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柯东辉在昏睡中被监室里在押人员打饭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睛,侧头见墙上的石英钟显示已是中午11点。

虽然大多在押人员的饭食是每顿一碗菜汤和一块发糕,但监室里仍充盈着饭食的香气。菜汤和发糕柯东辉以前是不屑吃的,外边的亲朋每月都给他存不少钱,他每天的饭食是在小卖店买和在小食堂订的。自从柯东辉对抗管教以来,谢英鹏便冻结了外边亲朋给他存的钱款,他想要吃饭的话,只能吃菜汤和发糕。在以往,柯东辉感觉到的菜汤和发糕只有让人反胃的酸味,从没嗅到过香气,而此时这香气却对他具有无比的诱惑力,也条件反射般地使他饥肠辘辘地更加难受。

祖春山见柯东辉睁开了眼,便上前对他关切地说:“开饭了,想吃点儿吗?”

柯东辉咽了口唾液,忍受不住诱惑地说:“那就给我来点儿汤喝吧。”

祖春山把掰进半块发糕的汤碗递给吴涛说:“你去喂柯东辉。”

柯东辉见吴涛把汤勺递了过来,他费劲儿地抬起了头,自己身体散发出的一股酸臭味传进了他的鼻腔。柯东辉想起自己被四肢定位半个月来,别人只用毛巾给他擦过脸和手,身上还没有洗过澡。

柯东辉把一勺菜汤咽下,第二勺刚含进嘴里,一个声音在他脑中响起:你现在正是跟谢英鹏较劲儿的时候,要力争挺住不要吃,再坚持两天,说不上谢英鹏就会妥协。

柯东辉喝下第二勺菜汤说:“不吃了,吃了就恶心。”

柯东辉把头又仰在板铺上后,周身忽地奇痒般地难受起来,他有限度地在板铺上蠕动着,以其能起到挠痒的效果。

可是柯东辉的蠕动不仅没有起到挠痒的效果,相反他的背部更加痒了起来,肠胃的饥饿感此时更是强烈,他难以忍受地大声叫喊:“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祖春山指着他说:“这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你要是服从管教,一切都会好的。”

柯东辉听了祖春山的话,不再叫喊,两眼直直地、很是茫然地望着天棚。

下午,狱医白延斌走进10监室给一个新进来的在押人员检查身体时,见微闭着眼睛的柯东辉面色消瘦、苍白,就过去给他检查了身体。

白延斌找到谢英鹏,严肃地说:“作为狱医,我必须告诉你,如果柯东辉再如此下去的话,会有生命危险的。我刚才给他检查了一下,他的心跳有些弱,并且不规律,血压也较低……”

“这是他绝食的结果。”谢英鹏说,“那我只有给他强行进食了,你把强行进食的器械借我。”

“我借你器械倒可以。”白延斌开导地说,“不过谢英鹏,你犯不上跟柯东辉这么治气,让他顺其自然得了,你看主管民警有像你这样较真儿的吗?不出问题还好,出了问题都是你的责任。”

“我比较了解柯东辉,他不同于其他的在押人员,我要是让他顺其自然的话,那他就会给我们惹更大麻烦。”

面对谢英鹏的执拗,白延斌不理解地摇了下头:“你真是特别的人。走吧,到我那儿取器械去。”

“为了安全起见,你跟我一起给他强行进食。”

“那好吧,我回去取东西,你熬粥去吧。”

谢英鹏到民警食堂熬了一小盆苞米面粥,并在苞米面粥里放了些食盐。

谢英鹏端着苞米面粥,和白延斌进了10监室,他对柯东辉说:“你现在必须吃饭,是你自己吃呢?还是让我动手给你强行进食。”

柯东辉当然不想强行进食,但他又不想轻易就范,他说:“谢管教,不是我不吃饭,是我现在吃不下去,待我过后能吃下去了,我会吃的。”

