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自从上次倪林为关照柯东辉打点了祁军,祁军通过时春武找谢英鹏在燕鲍翅酒店吃饭,谢英鹏没喝酒就离开了酒店后,时春武为此认为谢英鹏不尊重他,对谢英鹏产生了芥蒂。谢英鹏知道时春武对自己不满,但有些事情和自己的想法又不适宜对时春武说,他只能显现出无所谓的样子。

时春武在支队机关开会回来,就招呼所里的民警开了个临时会。时春武说下午省市人大代表到监管支队来视察,他让民警领“劳动号”把卫生打扫好,各监室内务也要搞好。

散会时,时春武把谢英鹏留在了会议室。他问:“柯东辉最近怎么样?”

谢英鹏说:“还算可以。”

时春武不满意地说:“你别整个可以呀,应当说保证没什么问题。”

时春武的话有些强人所难,因为对监室的主管民警来讲,谁也难以保证监室里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谢英鹏只能说:“应当没什么问题,他这段时间挺平稳的。”

时春武仍旧不放心地说:“你回去找柯东辉唠唠,安抚一下,别等到人大代表来了后,他再喊冤叫屈的。柯东辉是‘10·12’案件的主犯,人大代表对他肯定是关注的。”

听时春武这么一说,谢英鹏不免忧虑地揉搓着双手说:“好吧。”

“那你安排去吧。”

谢英鹏到了监区,先是走进了10监室。他检查完监室的内务,目光巡视着在押人员的神情,当他望到柯东辉时,柯东辉阴冷的目光跟他目光碰撞了一下,随即便把目光移到别处。他发现柯东辉的神情貌似平静,而从他有些游离的眼神中,可以猜测出他在琢磨着事。

谢英鹏打开柯东辉的定位锁:“你跟我出来。”

柯东辉在塑料凳上坐下,向谢英鹏要了一支烟点燃,深吸两口后,面部表情松弛地问:“谢管教,我听在走廊打扫卫生的‘劳动号’说,下午有人来视察,谁来视察?”

谢英鹏隐瞒地说:“是外市县公安局的监管民警来参观。”

听了谢英鹏的话,柯东辉“啊”了声,没再说什么,仍是专心地抽着烟。不过他眼睛滴溜儿地转了两圈,发现谢英鹏看似拿笔往聊号本上记着什么,而观察他的眼睛的余光则是那样的凌冽,他低下了头,边抽着烟,边把烟灰轻磕进放在地上的烟灰缸里。

其实柯东辉正如谢英鹏所推测的那样,他内心中正心怀鬼胎地酝酿着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就是若有领导到看守所来视察时,喊报告说出自己认为和想象出的谢英鹏的不是,以期达到摆脱谢英鹏管束的目的。不过谢英鹏说是外市县公安局的监管民警来参观,这不免让他有些失望。

由于柯东辉过于投入地想象自己的计划,使谢英鹏看出了端倪。谢英鹏决定过后跟所领导请示后,把柯东辉串到楼下的二所暂时羁押。谢英鹏不露声色地问:“监规会背了吗?”

“会背了。”

“那你背一遍。”

柯东辉从塑料凳上站了起来,背起了监规……

栾宇在不远处叫谢英鹏:“老谢,提审桌上有找你的电话。”

“好,我马上过去。”谢英鹏应完栾宇的话,用手势止住了柯东辉背的监规说,“你背的一段还算流利,不过能背下监规还是不够的,你必须得按监规去做。”

“我现在就是按照监规去做的。”柯东辉见谢英鹏脸上有疑问,就说,“真的谢管教,不信你问问监室里别的人。”

谢英鹏说:“你先回去,我去接个电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