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祁军走进了时春武的办公室,把一沓票卷放到时春武的办公桌上说:“你家老爷子不是喜欢钓鱼吗?我给你家老爷子拿点儿钓鱼票。”

时春武觉得有些意外:“你这是干什么?我老爹钓鱼也钓不了几条,不用你给他买钓鱼票。”

祁军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这钓鱼票不是我买的,我有个亲戚是龙飞度假村的老板,他给我拿了两千元钱的钓鱼票。我不会钓鱼,这钓鱼票在我这儿没用。我想起那天你家老爷子过生日时说过喜欢钓鱼,我寻思还是把这钓鱼票给你家老爷子吧。”

时春武听了祁军的解释,就没再推托:“那我代老爹谢谢你了!”

“咱哥们儿还用说这些。”祁军说着出了时春武的办公室。

祁军聊号时,因盗窃判了一年徒刑,还有一个星期就释放的霍绍伟问祁军:“10监室还有‘劳动号’吗?”

“有‘劳动号’,‘劳动号’是专门侍弄柯东辉的。”祁军说,“你想到10监室去?”

“我在10监室时,跟柯东辉关系处得不错,我也快放了,我寻思再跟他待几天。”其实霍绍伟到10监室另有目的,他在10监室当过值班员,跟柯东辉关系近是自然的事,柯东辉曾跟他说过待他放了后,让他到自己的哥那儿去找点儿事做。霍绍伟知道柯东辉的哥柯东南是东林市林管局的副局长,他欲到10监室去,目的就是让柯东辉兑现承诺。

“我不知道10监室缺不缺人……”祁军说话间,见到了不远处的谢英鹏,就叫:“谢英鹏。”

谢英鹏走过来问:“什么事?”

“10监室缺人吧?”祁军指着霍绍伟说,“我这儿有个差一星期放的。”

谢英鹏没过多寻思,就说:“过去吧。”

霍绍伟捧着行李走进10监室时,他和柯东辉四目相望,会意地笑了下。

祖春山望着霍绍伟和柯东辉说:“怎么,你俩认识呀?”

霍绍伟说:“我在10监室待过,这不刚判完一年刑,还有一个星期就放。”

“看样子你俩的关系还不错,那你就侍弄柯东辉一星期吧。”祖春山看了眼吴涛说:“吴涛,你可以休息了。”

厌烦柯东辉的吴涛说:“谢谢祖哥。”

中午饭的时候,霍绍伟挨着柯东辉坐下,他见柯东辉吃着发糕,就把自己订的馒头放在柯东辉的塑料碗里说:“你吃这个。”

祖春山对霍绍伟说:“用不着你给他馒头,你自己吃你自己的。”

柯东辉把馒头拿回霍绍伟的塑料碗里说:“在这个监室里我是严管对象,馒头还是你自己吃吧。”

霍绍伟问:“那你什么时候解除严管?”

“谢管教说观察我一段时间再说,我看有他主管我,解除严管不容易。”

霍绍伟悄声问:“谢管教怎么对你这么严?”

柯东辉一时语塞,他忽地想到自己的妻子何洁曾是谢英鹏的恋人,竟龌龊地低声说:“谢管教初恋的情人让我干了,他是记恨在心。”

霍绍伟恍然地“哦”了一声。

柯东辉仍旧低声说:“我知道你到这个监室的意思,你晚间坐班时,把笔和纸偷着拿给我……”

祖春山打断柯东辉的话说:“你俩悄声嘀咕什么呢?吃饭怎么还堵不上你俩的嘴?”

两天后的一个凌晨,霍绍伟趁大家熟睡,另一个坐班的打瞌睡之机,把笔和纸塞进了柯东辉的被子里。柯东辉在被窝里写完两封信,交给霍绍伟说:“一封信给我哥柯东南,另一封信给我宁棱的朋友倪林。再一个,你给我妻子何洁打个电话,在电话里你跟她说我在看守所里不错,让他放心地在家把孩子照顾好。”

柯东辉知道,10监室每释放一个人,谢英鹏都会仔细搜身,他担心霍绍伟难以把信捎出去。在霍绍伟释放的前一天,他见祁军值班,就在祁军给在押人员放风时,眨巴下眼睛对祁军说:“祁管教,霍绍伟明天释放,你明天让他早点儿走行不?”

祁军点了下头。

第二天早6点,起铺铃刚响过,祁军就拿着释放证明打开了10监室的门说:“霍绍伟,出来。”

霍绍伟匆忙穿上衣服,走出了监室……

霍绍伟给何洁打了电话,把柯东辉跟他说的话转述给了何洁。何洁很想知道柯东辉在看守所里的真实情况,要跟霍绍伟面谈。霍绍伟告诉她自己在文化广场。

10分钟后,何洁打出租车到了文化广场,找到了霍绍伟。

何洁是小家碧玉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有美貌的容颜,有柔顺的性格,对待丈夫,情真意切;对待儿女,呵护有加。你若让这样的女人,在善恶问题上,有一种大义的认识,那是勉为其难了。所以柯东辉虽是个已判死刑的黑恶势力头目,但何洁对柯东辉的情感仍是真挚的,并伴有即将生死别离的揪心牵挂。何洁急切地问:“你在电话里说柯东辉一切都好,是真话吗?那么怎么有人说,他在看守所里很不好呢?”

霍绍伟说:“他在看守所不错,怎么说不好呢?”

何洁想要确切的东西,来证实霍绍伟说的是实话,她说:“柯东辉能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你,那么他也一定能给我写封信出来,他给我的信呢?”

霍绍伟见何洁的眼里充盈着泪水,只得掏出柯东辉写给柯东南的信,将信的背面展示给何洁解释说:“你看,他就在这张纸上留下了你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别的什么也没写。”

让霍绍伟没料到的是,何洁竟伸手把信抢了过去,她见信中写道:

大哥:

我死刑的判决能否改判?不知你办的怎么样了?我外边的朋友虽多,但这个时候别人是指不上的,唯有你能给我办事。我要活下去,哪怕在二审期间把死刑改为死缓也行。

这么多年我始终给大哥添麻烦,我若活下来,待日后报答吧!

自从谢英鹏主管我以来,我在看守所很不好过,他变着法整我,还想在我身上深挖余罪,他要是长时间管我,我是不会得好的。大哥一定要打通关节,使我脱离他的管束。祁军这人待我不错,如果他管我,什么事情还好办些。

不知道何洁现在领着孩子怎么样?我不好的事情用不着告诉她,她找我这个丈夫本来就很不幸,她知道事情多了,会更加痛苦。

送信的人叫霍绍伟,我俩在看守所里处的不错,你帮他找个事干。

弟弟 柯东辉

5月8日

何洁看完信,抑制不住自己,呜呜地哭出了声……

霍绍伟从看守所放出两天后,把捎出的两封信相继给了柯东南和倪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