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那也就是说,宋广深和闵少文的事,是在祁军主管10监室时发生的?”

单东方听了有些惊诧,他有些不相信地问:“你说的都是实情吗?”

谢英鹏想了会儿,说:“喝酒,殴打他人,侵占他人财物,不遵守作息时间,想下地活动就活动,想睡觉就躺下,采取自伤、自残的手段来对抗管理。更令人发指的是,在冬天的时候,他酒后上厕所时,嫌宋广深在蹲便处离开慢了,那天放风场的门没锁好,他竟把宋广深撵到放风场冻了两个多小时,把宋广深冻的耳朵和手脚都起了泡……”

时春武脸色发青,用手指着谢英鹏说:“你为什么没有跟我提起过,你跟柯东辉以前的一些事情。”

“由冯万里代管。”

谢英鹏意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他并不在意地说:“好吧。”

谢英鹏打断时春武的话说:“至于你对我怎么看,那是你的事,我跟柯东辉之间,没什么跟你谈的。”

单东方把谢英鹏叫到办公室,讲了相关的情况后说:“谢英鹏,我相信你的为人,你不可能去做徇私枉法的事情。即使你上了那辆别克商务车,也是事出有因。检察院的人现在正做外围调查,过两天他们会找你。检察院是执法监督机关,你要在他们面前端正态度,把事情讲清楚。”

时春武摇了下头说:“你先不要自我表态给自己的人格打保票,我现在谁也不信。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果你跟柯东辉之间……”

第一节

谢英鹏的一番话,单东方听了心里沉甸甸的,因为他作为分管狱政工作的副支队长,若是一所在狱政管理方面出现了大问题,他是脱不了干系的。然而,使他为难的是,他的话,时春武是难以听进去的,时春武什么事都向刘立国请示汇报,压根儿没把他这个副支队长放在眼里。

“当然是实情,宋广深和闵少文的事我是后听说的,但我都找过这两人了解了情况,我那里都有询问笔录。其他的事,我聊号本上也都有记载?”

“对。”谢英鹏说,“有些事因为暴露出了咱们在管理上的问题,也涉及到主管民警的责任,所以我没跟别人说起过。”

“啊,是他管理柯东辉。”单东方说,“这个人应当不错,他在部队时是营职干部,荣誉是不少的,他曾立过两次二等功,六次三等功。”

时春武提高声调说:“我毕竟是你的所长,你怎么对我这个态度?”

谢英鹏沉默了片刻说:“谢谢单副支队的提示,你放心,我会把事情讲清楚的。”

谢英鹏知道单东方的处境,他点头说:“知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提起。”谢英鹏也无法平静地扒拉开时春武的手说,“你不要指点我,我没做错什么。你时春武难道就相信柯东辉说的话?反过来,你也不想想,我谢英鹏是柯东辉说的那种人吗?”

柯东辉的表演很成功,人大代表从监管支队走后,时春武走进谢英鹏的办公室,对正在换衣服、准备下班的谢英鹏说:“那个听柯东辉说话的是东林市人大常委会计副主任。支队领导根据计副主任的建议,暂停你的工作,检察院驻所检察室,也将对你是否有体罚、虐待在押人员的问题展开调查。”

谢英鹏故作诧异地说:“我跟你解释什么?”

驻所检察室刚开始调查谢英鹏,市检察院给驻所检察室又转来了谢英鹏涉嫌接受胡晓林家人贿赂,徇私枉法给胡晓林办理立功回执的线索。线索材料中有一个电脑移动硬盘,移动硬盘储存的影像资料显示,谢英鹏在监管支队大门口,与胡晓林的妻子关景芬相隔三分钟,上了同一辆别克商务车。

“下班了,我该走了。”谢英鹏往办公室门外走着说,“我若有什么问题,让检察机关查去吧!”

单东方说:“你在所里,有些事你要比我看得明白,日后咱俩勤沟通些。”

谢英鹏苦笑了一下说:“连时春武都说,他让我管理柯东辉以来,给了我最大的权限,我都差点儿把柯东辉弄死!我现在成了众矢之的。造成目前的状况,是因为我太个性了。祁军在管理柯东辉的时候,在他的纵容下,在监室里,柯东辉就是典型的牢头狱霸,当矛盾凸显出来的时候,刚当上所长的时春武怕出问题,就把我和祁军做了调换,我接替了祁军管理柯东辉,时春武告诉我要板正好柯东辉。我管理柯东辉,一方面是按照所领导的要求去做的;另一方面,我根据柯东辉恶性很深的性格特点,采取了一些措施,这也就是别人说的他们看不下眼的做法。然而,情况过后却出现了变化,前不久的一天晚间,时春武让我到燕鲍翅酒店吃饭,结果我去了后,见是柯东辉的一个朋友倪林请客,请客的目的就是照顾柯东辉。我当时很不理解时春武能参加这样的酒局,那天我得知是柯东辉朋友请客,就转身走了。过后我看出时春武对我很不满意。再接着,时春武对待柯东辉的态度上有了转变,他告诉我,你整柯东辉,差不多点儿就行了。”

单东方说:“在柯东辉反映你虐待他的问题上,有些传言对你很不利。一所的一些在押人员,包括个别民警在内,说你整柯东辉整得挺狠,他们都看不下眼。”

“现在谁主管柯东辉所在的监室?”

谢英鹏觉得自己陷入了柯东辉和身边的同事所设的一场连环阴谋当中,否则的话,检察机关是不会得到那段视频资料的。

单东方知道谢英鹏是嫉恶如仇的人,他很想知道柯东辉在监室里究竟是怎样的所为,促使谢英鹏对他采取严厉的措施。他问:“柯东辉在监室里都做了哪些违反监规的事?”

谢英鹏打断单东方的话说:“就是检察机关按法律条文衡量我所为的话,也够不上虐待被监管人员罪。”

“柯东辉这样的在押人员,就该像你那样整他。”单东方不无忧虑地说,“不过你对柯东辉采取的措施,在情理上是说得过去的,不知检察机关……”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