“我不会等你。”谢英鹏从白延斌手里接过塑料袋,一件件地拿出开口器、塑料管、大号注射器说,“你不主动吃饭的话,我就得给你强行进食,强行进食是很遭罪的。”

柯东辉看到强行进食的器械,心悸地浑身痉挛了一下。但他还是心一横,闭上了眼睛,咬紧了牙齿……

祁军对柯东辉始终是关注的,当他看到谢英鹏端盆苞米面粥和白延斌进了10监室,他就意识到两人是要给柯东辉强行进食的。果不其然,接着就传来了柯东辉的叫喊声。

祁军想起自己在晓玉面前,说自己会做工作重新管理柯东辉的承诺,不由得思忖着:该怎样做时春武的工作呢?

祁军抬头见时春武正向自己这边走来,他刚要近前说什么,可时春武听到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声又扭头回去了。

祁军索性跟着时春武到了办公室。他听到时春武对着话筒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行,你那地方放不下那么多桌。”

时春武放下电话,指着沙发对祁军说:“来,祁军,坐。”

祁军坐在沙发上,他从时春武打电话的话语中,感觉到时春武家中有什么事要在饭店订桌,他觉得这是接近时春武的机会,就问:“时所长,怎么你要在饭店订桌呀?”

“星期六是我父亲六十六岁的生日,我找个饭店给我父亲过个生日。”

“后天就星期六了,得抓紧哪!林业招待所不错,要不我帮你在林业招待所订几桌。”

“林业招待所……”时春武想了会儿,说,“那地方新装修的,档次也可以,我在那儿吃过饭。怎么?你熟悉林业招待所的人?”

“我家有个亲戚在那儿当所长。”祁军当然不会说实话。

时春武把电话推给祁军说:“那你帮我联系联系。”

祁军拿起电话问:“时所长,时间订在星期六几点?订多少桌?”

“晚间5点,订10桌吧。”

祁军拨通了晓玉的手机,晓玉听说看守所所长父亲过生日,便知道祁军的目的所在,她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还给了很大的优惠。

祁军放下电话说:“时所长,800元钱一桌的标准,实收每桌500元钱。”

时春武高兴地说:“祁军,真有你的,不错。”

祁军从兜里掏出仅有的五百元钱,放在时春武的办公桌上:“时所长,你老父亲过生日,这是我的一点儿意思。”

“你刚才帮我订桌让我省了不少钱,这钱你拿回去吧。”

“看你说的,帮你订桌,那是同事之间相互帮忙,跟你老父亲过生日我表示的意思是两码事。”

时春武见祁军这么说,就没再推让。他忽地想起刚才走出办公室的目的,就问:“我刚才听见监区好像有人叫喊,我还想过去看看呢。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祁军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柯东辉绝食,谢英鹏和白延斌给他强行进食来着。”

听了祁军的话,时春武寻思着说:“柯东辉老这样下去的话,还真是个问题。”

祁军借机说:“柯东辉我管过他,他虽然在监室里给我惹过事,但他还是听我的,要不我找他唠唠。”

时春武压根儿不了解祁军的心思,以为祁军的所为是帮他解决难题,他站起身说,“走,咱俩过去,你跟柯东辉唠唠。”

时春武和祁军来到10监室的门前,对刚给柯东辉强行进完食的谢英鹏说:“你把柯东辉提出来,让祁军做做他的工作。”

谢英鹏疑虑地看了眼时春武,又盯了会儿祁军,直到时春武再次让他提出柯东辉,他才不情愿地反身进监室把柯东辉提了出来。

祁军把柯东辉领进一间办公室,为了私利和女色,他竟对柯东辉说:“你这么对抗谢英鹏是没有意义的,你这么做也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正在做工作,找机会对你重新管理。即使你对抗谢英鹏的话,也不应以损害自己的身体为代价,你应当想个其他的办法配合我……”

本已被谢英鹏管束得无计可施的柯东辉,听到祁军这样的话,不禁感激地点头说:“祁管教,我听你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