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由祁军管理柯东辉,使柯东辉如愿以偿,他不差钱,他把祁军当成是能给自己带来生命转机的人。而祁军只是想多得些实惠而已,他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风险。

祁军给柯东南打了电话,说自己又管理柯东辉了。柯东南在电话里没露出欣喜,只是平静地说了声谢谢,便把电话撂了。祁军有些不满地嘀咕:“他妈的,说谢谢就完事了,也不表示表示。”

一天,修洋在监管支队门卫室用内线电话把祁军叫到了大门口。祁军上了修洋开的桑塔纳车。

修洋问:“我给东辉存钱来了,他在里面怎么样?”

“那还能怎么样?”祁军很有些卖人情的意味说,“我管他,你们尽可放心好了。我为了再管柯东辉的监室,真费了很大的劲儿,要不他在谢英鹏那儿,只能是接着挨整。”

“是啊,柯东辉捎出信来说,他在谢英鹏那儿确实没少遭罪,他也提到你待他不错。”

“柯东辉往外捎的信,是我帮着捎出的。”祁军接着点拨着说,“我给柯东南打过电话,看样子他挺忙啊。”

修洋替柯东南解释着:“单位的事不少,他的确挺忙。最近因柯东辉维持原判的事,他也挺上火的,要不他会找你聚聚的。”

“你还在东胜木制品厂当厂长吗?”

“还在那儿。”修洋从座位旁边拿起一条烟递给祁军说,“我这儿有条云烟你拿着。”

祁军也没谦让,接过了烟。

“往后东辉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那好吧。”祁军打开车门下了车。

祁军回到看守所,把柯东辉提出来说:“刚才修洋来给你存钱来了。”

柯东辉问:“他没说我的官司能怎么样?”

祁军冷淡地说:“我看他挺忙的,跟我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柯东辉从祁军的表情中看出,自己的家人很可能怠慢了他,便不禁问:“最近我家人没找过你吧?”

祁军叼在嘴里一支烟,又带着不情愿的样子递给柯东辉一支,并给他点燃说:“没找过我。”

柯东辉满脸歉意地说:“祁管教,我在这里押着,我也不知道我家人是怎么做的,若是有做得不周到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

柯东辉这么一说,祁军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点燃烟摆弄着打火机尴尬地笑着说:“看你说的,我和你接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非得办什么事一把一搂,那样的话,就没意思了。”

柯东辉往祁军跟前凑了凑说:“祁管教,我跟你商量件事。”

祁军的神态有了些笑意:“说吧。”

柯东辉压低声音:“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

祁军立马板起脸来:“那能行吗?开玩笑呢。”

柯东辉不在意地说:“其实我打电话是最不会出现问题的,我的案件已经结了,谈不上串供,我若是不判死刑的话,早就应当跟家属通电话或相见了。”

“我也知道你串不了供,不过问题就像你说的,你不是判死刑了吗?你看看守所哪个死刑犯跟家里通过电话或相见过。再一个,你是看守所里重中之重的在押人员。”祁军说,“你若有什么事,我给你联系不就得了。”

柯东辉说着为祁军着想的话:“你对我这么照顾,我寻思跟我家人和朋友说说,让他们跟你联系联系,这样的电话你打还不合适。”

柯东辉的话对祁军来讲不无道理,这使他动了心,他想:柯东辉在外边有很多社会关系,自己接触了一个倪林,倪林就给自己拿了两千元钱,若是柯东辉多几个朋友找自己,自己岂不能发笔财!

想到这儿,祁军模棱两可地说:“等到时候再说吧。”

祁军把柯东辉送回监室后,他没动地方坐在聊号桌旁的椅子上思忖着。他清楚地知道,若是让柯东辉打电话的事暴露了,自己身上的这身警服十有八九是保不住的,可是电话不让他打,就等于冒傻气般地放弃了即将到手的钱财。他想到了自己还没有房子,妻子没工作……

抵挡不住诱惑的祁军,终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趁晚间值班时把手机给柯东辉,让他在放风场打电话。

晚饭后,祁军见时春武走进了监区,他做作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时所长,这天有些闷热,我想待会儿上放风场给在押人员放会儿风。”

时春武说:“那你就放吧,但放风场不能离人。”

“你放心,我肯定会戒护好的。”

祁军回到办公室,把手机揣进了裤兜里。

监区的走廊里设有手机屏蔽器,目的就是防止民警把手机借给在押人员使用。祁军走到手机屏蔽器下边,他见左右没人,便站在塑料凳上面把手机屏蔽器给关了。或许是紧张,他下塑料凳时险些跌倒。

祁军到了室外的放风场,把自己主管的3个监室通向放风场的后门打开,让在押人员放风,祁军没有给柯东辉锁定位锁,柯东辉也随其他在押人员到了放风场。

祁军做着样子站在放风场顶端的铁栅栏上没过半小时,就冲下边的在押人员喊:“回去吧,回去吧。”

在押人员呼啦啦地回到了监室,祁军把8、9监室的后门锁上后,站在10监室放风场的上面喊出了柯东辉。柯东辉返回到放风场,祁军用手示意柯东辉把门关上。柯东辉把放风场的门关严,仰脸不解地望着祁军。

祁军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哈腰递给柯东辉说:“电话你打吧。记住,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你打电话的事。”

柯东辉接过手机,兴奋地笑着说:“你放心吧。”

祁军为防止别的值班民警到放风场上来,就到放风场与监区走廊相通的铁门处望风去了。

柯东辉先是给柯东南打了电话,问自己的案件申诉后会有什么结果。柯东南说北京的朱律师在帮着做工作,钱已经花了出去,改判的希望还是有的。当柯东辉得知祁军在柯东南那里已得到不少好处,柯东南并在野猪的獠牙下救过祁军的命时,柯东辉就说祁军这人有些贪得无厌,若是他有把柄攥在咱们手里就好了。柯东南说有把柄,他曾跟晓玉强行发生过关系,有录像为证。柯东辉说有录像这个证据好啊,祁军这个手机功能不行,你让修洋给他换个手机,我再打电话给你时,你就给我发个他和晓玉的照片过来,到那时,他在我面前就不敢装了……

柯东辉还给祁军手机时说:“都啥年代了,你还用老型号的诺基亚手机,我告诉我朋友了,让他给你换一个。”

祁军客套地说:“不用,我有个手机能接打电话就行。”

柯东辉打的电话随了祁军的心愿,他在这之后半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能接到柯东辉一些所谓的朋友找他吃饭的电话,祁军来者不拒,忙于应酬和收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