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赵祥宇写完电视片的解说词,就把市局政治部宣教科的李科长请了来,开始了两部电视片的拍摄工作。两部电视片是按照刘立国的意图拍摄的,一个是《在押人员一日生活制度》,另一个是反映监管民警对在押人员人性化管理的《再塑之光》。

时春武已把祁军当作知己对待,把两部电视片中所展现的民警和在押人员,敲定了祁军和他所主管的10监室。

当时春武在监区走廊里把自己的意图告诉祁军时,祁军竟有些不自信:“你看我行吗?”

“你怎么不行?”时春武说,“这是露脸的机会,不但省厅领导能在画面上看到你,过后若是把咱们的经验推广的话,你还能在公安部领导面前露脸呢。说不定郑正义副市长看你小伙不错,给你提个副科级也不是不可能。”

祁军知道这是时春武对自己的看重,他说:“既然时所长这么信任我,那我就全力以赴,协助把这两部电视片拍好。”

时春武说:“他们正拍外景呢,明后天就该看你的了。”

祁军想到10监室的柯东辉,不禁犹豫着说:“10监室有柯东辉在那儿,能不能换个别的监室拍摄。”

“柯东辉是东林市黑恶势力的首要分子,通过对他所在监室的拍摄,才能反映出咱们对在押人员在严格管理和人性化管理的基础上所持的一视同仁的态度。还有一个原因是,别的监室都生产劳动,就10监室因为押着柯东辉这个重点人员,从安全考虑始终没有进行生产劳动。若是拍别的监室,还得把生产劳动停下。”时春武当然知道祁军对柯东辉有些过分的关照,他问:“不能因为拍个片,柯东辉再不配合吧?”

祁军底气不足地说:“应当没问题。”

时春武鼓气般地拍了下祁军的肩膀说:“那你准备去吧。”

“好的。”祁军向自己所管的监室走去。

祁军进了10监室,在板铺上躺着的柯东辉懒散地起身,祁军斜了他一眼。祁军让在押人员背诵监规,在押人员大多背得不错,唯见柯东辉没张嘴。

祁军向监室外走着说:“柯东辉出来。”

柯东辉出了监室,他现在已不再坐矮塑料凳,而是习惯地把别处聊号桌前的椅子搬过来坐下。

祁军带着商量的口吻说:“这几天支队要拍电视片,拍摄的场景,就定在10监室。管教要求在押人员背监规时,你得跟着把监规背下来,即使你不会背,你也得张嘴随着别人顺下来,其他的行为规范,你也得随着别人去做。”

柯东辉从进看守所的那天起,他就没有把自己等同于其他在押人员,他在恶德下所形成的唯我独尊的个性,在看守所里仍旧想保持着。他不想随同其他在押人员在管教的号令下,循规蹈矩地这样那样,况且他深知祁军拉不开脸子整自己。他说:“有些行为规范我做不好,要不这几天你把我串到别的监室吧。”

祁军有些不悦:“别的监室都干活,你到别的监室能干活吗?”

柯东辉面露不屑地歪着脑袋,应付着说:“那我就象征性地干点儿,将就几天呗。”

“你听我说柯东辉。”祁军不得不说,“时所长告诉我在10监室拍电视片时,我当时就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时所长还跟我说,不能因为拍个电视片,柯东辉再不配合你吧?我说没问题。结果看样你是真不配合我,你要是使我为难的话,那日后我对你有些事,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柯东辉不想跟祁军搞僵,因为目前在看守所里,唯有他能帮上自己,他还有利用祁军的下一步打算。他退一步说:“祁管教既然这么看重电视片的拍摄,那我配合你就是了。”

祁军心里嘘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多。”

柯东辉指了一下旁边的11监室:“这屋有个叫朱国文的,祁管教你能不能把他串过来。”

祁军不解:“串他干什么?”

柯东辉狡黠地前后看了眼,压低声音说:“这小子身上好像有起杀人案,他在景福分局始终没有交代,你若把他串过来,我把他身上的杀人案件抠抠。”

祁军不由得问:“你怎么知道的?”

“放风时,我听隔墙11监室的人说的。”

祁军显得不怎么积极,他说:“冯万里管11监室,串朱国文,冯万里不知能否同意。”

冯万里曾代管过10监室,柯东辉给他买过几条好烟,为此他关照过柯东辉。柯东辉说:“我跟冯万里处的关系还可以,要不我跟冯万里说一声。”

“用不着你说。”祁军想的是,柯东辉是敏感人物,若是人为地给他创造条件让他获取线索有立功表现的话,从原则上讲肯定是不允许的。再则即使自己冒风险给他运作这事的话,也应得到丰厚的回报后才能给他办,这毕竟是关系到他能否改判,保存性命的事。他盯着柯东辉说:“我发现有些事情你考虑得很简单,我知道获取别人的案件线索,对你很重要,因为你有了重大立功表现,就能保命。但你想过没有,你是已判处死刑的黑恶势力主犯,从上至下都盯着你,副市长、市公安局长郑正义,更是对你格外关注。所以说,你要是获得线索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话,必须走正当途径,否则的话,你的线索不但难以认定,别人也会跟着摊事。”

柯东辉对祁军的话不以为然,他以自己的人生经验大大咧咧地说:“祁管教,我告诉你,即使我没有立功表现的话,我也死不了。我没有死罪,我哥在北京正做最高法院的工作,我就不信在这个社会上,没有拿钱摆不平的事。祁管教,你放心,你帮我办多大事,我就会给你多少报酬。”

柯东辉大大咧咧的话说得很直接,倒弄得祁军没话了,他说:“你看你,又把话扯到钱上了。”

“你帮我,我终归得感谢你吧。”柯东辉说这话时,便想到自己在电话里告诉柯东南送祁军一部好手机,以便获得祁军强行跟晓玉发生关系的照片,他问,“修洋没给你手机吗?”

祁军摇头:“没有。”

柯东辉大方地说:“上次我用你电话看你的手机挺旧的,我就告诉我哥让修洋给你买个好点儿的手机,我估计这几天他能给你买了送来。”

柯东辉提到打电话的事,祁军心里有些忐忑地对柯东辉再次叮嘱:“记住,有些事做归做,但没有必要说。”

柯东辉点头:“嗯,我知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