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柯东辉用叫喊和绝食跟谢英鹏进行着对抗。当他喊到第三天时,嗓子喊哑了,便不再叫喊。

时春武担心柯东辉出现意外,他不放心地到谢英鹏的办公室说:“老谢,你给他那么定着,不会出什么事吧?”

谢英鹏说:“时所长你放心,他在我管的监室里不会出意外的。他的叫喊和绝食是在整事,他是最惜命的一个人,他所做的一切,目的就是想脱离我的管束,换个别的主管民警,好接着作威享福。柯东辉这种人,你只要给他一点儿机会,他就会给我们的管理增添麻烦。对付他这样的人,用常规的手段是难以奏效的。”

时春武不仅担心柯东辉出意外,他还忧虑另一件事情,因为谢英鹏这种使用戒具的方法是不符合新规定的,若是真出问题,自己是要承担领导责任的。他说:“你再找他唠唠,若是柯东辉态度缓和的话,你就把他两个胳膊的定位给解除。这样时间长了毕竟不是办法,现在从上自下都要求对在押人员人性化管理。”

谢英鹏了解时春武的心思,只得说:“好吧。”

谢英鹏到了监区,把柯东辉从监室里提到走廊里聊号。自打谢英鹏给柯东辉四肢定位后,为了销蚀柯东辉冥顽的心态,他始终没有找柯东辉谈过话。

柯东辉东倒西歪地走出了监室,在往矮塑料凳坐时,险些跌倒。他捂着头说:“乍起来有些迷糊。”

谢英鹏见柯东辉的面颊明显消瘦,就说:“不吃东西,营养跟不上,肯定迷糊。”

柯东辉不驯服的劲头显然消弱了些,他低着头说:“我不是不想吃东西,而是吃不下东西。”

谢英鹏面露淡笑地问:“为什么吃不下东西?”

柯东辉歪着脑袋摇下头说:“上火。”

“怎么上火?”

柯东辉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

寥寥几句,谢英鹏便知道柯东辉还要跟自己对抗下去。谢英鹏说:“给你四肢定位这三天,你还没有做到真正的反省。”

柯东辉前倾了身子,带着些许诚恳竟说:“谢管教,这几天我真反省了,但我没反省明白,谢管教因为什么会这样整我。”

“你可真会反省。”谢英鹏说,“我是整你吗?你做的事情,如果我不对你采取措施……”

柯东辉打断谢英鹏的话,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话:“谢管教,我跟你商量件事,你放过我,我上别的监室可以吧。”

谢英鹏留有余地,但又很明确地说:“暂时不行,第一,你是重点在押人员;第二,你在我所管的监室都不服从管理,岂能让你上别的监室。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规矩地遵守监规,至于想通过对抗管教的方式达到串监室的目的,是不可能实现的。”

柯东辉耷拉下脑袋,表面顺从地说:“我知道了。”

谢英鹏说:“那你回监室吧。”

柯东辉很难受的样子站起身说:“谢管教,你给我解除两个胳膊的定位吧,整天躺着,不能动弹,谁也受不了。”

“这不是你想解除就解除的,我要看你的表现……”

没等谢英鹏把话说完,柯东辉突然用脑袋把走廊窗户上的玻璃撞碎,伸手欲掰下尖锐的碎玻璃。谢英鹏为了阻止柯东辉拿到碎玻璃,他挥手一拳打在柯东辉的胸部,柯东辉跌倒在地。

谢英鹏把柯东辉托起,厉声问:“你要干什么?”

柯东辉歇斯底里地喊:“你这么接着整我,那我就死给你看。”

柯东辉的叫喊,引来了不远处的祁军,他见谢英鹏在对柯东辉的管理上遇了麻烦,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他装着样子说:“柯东辉,有话跟管教好好说,你这是干什么?”

柯东辉没来得及回话,就被谢英鹏拖进了监室,又被大字形地定位在板铺上。

祁军觉得应把柯东辉在看守所里的状况告诉柯东南。他出了监区,拿出手机给柯东南打电话,可柯东南的手机关机。祁军想到了晓玉,自从他不再管理柯东辉后,就再没有机会跟晓玉联系。他打通了晓玉的电话,问柯东南怎么联系不上。晓玉说柯东南到省森工总局开会去了,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祁军说在电话里说不方便,晚间你在住处等我吧。晓玉说我现在定不了晚间是否有时间,我过后给你回话。在快下班的时候,祁军接到了晓玉让他晚间7点钟到她住处的电话。

其实祁军到晓玉的住处说事只是个由头,跟晓玉肌肤相亲才是真正的目的。

祁军晚间到了晓玉的住处,说了柯东辉的事。晓玉说你不会想办法再管柯东辉?至于找人做工作吃饭、钓鱼什么的,你跟我说一声就可以。再一个柯东南对你可不薄呀,你别忘了,他还在野猪的獠牙下救过你呢。此时的祁军完全被利益和女色所引诱,他说我会做工作重新管柯东辉的。

祁军和晓玉谈完事,就把晓玉推到了床边。

晓玉一反常态地用力推着祁军说:“你要干什么?”

祁军把手伸进晓玉的衣服里游荡着说:“我要跟你……”

“不行。”晓玉口气坚决。

祁军的手已握住了晓玉的乳房,他的下身起了反应,他把晓玉压倒在床上……

祁军不知道,一个小型的摄像头在暗处,摄下了他所做的一切。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