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谢英鹏不知自己接完一个电话后,竟引来同事对自己的攻讦。

提审桌上的内线电话是莫国良在门卫室打来的,他让谢英鹏到大门口。

谢英鹏到了大门口外,上了莫国良开的别克商务车。

一双眼睛在盯着谢英鹏。盯着他的不是别人,是来门卫室取报纸的卢存明。

卢存明在办公室时,倒是看不出这个人怎么样来,可自从刘立国架拢卢存明与谢英鹏竞争深挖犯罪科科长的位置,他如愿以偿后,便开始有些跋扈。谢英鹏在搞胡晓林提供的抢劫案件线索时,卢存明极度地不配合,还嘲笑过一时没有把案件侦破的谢英鹏。谢英鹏破了抢劫案,向政治部申报三等功时,卢存明竟厚着脸皮也想借机占个便宜立个三等功,就给自己弄了份材料一块儿报给了政治部。谢英鹏耿直的个性当然不会让卢存明占便宜,他给政治部打电话反映了情况,卢存明便没立上三等功,加之谢英鹏展现出的在刑侦业务方面的能力,使卢存明这个深挖犯罪科科长黯然失色,由此卢存明便记恨起谢英鹏来。

卢存明刚到门卫室时,看见从别克商务车里下来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到门卫室给胡晓林存了一千元钱的盒饭票。他拿了报纸刚要走,却见谢英鹏上了别克商务车。卢存明原先就怀疑谢英鹏搞胡晓林提供的案件线索是有利可图的,这次他亲眼所见谢英鹏跟胡晓林的家人同坐在一辆车上,便肯定了自己的怀疑,他想探个究竟。

谢英鹏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见后排座上坐着个中年女人。莫国良启动了汽车引擎说:“这门口人多,我把车开一边,再跟你说事。”

谢英鹏不解地看着莫国良。

卢存明见别克商务车开走了,心有不甘地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时春武办公室的电话:“时所长,你得注意谢英鹏了,我刚看到他和胡晓林家人坐车走了……”

莫国良把车开到僻静处停下,把后排座的中年女人介绍给谢英鹏:“她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就是你们看守所在押人员胡晓林的妻子,叫关景芬。”

谢英鹏没有理会关景芬,而是不悦地对莫国良说:“我说老同学,你不事先跟我打个招呼……”

莫国良说:“我跟你说谢英鹏,胡晓林在你管的时候,关景芬就找过我,想通过我跟你打招呼,对胡晓林关照些。我知道你这人的品性,就没跟你打招呼。我对她说,我那老同学绝对没啥说的,他能客观、公正地对待在押人员,打不打招呼,没什么意义。这次找你,是关景芬非得要感谢你,才让我开车拉着她到这儿来的。”

“关景芬,我说话你别多想。”谢英鹏扭头跟关景芬说了这句话,接着对莫国良说,“老同学,有些事情是很敏感的,关景芬肯定经常到监管支队给胡晓林存钱送衣物什么的,门卫室值班人员或经常出入门卫室的人,对她是熟悉的。我出了大门,上了她坐在里边的汽车,别人看了会怎么想?胡晓林是重点在押人员,领导再三吩咐不得与其家属接触,监管支队的大门口有摄像头,如果谁向单位领导反映了我坐上这辆车的情况,我是难以说清的。”

“这点我倒没想到。”莫国良说,“不过我感觉你是太敏感了。”

关景芬说:“都怪我,没想那么周全。”

“对,你俩说正经事吧,我下去透口气。”说着,莫国良打开车门就要下车。

谢英鹏拽住莫国良说:“你别下去,关景芬说什么事至于你下车吗?”

莫国良想了下,关上车门说:“那好,我不下车。咱们都不是外人,关景芬该说什么就说吧。”

关景芬说:“谢管教,胡晓林上诉后,原刑期20年,改判为17年,这都是你的功劳,若没有你帮助的话,他是不会被改判的。几天前,律师来看守所会见了他,他跟律师说,你搞他检举的案件线索时,是费了一番周折的,他让律师转告家人,一定要好好感谢你……”

谢英鹏摆了下手,轻描淡写地说:“不用感谢我,我所做的都是工作范围内的事,应当的。”

“即使是你应当做的,我也要感谢你。”关景芬递过来一个信封说,“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一定得收下。”

谢英鹏用手挡住信封说:“你的心意我领了,钱我不能要。”

莫国良拿过关景芬手里的信封,拍在谢英鹏的怀里说:“这是人家感谢的钱,你收下不但犯不了什么毛病,还了却了人家一桩心愿。”

谢英鹏低头看着怀里的信封,感觉挺厚,能有两万元钱。他忽然怦然心动起来,是啊!对于经济拮据的他来讲,两万元钱是能解决大问题的,最起码能少还一年多的房屋贷款。谢英鹏毕竟是原则性很强的一个人,这一念头刚冒出,顷刻间就被理智消融了。他镇定了一下,把信封扔给关景芬说:“我收下这钱,心里会不安的。”

莫国良指着谢英鹏埋怨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认死理……”

谢英鹏打断莫国良的话说:“一个人一个活法嘛。你俩没什么事就走吧,这儿离我单位不远,我走着回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