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两部电视片紧锣密鼓地拍摄了近一个月才杀青。在拍摄的过程中,祁军是尽心尽力地去做,柯东辉表现的倒也可以。时春武在监管场所新型网络系统中除了添加了拍摄的电视片,还添加了如影视、音乐等娱乐功能的内容。主管民警所配置的笔记本电脑也已到位,他们很快熟悉了自己所应掌握的操作技能。

刘立国看过监管场所新型网络系统后,感觉很不错,他向省公安厅监管总队作了汇报。省公安厅监管总队的领导也很感兴趣。没过几天,省公安厅监管总队的领导来东林市观摩了监管场所的新型网络系统。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总队长殷得喜边看边点头赞誉:“不错,功能实用,覆盖广泛,既有监控、教育功能,还有娱乐的内容。”

省公安厅监管总队的领导在对东林市监管场所新型网络系统的观摩中看出了新意。殷得喜翌日临走时对送行的刘立国说:“总队已决定,半个月后,全省看守所三基工程建设现场会在东林市召开,你们要作好准备啊。”

刘立国见自己的初步目的已经达到,不禁满脸堆笑地应承着:“殷总队,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好各方面准备工作的。”

在旁边的时春武听了殷得喜的话,一种荣誉感和成就感油然而生。

晚间时春武高兴地找所里的一些人在饭店吃饭,在酒桌上给祁军一通夸奖,说祁军这段时间工作很是突出,不仅解决了对柯东辉管理方面的老大难问题,使柯东辉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能够比较安分,更为突出的是,他在拍摄两部电视片的过程中,不但跑前忙后,还想出了不少创意。支队领导,包括省厅总队领导,对两部电视片都赞赏有加。

酒桌上的其他人附和着时春武的话,都张罗着给祁军敬酒。

酒桌上唯有两人没有端起酒杯,一个是谢英鹏,他表情有些冷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另一人是梁志远,他的眼神有些疑惑。

祁军离开酒桌接了个电话,电话是修洋打来的,他让祁军明天双休日到龙飞度假村钓鱼。祁军返回酒桌,耳语地告诉挨着自己的时春武明天把老爷子带着同自己钓鱼去,时春武点了下头。

谢英鹏和梁志远酒喝得不太痛快,酒局散了后,两人又到烤羊肉串店要了几个串和两瓶啤酒。

梁志远说:“我感觉到最近时春武跟祁军走得比较近。两人较近的关系,已经影响到了时春武的工作。也就是说,他在工作上,若是涉及到祁军的事情,已没有公正可言了。”

谢英鹏深有同感地点了下头。

梁志远说:“祁军再次主管柯东辉以来,柯东辉所在的监室出现了很多问题你知不知道?”

“我是知道一些的。”谢英鹏想起关景芬跟自己说的柯东辉往外打过电话的话,不免忧虑地说,“祁军长时间地管理柯东辉这样的重点在押人员,是不合适的。他再次主管柯东辉,是你们所领导定的,不行的话,你这个分管狱政的副所长可以把他换掉。”

“祁军再次主管柯东辉,是时春武定的,我当时的意见是让邓秀才主管柯东辉,邓秀才毕竟是老民警,工作上有经验,做事也有分寸,结果我说话不好使。柯东辉在监室里毛病不断,昨晚我值班时,见他用手掐一个在押人员,我制止他时,他说是跟那个在押人员闹着玩呢。经我了解情况,根本不是闹着玩,柯东辉让那在押人员挨他睡觉,好给他按摩。那在押人员不干,柯东辉就整天掐他……”

谢英鹏想起苏世纪跟他说过的闵少文被柯东辉祸害的事,就问:“挨欺负的在押人员是个年轻的吧。”

“是年轻的,今年十九岁,长得挺白皙的。”

“啊,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梁志远诧异地问谢英鹏。

谢英鹏没有正面回答梁志远的话,他只是说:“你还是赶紧给柯东辉换主管民警吧。”

“待开完全省看守所三基工程建设的现场会我就换。”梁志远有所顾虑地说,“我得把主管民警都调整一遍,若只调祁军,时春武说不定就会替他说话,若是全部调换,时春武就不好替祁军说话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