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祁军感觉良好地上了修洋开的奔驰轿车,他拍着皮坐垫说:“没想到几天不见,鸟枪换炮了。”

“这是别人顶账给我的车,这半新不旧的奔驰,顶我50万呢!”

祁军不无羡慕地说:“有钱人跟常人就是不一样啊!我们一个月也就那么两千多元,可能还赶不上你一天挣的。”

“你们是铁饭碗,也省心呀,不像我们经商的,今天挣了,明天说不上会怎么样。”修洋问:“你们时所长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单位有点儿事,他晚过来一会儿。”

“东辉最近情绪怎么样?”

祁军说:“我还正想跟你说呢,过几天所里要对我们所管的监室进行调整。如果我要是被调整的话,我就不管10监室了。我跟时所长提出别给我调整,时所长说到时候看看再说。”

“这个工作就得你做了。”修洋说,“不过你需要怎么打点时所长的话,你就跟我说。”

祁军在心里掂量着修洋的话说:“那好吧……”

两人正说话间,时春武从后车门上了车。

修洋跟时春武打过招呼,启动了车,边往高速公路上拐着边说:“往长汀镇的道上有个小饭店,专门经营飞禽走兽,咱们到那儿喝点儿。”

时春武提示说:“我说修洋,你喝酒后开车行吗?”

修洋说:“时所长,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安全送到家。”

时春武见修洋这么说,便不再说什么了。

半个小时后,修洋把车停在高速公路边的一个生意兴隆的小饭店前。他下车时,手里拎了两瓶茅台酒。

三人进了小饭店,老板娘把他们领进了一个清净的单间。修洋点了葱炒野猪肉、清炖口蘑飞龙汤等几样菜,张罗着叫快些上。

不一会儿工夫,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

修洋斟着酒说:“咱哥仨,今天可得把酒喝好,要不对不起这美酒佳肴。”

待修洋把酒斟满,时春武举起酒杯对修洋说:“修洋,通过祁军认识你,今天是第二次见面,感谢你的盛情,来,我敬你一杯。”

修洋也举起杯说:“相识就是缘分,来,干。”

祁军不甘示弱地说:“怎么说得带我一杯呀。”他说罢,跟修洋和时春武碰了下杯,一同把杯中的酒喝了……

三人喝得很尽兴,酒至耳酣之际,祁军对时春武说:“时所长,我上午跟你说的事,你可得当回事啊。”

时春武问:“你跟我说什么了?”

祁军说:“就是我接着管柯东辉的事。”

时春武恍然地说:“啊,这事……”

修洋插嘴说:“时所长,咱们既是好哥们儿,祁军说的事,在你时所长那儿就肯定没问题。”

“祁军说的事,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时春武端起酒杯说,“来,咱们喝酒。”

“有你这句话就好。”祁军手里拿着酒杯,响应着说,“喝。”

修洋喝了口酒,说要上卫生间,祁军也随着修洋出去了。在卫生间,祁军说修哥我求你件事。修洋说有事就说。祁军说要买房子借二十万。修洋踌躇了下说,别人欠我货款,待别人把货款还给我,我再给你信儿。祁军说我会想办法给东辉保命的。修洋有些感激地拍着祁军的肩膀说,谢谢兄弟!

祁军和修洋从卫生间回来,时春武盯着他俩,继而似乎看明白了些什么。时春武问修洋:“修洋,我听祁军说你干木制品加工厂,都生产什么呀?”

修洋说:“主要生产地板块。”

时春武说:“我刚买套房子,你优惠卖我点儿地板块吧。”

祁军插嘴说:“修洋,你把最好的地板块,送给时所长一些。”

修洋笑着说:“我看行。”

时春武也没谦让,说了句:“那谢了。”

用户还喜欢