柯东辉有些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说:“对不起了诸位,我拉裤兜子了。”

有两个在押人员冲动地在铺上站了起来,握着拳头向柯东辉奔去。

忽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你们要干什么?”

在押人员们扭过头,见谢英鹏站在小窗口外。

谢英鹏了解完柯东辉在监室里一宿之间的变化,他把柯东辉提到走廊问:“你怎么开始多事了呢?”

柯东辉装作委屈的样子说:“不是我多事,是监室里的人整我。我小便时不愿给我拿盆,大便时更是让我等着,刚才你也看到了,他们还要打我。”

“你狡辩得不错。”谢英鹏拍了下聊号桌,厉声地说:“情况我都了解完了,你这是睁眼说瞎话。”

柯东辉并没有显示出驯服,他不在意般地低下头不说话。

谢英鹏从柯东辉的神态中,看出了柯东辉对抗管教的劲头。他也猜透了柯东辉的心思,那就是通过对抗自己,好摆脱自己对他的管束。谢英鹏问:“柯东辉,你怎么不说话?”

“你让我说什么?”柯东辉忽然变得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违反监规吧?我就是把大便拉裤兜子里了呗,有什么呀?谁都有憋不住的时候。”

谢英鹏说:“看样子你没有领会监规的内容,你给我背一遍监规,我给你讲解一下。”

柯东辉梗了下脖子说:“不会。”

谢英鹏直视着柯东辉说:“你不会背监规,难道你还有理吗?”

柯东辉无所谓地说:“监规原先会背,现在忘了。”

“那好,我让别人背一遍,你听着。”谢英鹏把吴涛叫出来说,“你背一遍监规。”

吴涛站立着背诵:“监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刑事诉讼法》及《看守所条例》的有关规定,特制定本监规。1.认真学习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深挖犯罪思想根源……”

吴涛背完监规回了监室,谢英鹏对柯东辉说:“听明白了吧?监规第3条,服从管教人员的管理教育和武装警察的看守……你比照这条看你现在的态度,你做到服从管教人员的管理教育了吗?监规第5条,严格遵守在押人员一日生活制度,按规定的作息时间进行活动……这条显然你更没做到。”

柯东辉面无表情地沉默着。

“柯东辉,你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是没有用的。”谢英鹏打开监室门说,“你现在不想谈,那你就先回去反省吧。”

不承想,柯东辉不仅没有听进谢英鹏的话,当谢英鹏给他锁定位锁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我迷糊。”就示威般地在谢英鹏的面前躺在了板铺上。

在押人员面面相觑,而后把目光投向了谢英鹏。

谢英鹏冷笑了一下:“你既然愿意躺着,那我就让你躺个够。”

谢英鹏向时春武请示后,回办公室拿了两副手铐,除了给柯东辉双脚定位外,又把他两个手腕扣在板铺的铁环上,柯东辉在板铺上呈大字形动弹不得。

“我迷糊躺一会儿,凭什么给我四肢定位。”柯东辉挣扎着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