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谢英鹏被检察院监所检察科调查完后,感觉身心疲惫,特别是同事的落井下石,更是让他失落和沮丧。他为了调节情绪,便用电话向单位申请了休假,到距东林市五十公里住在莲花湖附近的岳父母家去了。莲花湖赏心悦目的景色,离开工作环境后清净的生活,使他的精神好了很多。

半个月后,谢英鹏重新上班走进了时春武的办公室,祁军和卢存明也在时春武的办公室。他跟几个人打过招呼后,对时春武说:“时所长,我销假今天上班。”

时春武看着肤色变黑的谢英鹏调侃地说:“这老谢半个月没见变样了,是不是劳改去了。”

谢英鹏对自己的遭遇难以释怀,他有所指地说:“可不劳改去了呗,有人捅咕事,检察院给我送去的。”

时春武听了谢英鹏的话,有些不满地说:“你老谢这嗑唠的就像我给你送进检察院似的。”

谢英鹏看了眼卢存明说:“谁给我送进检察院倒不要紧,我该出来也得出来……”

卢存明表情很不自然,他插嘴对时春武说:“你们忙吧,我回科里去。”他没等时春武送,就匆忙出了办公室。

时春武想起自己对谢英鹏的误解,他觉得在谢英鹏面前有些愧疚,就说:“等哪天我请你喝点儿,别人不找,加上祁军就咱三个。”

祁军接着时春武的话,阿谀逢迎地说:“那就这么定了,时所长请客,我安排,到郊区南村我父母家吃农家菜去。”

谢英鹏不好推辞:“那好吧。”

两天后是星期六,这天中午时春武和祁军打出租车到了谢英鹏家小区的门口,时春武给谢英鹏打电话让他下楼,说到祁军父母家吃饭。

谢英鹏下午4点多钟从祁军家返回,刚走进自家住的小区,见到一个熟悉的女人面孔。

那女人先开了口:“谢警官,你好。”

谢英鹏想着说:“你是……”

“我叫关景芬,是胡晓林的妻子。”关景芬介绍着自己。

“啊,我想起来了。”谢英鹏想起,是自己通过莫国良在别克商务车里认识的关景芬,他问:“你怎么在这儿?”

“我妈家住在这个小区,我这是来我妈家。”关景芬像想起了什么,问:“对了,胡晓林他们可以打电话了?”

谢英鹏摇头说:“不可以,因为他的同案柯东辉是判处死刑的,死刑判决是需要最高法院复核的,只有最高法院对柯东辉的裁决下来,他们才能接见和跟家里通电话。”

关景芬诧异地问:“那么柯东辉怎么跟外边通了电话?”

谢英鹏肯定地说:“不可能。”

“真的,不骗你。”关景芬说,“一天晚间我跟别人吃饭,一个我熟识的男的在我旁边接了个电话,他接完电话告诉我,电话是柯东辉打来的,他还问我胡晓林有没有给我打电话。”

关景芬显然不会撒谎。她的话,让谢英鹏大吃一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