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在第二天的早班会上,时春武气势汹汹地说:“咱所的个别人,工作干得不怎么样,事倒不少,竟向支队领导提福利待遇问题。你也不看看你的半斤八两,就是福利待遇都给你取消了,工作让你干,你不还得干吗?警察属于公务员,公务员的奖励就是第十三个月的工资……”

第一节

监控室里的一所老民警邓秀才等人在抱怨福利待遇低的事,他们见郭铮进来,就住口了。突然的沉默,让郭铮有些不自在,他看着监控画面,搭讪地问邓秀才:“现在在押人员还挺稳定吧?”

栾宇年轻气盛,在刚才的情绪引导下,他问郭铮:“郭政委,咱们监管支队现在的收入要比以前多不少,你说民警的福利待遇没有提高,怎么反倒降低了呢?”

以前,刘立国给时春武留下的只有厚黑的印象,但刘立国的这番话,让时春武觉得刘立国瞬间崇高了起来,他有些喜出望外:“还是领导高明,我马上按照你的指示办。”

时春武从刘立国办公室出来,在走廊里遇见了郭铮,郭铮问:“你们所里押的那个教授,网络系统搞的怎么样了?”

时春武的话让苏世纪不免失望,他说:“才给我减半年刑,我以为余刑都能给我减掉呢。这半年刑与我半年多搞研发的付出,显然是不成比例的……”

从郭铮的角度讲,监管支队的财务状况他是清楚的,可是他再清楚,因为刘立国帮他运作政委这个位置时跟他所做的交易,使他不能说出实情。但此时,他又不得不回答栾宇的问话,他只得编谎话:“支队现在要搞信息化建设,需要钱,过段时间可能还要干基建项目……”

“我能减刑多长时间?”

这个要求对时春武来讲很简单,他爽快地回答:“这个没问题,你需要看什么书的话,列个单子给我就行。”

时春武转述的刘立国霸道的话,使他的形象在一所的民警心中大打折扣。

“郭政委,我还要跟你汇报呢,那个教授已把网络系统搞成功了……”时春武把情况和刘立国的计划跟郭铮说了一遍。

“我听了你的介绍,我有个计划。”刘立国仰在靠椅上,思忖着说,“你把这套网络系统的情况,还有狱政管理方面的设想都说给赵祥宇,让他拟稿,而后找局里政治部宣教科,拍两部电视片,不仅拍你所说的在押人员一日生活制度,还要拍个对在押人员人性化管理方面内容的片子……待把网络系统的内容充实后,我把省厅监管总队的领导请来,让他们观摩一下,争取在咱们监管支队开个全省三基工程建设现场会,那样的话,你们所晋级国家一级看守所,便有了先决的条件。”

时春武说:“我马上让内勤给你整理材料,待联席会议通过后,再报给法院。”

苏世纪因贪污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由于他搞监管场所新型网络系统,一直没被投往监狱服刑。时春武曾承诺过他,待他搞成功监管场所新型网络系统,就申报给他减刑。时春武的承诺曾给苏世纪的软件开发注入了很大的动力,现在大功告成了,他不由得问:“时所长,我的减刑什么时候能给我报上去。”

在刘立国的办公室,时春武介绍完苏世纪开发的网络系统,谨慎地说:“这套系统若是完全运用,咱们还得花钱投入,每个主管民警都得配置笔记本电脑。”

苏世纪经过半年多的努力,设计出了电脑软件,监管场所新型网络系统终告成功。

苏世纪在工作间把系统的功能给时春武演示着说:“这个系统的几项功能在页面上一目了然,内容根据需要往上增添就行……你看,这是在押人员教育系统,你若是把在押人员一日生活制度等内容拍成电视片,添加进去就可以了。这是网络电影,把电影拷贝进去,在节假日适当娱乐的时候,可以放给在押人员看……”

时春武离开苏世纪,就奔往前楼的支队机关。

“你判了三年刑,现在已在看守所待了一年多了,我估计怎么说也能给你减半年刑。”

刘立国把时春武看作是自己小圈子里的人,他是不会跟时春武拉脸子的,再则,他也想借此往自己脸上贴金。他说:“信息化建设肯定得投入,笔记本电脑该买就买,需要什么配置的,需要几台,跟赵祥宇说。”

“行,我过后找赵祥宇。”

“既然时所长这么说,那我就不说什么了。”苏世纪提出他的要求,“我短时间内放不了,那我还得麻烦所里给我多拿些书看。”

时春武打断苏世纪的话说:“法院对留所服刑人员的减刑是有硬性规定的,你在看守所也不能办理假释。我说能给你减半年刑,那还得做法院的工作或许才能做到。你在看守所自主研发软件以来,看守所也没有亏待你,高间让你住着,一天三顿跟我们吃的一样,烟供你抽着,这不也行吗?你虽然是个在押人员,但毕竟给监管支队作出了贡献,你放心,日后你减刑后,无论你在看守所待多长时间,我们仍一如既往关照你。逢年过节,我们可以请示局领导,给你放几天假回家。”

邓秀才敷衍地说:“还可以吧。”

郭铮看完苏世纪演示的系统功能后,他和时春武从苏世纪的工作间出来,时春武去了别处,郭铮见监控室几个人在议论着什么,他想凑个热闹,就走了进去。

时春武之所以说话谨慎,是因为说话的内容涉及了钱。时春武很了解刘立国,他已完全把监管支队的钱财,当作了自己的钱财。他取消民警的奖金和降低福利待遇,就是出于自身的贪婪,为此,在工作上谁要是跟他提花钱的事,他立马就会拉下脸来。

郭铮很感兴趣:“我到你们所看看去。”

郭铮觉得自己解释得很牵强,他没解释几句,就尴尬地出了监控室。他回到机关办公楼,买好地把栾宇对自己的问话向刘立国反映了。

刘立国恼怒地拿起内线电话,拨通了时春武的办公室……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